佟明宇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今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佟明宇被转押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十二月十一日,佟明宇的双亲在齐齐哈尔附属二院见到了只有五、六十斤、瘦得皮包骨的佟明宇。只一个月没见,双亲看到儿子已被迫害得命悬一线。

佟明宇今年三十七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人,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园小区,佟明宇被昌平区马池口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四月二十五日,被关押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今年八月,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已命悬一线的佟明宇

佟明宇的父母家住哈尔滨市双城区,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未修炼法轮大法,佟明宇是家中的独生子。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间五、六点钟,佟明宇的父母接到一个电话,是齐齐哈尔冯屯监狱侯姓警察打来的。

侯姓警察说,佟明宇得去外面医院看病,检查身体的费用需要佟明宇的父母出,住院看病费用由狱方出,问佟明宇的父母什么时间去?佟明宇的父母说十二月三日去,侯姓警察说,三日,他没时间。十二月六日,侯姓警察又一次来电话,问佟明宇的父母什么时候去?佟明宇的父母说十日去。

十二月十一日,在齐齐哈尔附属二院,佟明宇的父母见到了已命悬一线的儿子,即使这样,佟明宇双手被戴着手铐,双脚戴着脚镣,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的鞋没提上,身上穿着监狱的服装,瘦得皮包骨,体重仅有五、六十斤。佟明宇的脸和手都冰凉,问话不吱声,没有知觉和反应,几乎就象个植物人,警察还说佟明宇心里明白。

佟明宇的父母把钱给了警察后,他们就让佟明宇的父母回家等着。

十二月十五日晚,佟明宇的父母给侯姓警察打电话,打听儿子怎么样了?侯姓警察说不知道。佟明宇的父母让他向上边反映一下情况,能不能办保外就医?侯姓警察没说行还是不行。最后佟明宇的父亲说:“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是一条人命啊!”侯姓警察说知道。

做真、善、忍的好人 遭迫害

佟明宇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镇内,毕业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师范学院中文系。他从小得一种严重的胃炎,母亲带他多方医治无效,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他上初中时,看到双城公园、街道、学校院内等到处都有炼法轮功的,他听人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孩子就跟着炼起了法轮功。自从修炼开始,佟明定再也没有胃疼过,身体的病痛神奇消失了。

大学期间由于学业紧张,没有时间、也没有环境炼功,但他心里一直不忘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健康,使自己的道德升华,于二零零八年又重新走回大法修炼。

佟明宇大学毕业后自谋职业,二零一零年,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佟明宇为了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在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花园小区内,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小区工作人员及佟明宇租住房屋的户主打黑举报,佟明宇被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佟明宇被北京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区天河监狱集训队迫害一个月,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医院监区继续迫害,泰来监狱却在一个月后通知家属。二零一八年八月,被转押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绝食反迫害一年有余 狱方仍强迫“转化”

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佟明宇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开始绝食,抗议警察非法关押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佟明宇从被绑架到现在,绝食一年多,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四十斤降到了五、六十斤。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佟明宇的父母接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打来的电话,让佟明宇的父母给佟明宇买奶粉、蛋白质粉等食品,让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接见日送去。当佟明宇的父母坐几百里的火车赶到齐齐哈尔医院附属三院时,根本就没找到佟明宇,后来几经周折,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在齐齐哈尔三十公里外,没有人烟的地方找到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看到了佟明宇。

佟明宇的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是在两个人搀扶下,走得很慢的情况下到的接见室。佟明宇的脸色苍白,手是白色的,看不到一点血色,是严重的贫血状态。鼻子里插着皮管子,是灌食用的。年迈的父母还没和儿子说上几句话,会见就结束了。

会见结束后,佟明宇的父母找到狱方,要求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不给上报,说佟明宇从被抓就绝食,狱方说绝食不给办。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佟明宇的父母又一次见到了他,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还是贫血状态,鼻子里还是插着管子。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佟明宇的父母第三次踏进了齐齐哈尔冯屯监狱的接见室,当他的父母排着队到跟前时,狱警却刁难不让进,让去教育科开条了,意思是不“转化”就不让见了,他父母找了几个科室,又找监狱长,都没有结果,只好伤心的返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