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员在悉尼中领馆前集会 营救大陆亲人(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澳洲悉尼记者站报道)新年前夕,中国大陆多地法轮功学员遭受连续大规模的绑架和关押,其中包括澳洲公民的家属和朋友。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悉尼领馆对面的街道上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澳洲公民刘玲的大姐刘春霞,Lily刘的姐姐刘惹寒以及澳洲居民栾元新的母亲张淑荣。

'图1:澳洲公民刘玲(左)、Lily刘(中)和澳洲居民栾元新(右)在集会上分别发言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的亲人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图1:澳洲公民刘玲(左)、Lily刘(中)和澳洲居民栾元新(右)在集会上分别发言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的亲人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呼吁各界伸出援手 要求中共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

'图2:法轮大法澳洲佛学会会长赵露西(Lucy?Zhao)博士在集会上发言'
图2:法轮大法澳洲佛学会会长赵露西(Lucy Zhao)博士在集会上发言

澳洲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赵露西(Lucy Zhao)博士在集会上发言表示:“今天我们来这里集会是因为澳洲公民和居民在中国的家属和朋友,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和关押、甚至有丧失生命的危险。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他们的信仰,在中国一直会被迫害和关押、甚至成为被活摘器官的目标。在过去的几年中,有很多人权机构和人权律师,他们对于活摘器官做了很多独立调查和报告,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显示出在中国很多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他们正在成为被活摘器官的目标。也就是说他们不仅是信仰和言论自由受到侵犯,而且在中国成为政府、警察和医生牟取暴利摘取器官做贩卖的一个工具。在几个星期前澳洲国会在经过大量的听证之后,做出了一个报告和几项推荐。他们对在中国对良心犯的活摘器官表达了深切的关注,对澳洲政府提出的十几项建议包括,请澳洲政府采取相应的手段,希望澳洲政府让澳洲人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的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同时,也忠告澳洲人不要到中国去移植器官。这也是今天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赵露西在发言中,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条件地释放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她也呼吁澳洲政府伸出援手,敦促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澳洲公民和居民的家人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她还希望在此的所有媒体和民众伸出援手,让更多的澳洲人知道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行,也希望人们对澳洲政府和对中国政府表达他们对人权迫害的关注。

澳洲公民:愿迫害早日结束

澳洲公民刘玲在集会上发言表示:“今天在这里,我呼吁陕西省当局立即释放我的姐姐刘春霞。她因为修炼法轮功,去年三月二十二日在住处遭绑架后一直非法关押在西安市新城区看守所。今年被西安市新城区法院冤判四年,九月被非法关押进陕西省女子监狱。因为她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监狱至今不准家人探视,我们很担心她,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全、有没有受伤。”

刘玲说:“我姐姐从小学习优异,毕业后在惠安集团任工程师。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在工作中兢兢业业、看淡名利、善待同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她是位贤妻良母,并且孝顺公婆,事事为他人考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她遭到数次非法抓捕,被殴打遭酷刑。二零零零年时被非法判刑五年。迫害中姐姐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公职。也给她当时八岁的儿子内心刻下了伤痛与恐惧的烙印。”

“有朋友曾问她:‘不炼就好了,为什么让自己吃那么多苦?怎么舍得下自己的孩子?’大姐回答:‘大恩不言谢,通过修炼法轮功让我脱胎换骨。我不能做背信弃义的事。我正是想要给我的孩子和全天下的孩子一个正义、没有谎言与欺骗的环境,所以我要坚持。’”

刘玲在发言的最后说:“中国新年又近了,我思念远方的亲人,愿迫害早日结束。”

澳洲居民盼望与妻儿母亲团聚

澳洲居民栾元新在发言中表示:“我从小就身体非常不好,长期的胃溃疡、肝炎、气管炎等一堆病折磨得我不能象普通人一样正常吃饭,加上长期失眠,日子对我而言真是苦不堪言。幸运的是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同妈妈、哥哥先后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路,我的身体奇迹般的越来越好,工作也如愿,当我的生活走向正轨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二零零零年我和哥哥先后因为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申冤,被抓、被拘留。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因为在当地发放真相资料再次被抓,这次我被判刑三年半,在监狱里我被打过、也遭受过各种折磨。虽然二零一四年我有幸来到澳洲这片自由的土地,但是,我的妻子和儿子时至今日却依然在承受中共的迫害,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我的妻子至今拿不到护照、七岁的儿子去年九月本准备来澳与我团聚,没想到他在深圳出关时,护照竟然被中共海关人员剪掉并被注销。”

“今年十一月末我跟母亲张淑荣联络,但是这次我怎么也联系不上她了,上周我才了解到我母亲十一月九日被抓的消息,现在她被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我母亲是一位非常传统的家庭妇女,一九九四年得法修炼以后,身体一直很健康。这次听闻母亲被抓、被抄家的消息,我非常焦虑,非常担心她的安危。”

七十九岁体弱老母盼女儿回家照顾

澳洲公民Lily刘在发言中表示:“今天我作为澳洲公民站在这里呼吁:立即释放我在中国天津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河北区看守所的姐姐刘惹寒。

“十七年前,二零零一年七月,我的父亲、姐姐和我,因修炼法轮功于同一天被绑架。在关押期间我的母亲每天就是馒头咸菜白开水,微薄的工资分给我们三个人,还要远途奔波送到三个不同的关押地点;同时照看我姐姐的幼子。我和我的姐姐于二零零四年从中共劳教所回家;我们的父亲被冤判八年,因三次脑出血,被送回家中,二零零四年九月离世。

“我本打算持澳洲护照回国探望母亲,却获知多位外国籍法轮功学员回国探亲期间被骚扰,甚至被非法关押。出于多方考虑,我留在海外,十一年不能回国。这期间我的姐姐一人承担起照顾母亲的所有事务。

“近来我母亲年事已高,身体出现各种问题,多年的心脏病,加上高血压,再加上因腰部问题无法长时间站立,每天依靠我姐姐做饭。去年因心脏问题,已被医院下过病危通知书。我不在她身边,老人对我姐姐的依赖可想而知。

“现在我的姐姐再次被绑架,对我七十九岁高龄的母亲来说,如晴天霹雳。目前是好心的邻居轮流帮忙做饭,我姐姐的儿子,在大学读书的二十一岁孩子,每周两次从学校回去照应。

“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姐姐——法轮功学员刘惹寒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