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粉碎性骨折自然康复 医生称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将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写出来,以此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并以此表达我对师父无比崇高的敬意和感恩。

右大腿粉碎性骨折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我骑电动车过马路,被一辆突如其来的敞口汽车撞起两米多高,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然后头朝下重重摔在马路中央,重心落在右额头上,右额头被摔起一个鸡蛋大小的黑紫色包。当时我神志清醒,叫车主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我左腿站在地上,右腿就象面条似的,还打了两道弯,右脚怎么也踩不到地面上。等女儿、女婿赶来,他们强行把我送進市中心医院。

丈夫急匆匆赶到医院。当时腿和腰疼痛难忍,我只能用微弱的声音对他说:“我没有事,我回家学法炼功几天就好了,你快把我送回家吧。”丈夫说:“不行!必须按照医院程序走!”在医院里,我被推过来推过去做全面检查,检查结果:右大腿粉碎性骨折。拍的片子上显示,粉碎的小骨头块约小拇指盖大,大骨头块约手掌大。

躺在医院的床上,我才发现我的右大腿肿的象水桶,其中一块骨头茬子把大腿肉都顶凸起来了,右膝盖已掉到腿的右侧和床面接触上了,小腿骨已趴下,小腿成了软绵绵的一堆肉。右脚躺下了,怎么也立不起来。

医生说:“粉碎太严重,粉碎的骨头渣子得手术拿出来,断裂的大块骨头得下钢锭固定。有一块骨头是从大腿骨缝处断裂的,离股骨头太近,不手术能造成股骨头坏死,这样的话人就残废了。手术也不能保证将来不瘸,但是能保证正常生活。”医生决定:用药消炎七天后手术。我的家人都同意了。

当时因没有力气说话,我只能在心里告诉他们:“你们谁都别想做了我的主,除了师父的话,谁的话我都不听;除了师父安排的,谁安排的我都不要。我的身体我主宰。一切都是假相,另外空间我的腿好好的呢!”

一会,一个护士拿着吊瓶来到我面前,她要给我扎针,我拒绝了。她无可奈何的拿着吊瓶走了。过了一会,朦胧中突然感觉有人把我的胳膊按在床上,我睁眼看见两个护士,一个高高的举着药瓶;一个正在往我胳膊上扎皮筋。我知道她俩要强制我扎针(后来知道是丈夫的意思)。我问:“你们要干什么?”一个说:“扎针啊,大夫说不扎针,骨折二十四小时之内随时都能形成血栓,血栓上来人瞬间就没命了。”

另一个说:“看你腿肿成什么样子,如果不扎针,腿发炎了,这条腿不就完了吗?”我把胳膊从护士手中拽回来,因为用力太大,晕的天旋地转。两个护士又无可奈何的拿着吊瓶走了。这时不知谁在外面喊:“不行绑起来。”我坚定一念:你们谁都别想动了我。

师父把我从死神那儿拉回来

夜间剧烈般疼痛燃遍了全身,没有一刻的停歇。突然间就象有无数条绳子把我捆起来,胸上被压上了千斤重物,憋的我喘不上气来,全身不停的颤抖,我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汗珠从头上、身上不停的往下滚,一会衣服就湿透了。

我就要失去知觉了,只剩下一点意识告诫自己:我不能死,死了常人会误解大法,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的话出现在脑中:“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1]“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这时一股强大的能量通彻全身。

面对死亡我没有一丝的怕,心里平静、坦然,我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对旧势力的安排,我师父不承认你,我也不承认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排除一切干扰。我不停的念着正法口诀,并用法来衡量自己、归正自己的一丝一念。身上的绳子断开了,胸上压的重物被掀掉。

女儿一边用毛巾擦我脸上、身上的汗,一边惊慌的喊:“妈!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因为当时眼睛睁不开,看不见女儿的表情,我感觉到她已惊恐万状。我笑着对她说:“我好了,师父把我从死神那里拽了回来。”女儿转身出去了。后来她告诉我,她到外面好顿哭。

接着身上的疼痛开始一点一点消失,身体逐渐轻松起来。

女儿在责任书上签了字

天亮了,身上疼痛消失遁形,就连骨折的地方也不痛了。

医生上班了,女儿从医生办公室回来问:“妈,怎么办?医生说不手术得在责任书上签字,出了问题医院概不负责。”我说:“办理出院回家。”女儿说:“我爸坚决不同意,非叫你手术不可。”我说:“你就把字签上。在大法中我已修出了金刚不坏之体……不管医院治疗效果怎么好,这都属于旧势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与这层生命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放心吧,只要我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师父恢复我这条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看到女儿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不肯签字的样子,我正在寻思解决办法。突然,一个梦境在脑中出现:我接着说:“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我在空中飞,你和某某(女婿)来抓我,我问:“你们抓我干什么?”你俩说:“把你心脏里的血都得抽出来。”我当时想,这不明显要取我命吗?我为你们付出那么多,你俩也太没良心了。我吓的在空中拼命的飞,你俩在空中拼命的追。这时空中一个声音说:‘如果血出来了你就没命了。’梦中你俩并没有追上我。可现实中你俩不但追上了我,还强行把我抓到医院里来了,医院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手术。手术大腿内侧和外侧都得切开很长的口子,血不就流出来了吗?那我可就没命了。我被车撞成这个样子,一滴血没有出。这说明了什么?梦境中我看见你俩穿的衣服,和昨天穿的一模一样。师父把将要发生的事,提前用梦点化给我。我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的腿在修炼大法中一定康复!如果手术了,我死定了!”

女儿转过身去,擦去了噙在眼里的泪水,拿起笔在责任书上签了字。女婿大声喊:“你胆这么大,谁叫你签的?”丈夫说:“你想叫你妈死啊!”

这时同修甲来了,安慰已哭成泪人的女儿。女儿对甲同修说:“姨啊,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妈修的层次不够,师父能管她吗? 签字时我的手都在不停颤抖。”甲同修说:“你妈层次够了,师父一定能把你妈的腿治好!” 听了同修甲的话,女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转身就去劝她爸爸和她丈夫。不管女儿怎么说,他俩都听不進去。

丈夫想方设法让我手术

丈夫为了让我尽快手术,他找遍了医院里所有他认识的人,上到院长下到医院电工,让他们从医学上对我讲,不手术将来会出现的严重后果。我对院长讲:“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的腿不用手术,一定会恢复正常。”

院长说:“怎么可能呢?骨头粉碎成那样子不治疗能好?这在医学史上根本就没有先例。”我说:“以前我脊柱骨膜发炎和严重的结肠炎。我们这个医院都治不了,我到省城大医院都没有找到治疗方法。修炼大法后,师父把我身上所有疾病全部根除。大法无所不能,我的腿一定能好!”

院长边往外走边摇着头说:“这是永远不可能的!”其他医务人员都被我说的不吱声了。

丈夫为了让我尽快手术,又把所有的亲朋找到医院,让他们从亲情方面对我讲,不手术会累赘家人,影响孩子正常工作……

那几天,每天屋里都挤满了亲朋。他们开始都“呱呱呱”讲个不停。我说:“你们都先别讲。”屋内立刻鸦雀无声。我就从我修大法无病一身轻讲到大法洪传世界;从自焚伪案讲到三退,大部份人听后都笑着离开了。

哥哥、弟弟等人根本不理解我。哥哥怒斥我、摔我;弟弟眼泪汪汪的开导我、不厌其烦的劝我;侄儿、侄女指责我、挖苦我;还有的亲人讥讽我、诅咒我,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心里不但平静、坦然,而且无怨、无恨、无悔。

婆母知道此事后,安慰丈夫说:“你不用害愁,我去劝她,她要不手术,我就给她长跪。”婆母真的来了,看到八十多岁的婆母为我操心,我的眼睛模糊了。我把我的想法、感受和所经历过的事全部详详细细的讲给婆母听。婆母听后转身就去训斥丈夫:“你叫她手什么术,她腿肿成那样子一点都不疼,这不明摆着有神护吗?她学大法有师父保护,你快叫她出院回家,养几天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

丈夫已无计可施,直接问我:“你有师父保护,车就不应该撞你才对!怎么能被车撞成这个样子?怎么躺下不动了?怎么不能走啊?怎么就痴迷到这种程度?不可理喻啊!”我说:“如果不是我心性上的问题,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绝对不敢弄出这种事情来。虽然它弄進来了,我就否定它,就不承认它。师父就无所不能,因为佛法无边。……师父将计就计,利用旧势力弄来的这个事,偿还我历史上欠下人家的命债;平衡我历史上的罪业。并赎下了我的命,善解了怨缘。我现在这个样子是在承受精神上的痛苦,我承受的只不过是一点点而已的。而实质的东西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师父所做的,你用人的思想永远都想不明白。只有我们修炼人,在不同层次的修炼中才能体悟出来。师父所给予我的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想想吧!如果我不学大法,我被车撞成这个样子还能活吗?命,师父都给保护下来了,还愁腿不好吗?你把让我手术的心放下,我的腿会好的更快。”

丈夫若有所思,他消停下来了。

粉碎性骨折神奇康复 人人称奇

有了时间我就在医院大量学法、用法来衡量自己,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就在大法中归正。因坐不起来,我只能躺在床上发正念。

有时骨科专家、学术权威、大夫总是用科学的大道理来教训我,每次查房,大夫、护士总是用尖溜溜的眼光审视着我,就象是在审视一个出土怪物。有时他们之间互相交头接耳、指指点点,有的护士还转过身去捂着嘴笑。有的走到门外竟笑弯了腰。他们背后议论:“医院来了一个怪物,粉碎性骨折不扎针不吃药。”

不管他们怎么对我,我都和他们谈笑风生,因为我知道在事实面前他们会转变观念的。

十天后,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医院拍片复查。骨科主任宣布:“骨头渣全部复位,长势很好,不用手术了,好了后走路和正常人一样!”

全家人就象受了皇封一样,笑的别提多开心了。同修甲不由自主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边鼓掌边连声说:“太神奇了!谢谢师父!”在场的亲属都情不自禁的拍手叫好。

骨科主任接着说:“俺科人都在议论,这个某某某(我的名字) 她怎么一点都不疼?”他立刻竖起大拇指说:“你是钢铁战士!你是钢铁战士!”我说:“我不是钢铁战士,我是大法弟子。”全屋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医院两个护士也因此炼起了法轮功,我不仅教会了她们炼功动作,还给她们请了大法书。来看我的亲朋全部三退,有的医务人员也三退了。

回家一个多月,我就能站起来了;两个多月我就能扶着东西行走,五个多月我不但能独立行走,而且什么家务活都能干了。

家里人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奇迹,对大法都心服口服,现在个个都心情愉悦、身心健康。丈夫多年的痛风病也彻底好了,天天都给师父法像上香。今年九十一岁的婆母因相信大法好,现在一点病都没有。真是“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啊!

当我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亲朋、医生、护士和世人面前时,他们个个都惊叹不已:哥哥说:“不治怎么能好呢?真是信神有神在。”大夫说:“不手术比手术的恢复的还快、还好,这法轮功神了!”护士说:“你真了不起,真的闯过来了,当时你就不害怕吗?”

一个干了二十多年的赤脚医生说:“既没打石膏,又没下夹板。自己就痊愈了,这简直就是人间神话!”婆母家的邻居问我:“法轮功这么神,法轮功师父是不是真佛?如果是真佛,我看迫害法轮功的小人,会一个不落的遭天谴、遭恶报。”

如今我不但一切正常,而且心理和外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直快快乐乐、幸福满满。

回顾我修炼走过的路,一直跌跌撞撞,一跟头接一跟头的摔。每次摔倒,师父总是把我扶起来,让我走正、走稳,然后再送我一程,嘱咐、鼓励我用法衡量,吸取正面教训。我每走一步都浸透了师父的心血。以此文来表达弟子对师父的万般感恩。弟子只有做好、做的更更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