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做好人 逄增英被冤判十二年 累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零八年,只因信仰真、善、忍,已遭多年关押迫害的逄增英女士,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受尽酷刑、奴工、洗脑迫害。如今回家,仍遭骚扰,面临生活的窘迫。

修炼法轮大法,获得健康

逄增英,今年五十三岁。她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头痛头晕病,腰痛,不得不辍学。家里困难,没钱看病,每天都被病情折磨着。

家里的父母也身体不好,母亲得了月子病,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父亲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失去了劳动能力。一家人的生活负担靠增英承担,贫病交加,繁重的体力劳动,使得增英度日如年。婚后,她又患上了心脏病,她到处求医,也不见好转。

然而,逄增英修炼法轮大法后,炼功半个月的时候,身体的疾病都去掉了,她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她深知这是师父给做的,是任何医学和个人努力都不可能达到的。

在白山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在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露水河林业局的出租房里,逄增英被吉林省白山市国保大队范嘉亮、丁相明绑架,被非法搜走笔记本电脑两台,博朗电子书一个,移动硬盘一个,现金二千二百元、一克拉结婚钻戒一枚,刻录机一台,数码相机一部,十四万现金下落不明,手机两部。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逄增英被绑架到抚松县公安局,被绑在了椅子上,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手脚被恶警绑在了一起,扔在地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第二天,逄增英被劫持到了白山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被看守所插管灌食。医生为了达到迫害她的目的,在下胃管的时候,有意把管子插的浅点。这样胃蠕动的时候会和管子产生摩擦,会出现胃痛、恶心的现象,严重的时候,会出现胃出血。警察还告诉犯人说,看好她,别让她把管子拔了,否则就收拾你们。

下半夜一点多的时候,在警察巡岗的时候,逄增英趁犯人不注意的时候,拔掉了胃管子,拔出胃管子的时候,管子里的血甩到了墙上。第二天,逄增英出现了发烧、胃痛、血压高的现象。看守所怕担责任,叫来了抚松县公安局的警察带她去医院。警察把她扔在车上,而警察自己去医院开证明,说她身体一切正常,又把她送回了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十五天的时候,逄增英被送往了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在医院里,她被强行绑在床上输液。逄增英共绝食长达八个月。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逄增英在白山市看守所被迫害近十二个月的时候,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被送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小凳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小凳

在入监的当天,逄增英被强行体检照相。回到监舍内,逄增英被强行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逄增英不“转化”,就被强制坐板凳,坐板凳的时候,只让坐板凳的一个角。这种坐板凳的方法是身体的重量几乎都在腿上,做久了腿会致残、关节痛痒。法轮功学员李树春,因拒绝“转化”,屁股坐烂两个洞。即使这样,每天也得继续坐板凳,直到“转化”为止。有法轮功学员因不“转化”,被刑事犯严管辱骂。他们把师父的像片贴在板凳上,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坐着,或更甚,法轮功学员忍受不了这种对师父的侮辱,就违心的“转化”。

逄增英因拒绝“转化”,被送到了三楼严管。从早上四点三十分开始坐板凳,直到下半夜十点或一点,坐了近一个月,腿和脚坐肿了,脚肿的象发面的馒头,脚底下长满了水泡,屁股坐破了,“帮教”刘亚谦每天逼着逄增英看迫害大法的碟片,写污蔑大法的文章。这种迫害长达一年多。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逄增英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和精神上的压力。一年以后,因帮教说她“转化”的不好,被送到车间干零活,逄增英每天累得筋疲力尽,收工后,上楼都上不去。刑事犯为了挣分减刑,就说她装病。吉林市张艳玲受队长的挑唆,每天催逄增英干活,稍稍慢一点,就对她大喊大叫。即便是要收工了,也得给她找活干,等她干完了活,再收工,逄增英干不完,就不让车间的罪犯收工,用这种邪恶的手段折磨她。如果干不完,就会让全车间的犯人来数落她,目的是用这种方法逼迫逄增英妥协放弃信仰。

逄增英被迫害的高血压180低压120。去医院,王姓大夫不给开诊断,目的是怕影响车间的产量。就在她被迫害的疾病缠身的时候,回到监舍,每天也不让她休息。每天从早到晚在大课堂“上课”,因她不配合监狱的要求,不写污蔑大法的文章,管理大课堂刑事犯钟希梅和狱警串通,钟希梅到狱警那里诬告逄增英打她。狱警把逄增英单独关进一个监舍。包夹逄增英的是通化的逄淑文、邓雯雯、钟希梅。这三个刑事犯在监区是出了名的恶毒。这些刑事犯都是家里拿钱给警察花的关系户,为了逃避劳动,专门在监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车间的拱国芹是专门给警察打扫办公室的,她每天回来对逄增英非打即骂,天天如此。

在监舍里,四个刑事犯看着逄增英,逄增英的衣食住行一举一动都被限制,逄增英因不配合迫害,拱国芹领着一帮刑事犯拿着绳子,拱国芹把逄增英的身上打得浑身瘀青,要把逄增英绑在床上。逄增英被罪犯打得奄奄一息,晚上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才苏醒过来。

刑事犯们用莫须有的罪名诬陷逄增英要越狱。监狱的刑事犯为了减刑和逃避劳动,不择手段的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曹玲玲趁监狱搬家的时候,毒打逄增英。象这种打骂大法弟子在吉林女监就是像家常便饭一样。

亲人们受株连迫害

除了逄增英本人遭受的非人的迫害,中共的迫害还给逄增英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逄增英的大女儿在逄增英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后辍学,流离失所,四处打工。她经常在公安医院的大墙外面哭着喊妈妈。公安医院根本不让见,在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下,葬送了孩子的前途。

逄增英的小女儿有病,化疗。小女儿到监狱看望逄增英,大冬天,在外边等了两个多小时。逄增英眼看着自己的女儿有病,当母亲的不能照顾自己的女儿,心痛的都要碎了,眼泪唰唰往下掉。小女儿看到妈妈哭了,就安慰妈妈说:妈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小女儿知道自己是癌症晚期。

就在她的小女儿离世的时候,眼睛盯着门口,希望妈妈能回来看她。面临着骨肉分离生死离别,监狱也没能让逄增英见自己的女儿最后一面。更让人悲哀的是逄增英的母亲,也因长期思念自己的女儿含冤离世。

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在北京上访期间遭受迫害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逄增英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讲清法轮大法的真相,多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怀柔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的时候,在海淀看守所,她被非法提审,后又转到怀柔看守所。她拒不报姓名住址,在怀柔看守所被非法搜身,那天正是北京最冷的天气。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院子里被迫站了一个上午,身上被风吹了厚厚的一层尘土,有两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冻的当场晕倒。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晚上,逄增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炼功,警察往她身上浇凉水,冬天穿的羽绒服、内衣、内裤全湿透了,警察揪着她的头发,问她还炼不炼了,她说炼,警察就用手扇她的脸。逄增英的牙被警察打坏了,警察问她还炼不炼了。她说,炼法轮功是正法,为什么不让炼?警察就说你太拗了,穿着皮鞋,往她的两条腿上踢,两条腿被警察踢得象紫茄子一样。警察打累了,又往她身上浇凉水。逄增英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恶警用脚踩她的身体,揪头发毒打后,开电风扇吹凉风。

第二天早上,警察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拉出去,在露天冻着,不让穿外衣,不让穿鞋,法轮功学员只穿衬衣衬裤,冻了一早上。回到屋子里,警察只让法轮功学员穿一件衬衫,吹冷风。

第二天,照相、摁手印的时候,法轮功学员都商量好了不配合,刑事犯为了讨好警察,就拼命的打逄增英大耳光。她的牙被打活动了,脸也被打肿了。

在怀柔被非法关押的一百多法轮功学员陆续都被无条件释放了,逄增英绝食十天,也被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逄增英又去北京上访了。四月二十五日早上,逄增英和另一名外地法轮功学员商量好了,升国旗的时候,一边一个打横幅。等到升国旗的时候,她刚掏出了横幅,就被四个警察摁倒在地上了。紧接着过来一辆轿车,警察把法轮功学员们塞到警车里,拉到了附近的派出所。

那里关满了法轮功学员,大家都在集体背法、讲真相。由于法轮功学员来的太多,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用大客车分到了周边的各个看守所。逄增英被分到了海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有一天夜里,警察非法提审逄增英,警察开开门的时候,她看到好几个警察在提审的时候,在一个女的身上乱摸乱抓。提审的警察连忙带她离开了这个房间。在另一个房间里提审,警察问她家住哪里,警察威胁她说,不说就让她活不过今天。说完,就抓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完后,逄增英出现了头晕恶心的症状。警察就给她输液,在打针的时候,对她说,兑点蓝色药水,再兑点红色的药水,几个犯人看着她打点滴,点一滴,都是钻心的痛。

后来,逄增英被当地派出所接回,被非法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在绝食十五天的时候,逄增英被无条件释放。

经过了两次绝食,她的体重只剩下九十多斤,回家后,她坚持炼功,一个月的时间,胖了三十三斤,体重恢复了正常。

为讲清真相屡遭劫持迫害

二零零一年夏天,逄增英晚上出去贴大法真相,被露水河刑警队蹲坑的警察绑架,第二天上午,利用上厕所的机会走脱。

二零一二年,在敦化大石桥发真相资料,并与一个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交流,被人恶意举报,绑架逄增英的是敦化市刑警队,她被非法关在刑警队的二楼遭受迫害。

警察让她说出资料的来源,她不说,警察就把她绑在了铁椅子上,给身上浇凉水用电棍电。电棍滋滋冒火星子,一个电棍没电了,就再换一个,她的头发被电焦了,嘴电肿了,身上脖子上电起了水泡。他们用手拍破了,接着电她。警察还用烟头烧逄增英的手指盖,给她的头上套塑料袋,直到窒息为止。警察把铁桶套在逄增英的脑袋上,用棍子敲铁桶,逄增英的脑袋真的象裂开一样的痛。

逄增英拒不说出资料的来源。警察气的折磨她一天一宿,第二天,逄增英被送到了敦化看守所。在看守所,逄增英被非法关押三十天的时候,被非法劳教一年。十五天之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逄增英参加了大型的资料点,当时法轮功学员比较多,涉及的范围比较广,在搬家的过程中,逄增英被警察跟踪、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走出冤狱 仍被迫害

逄增英走出了监狱,迫害仍然在继续。出狱后,因为她的大好时光被监狱剥夺、迫害,生活没有着落,高血压、冠心病,病情十分严重。她到大队去找社保,大队书记说政府说了算,得找大连市的市长批。就这样,推来推去推了一年多,至今也没给她解决。逄增英生活非常拮据,靠自己的大女儿接济。

逄增英只想做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家破人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