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从1995年开始修炼。在近期通过静心学法和看明慧交流文章,与同修切磋,我认识到大法修炼是严肃的,对于被转化、签“三书”的严重后果有了進一步认识。我于2008年被冤判3年半,在狱中被狱警严管,被邪悟者威逼利诱下,我没有了正念,被欺骗写了“三书”,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2012年10月被绑架到市洗脑班迫害,在高压胁迫下,我正念不足,怕心重,被迫签了字。我现在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三书”、签字等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堂堂正正的合格的大法弟子。今后我一定要加紧多学法、学好法,去掉一切执著心,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雷泽明 2018年12月6日


严正声明

在2017年9月下旬,我发真相挂历被人诬告。两天后,十来个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警察问我:抄出的这些东西哪来的?我说是天上掉下来的。他们还抢走了一张存有约100元的交通卡,至今未还。然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问我:为啥发挂历?我说让人明白真相保平安。当天晚上他们把我关到看守所,一个星期后才回家。期间,我身体受到伤害,咳嗽拉肚子,持续很长时间。我正念不足,违心签了不该签的字。一个月后,还被勒索罚了一千元钱,我也没能否定与抵制住。这都因我学法不够,正念不足,做了不该做的事。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杨惠娟 2018年12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家是炼功点。邪党迫害开始,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问都谁在我家炼功,由于怕心,我说出了几个同修的名字,使有的同修吓的不敢炼了,我这是出卖同修。我还在“保证书”上签了名字。二零零一年元旦前,片警到我的店铺让我签“不進京”的保证,我配合邪恶签了字。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我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审问时,警察当着我的面烧了师父的法像,由于怕心,我没有保护师父的法像。现在我悟到,这都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是我修炼中的污点。特此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不敬师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助师正法到底。

于淑丽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11月21日下午3点,警察非法闯入学法点,将我与另外两位同修非法绑架至派出所,并抢走大法书籍若干。在派出所警察要对我非法拘留15天,并威逼我在拘留书上签字,我坚决不签,直到晚上七八点时,子女们都来软缠硬磨劝我签字,我没有好过亲情关,签了字,并按了手印。回家后我痛悔万分,深感无地自容,悔恨不已。我给大法抹了黑,给师父抹了黑,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忏悔。现在严正声明:我当时的签字、按手印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在大法中归正,用心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李玉萍 2018年12月9日


严正声明

在2017年春末夏初的一天,警察上门骚扰,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由于怕心,我回答:“给姑娘看孩子,没有时间”。问:看大(了)小孩(后)呢?答:“等孩子大了,还要上班挣钱,因为交保险还欠着债呢。”问:就是不炼了?答:“只是没有时间”。我对大法修炼太不严肃了,糊弄人、糊弄事,糊弄自己。我一直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另外,1999年邪党迫害前,我有一本《转法轮》和一本各地讲法,现在各地讲法丢失了。在此严正声明:我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李学华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2003年我在街道社区工作时,街道综治办伙同社区书记主任几乎天天找我说:在街道社区工作不准炼法轮功。我在怕心和利益心带动下,违心写了“转化书”,写后痛悔不已。后来也写了严正声明,但当时想:我是骗他们说“不炼了”,其实我根本就没转化。修炼是严肃的,不能糊弄事。当时我没有真正意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没有发自内心弥补所犯错误。另外我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导致家人两次将书扔到江中。在此我跪向师尊认错,并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丁玉洁 2018年12月11日


严正声明

2016年“五一”前一天,我和一位83岁的女同修在一中学大门附近给接学生的家长讲真相劝三退,被人诬告,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押到晚上九点才放回家。期间,警察对我们非法审问,并做了“笔录”,我们被迫签字画押、照相。现在回想起来是配合了邪恶。在此严正声明:在黑窝里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助师正法,快救人、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刘瑞芹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在九九年邪党疯狂打压后,我面对邪恶的迫害,放弃了修炼。儿媳妇炼了邪教,家中什么书都不能有。我不知道维护大法,把珍贵的大法书烧了。我无比痛心,一直以来犹如一块石头堵着我的心。一天我到同修家说明此事,同修说要严肃对待。我这才知道犯了大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抓紧学好法,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我发誓做师父的合格的弟子,跟随师父回家。我声明我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废。

王宗泽 2018年1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得法的。1999年“7.20”中共邪党打压后,我们没有了集体炼功的环境。8月份有一天在广场集体炼功我被拘留7天,被迫在“拘留单”上签了字。回家后,单位让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当时我对这些认识不深刻,仅是知错了。现在我真正的认识到大法的威严,修炼的严肃。我要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作废。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坚修大法,学好法,正念正行,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修大法弟子。

倪凤珍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我曾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在邪恶强制不断的洗脑迫害下,我因怕心很重,被迫“转化”,写了罪恶的“三书”,还替别人写了“三书”(那时候还以为帮了她)。十多年过去了,我非常痛心、自责,我做了害人害己的事情。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我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加紧学好法,归正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曹秀英 2018年12月8日


严正声明

有位同修来我家说:以前的大法书不合格了,叫我们烧掉,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也没有问问别的同修,就烧掉了许多书。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这是由于修炼不精進,法理不清造成的很大错误。我们声明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废。修炼是严肃的,我们今后一定要努力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损失,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到底。

曹启兰、郭学荣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春得法的。在1999年“7.20”邪党迫害后,我没有了集体修炼环境,派出所到我家搜大法书和要我照片,我配合了邪恶,还说了“不炼”的话,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2005年我又从新修炼。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过失,认真多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庞士文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2015年实名控告江泽民,被邪党国保大队、派出所从单位劫持回家中抄家,后又被绑架到派出所审问。我不该说的我没有说,后来他们拿出东西叫我签字,当时我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字很小,我就签了。后来我很后悔,我不该配合邪恶,我对不起师父。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签字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失。

褚承亮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2017年邪党敲门行动中,居委会和派出所的人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由于自己对法理不清,怕心很大,就说“早就不炼了”(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干扰我,就说了违心的话)。我深感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对大法不敬的话和说的“早就不炼了”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在法中归正自己,一切听师父安排。

王桂芳 2018年12月10日


严正声明

于2002年我在洗脑班邪悟,洗脑班的人回访时,我写下了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话,还曾转化别人。2017年我因讲真相被警察绑架到拘留所,由于怕心,在里面被迫照相、穿号服,出来时又签了字。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加紧多学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王莹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10月4日我看望父母亲时,在集市讲大法真相发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强迫我签字时,我因学法少,没正念,产生怕心,连内容都没看清楚,就糊里糊涂签了字、按了手印。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不动摇。今后用心学好法,多向内找自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孙延梅 2018年1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8月至9月我发真相传单,被人构陷,被邪党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个月。出来后由于人心,在派出所的关于非法拘留时的一些写有内容的纸上签了名字。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黑窝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签的字一律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郭玉英 2018年12月7日


严正声明

在2017年夏天,一次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被人恶告,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在警察的胁迫下我出了怕心,违心的在警察的几张纸上签了名字(我认字不多也没看)。过后我特别懊悔。现在我严正声明:所有的签字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

毕胜芝 2018年12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被检察院诬告,并被法院非法判刑。虽然没有承认邪恶强加给我的罪名,但还是在“判决书”上签了字。我现在认识到这是错的,也是没有抵制邪恶。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法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丁玉明 2018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不精進,学法少,法理不清,在2017年10月警察上门骚扰时,对警察说我“没炼法轮功”。现在我认识到这是错的。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的“没炼法轮功”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叶雪丽 2018年12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对大法录音带和师父经文不重视,曾随便烧掉过。这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对法轮大法犯下了大罪。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把师父所有讲法好好保管,珍惜大法。

霍新平 2018年12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疯狂打压中,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怕心严重,对邪恶的要求签了字。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做所行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跟随师父,坚定修大法。

饶汉民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党看守所及监狱里被迫害下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郑重声明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春艳 2018年12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害时,面对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在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弥补过错。

孟繁荣 2018年12月13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