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魔肆虐 且看邯郸迫害(五)

河北省邯郸地区十九年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接上文)本综述报告用真实的案例和确切的数据勾勒出十九年来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基本概况,具体包括以下内容:

一、肉体消灭 迫害致死
二、恣意妄为 非法劳教
三、假借法律 实施枉判
四、绑架抄家 经济迫害
五、酷刑凌辱 残暴折磨
六、支离破碎 家庭血泪
七、迫害大法 邯郸恶报
八、邯郸恶人 榜上有名
九、结语
附录1.邯郸地区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附录2.魏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的名单
附录3.邯郸地区各市区县部份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附录4.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历年被绑架、抄家、勒索、洗脑、酷刑、劳教、判刑情况详细名单统计表

* * * * * *

六、支离破碎 家庭血泪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在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邯郸市曲周县一法轮功学员全家八口人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问好。类似这样全家八口、十口、多至十几口的家庭向大法师父问好、感恩的例子,明慧网上每年都有很多。

整理中发现,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在邯郸地区也有不少这样的家庭。究其原因,法轮功济世救人,拯救了无数被顽疾折磨和生命垂危的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所不能的奇迹。一个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上多年的顽疾一下子不治而愈,这是吸引全家走向修炼道路的主要原因。再一个自己的家人是不会欺骗自己家人的,许多人修炼法轮功后,出于得法的激动心情,会主动向身边的亲人介绍、分享自己的心得和喜悦,正是这个心传心的原因,所以全家人接二连三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炼利国利民,不但对社会、他人有好处,也会给自己的家庭带来很多的好处。但是在中共的暴政下,邯郸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中共暴徒迫害、株连得支离破碎。每一个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连带着整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其中的辛酸、苦难、冤屈、痛楚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燕赵悲歌。

案例1、仝存书一家二十三人修炼大法,十六人遭中共残酷迫害

仝存书,女,50多岁,大名县人,曾在邯郸市丛台区工作。仝存书全家有23人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疯狂镇压后,她家中有16人惨遭迫害,有的被关押;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枉判。家人被中共恶徒敲诈勒索现金达17万元。

仝存书本人多次遭绑架、关押,其中:二零零零年十月,仝存书和丈夫、女儿在北京被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七月,仝存书又被绑架、关押;二零零三年仝存书被邯郸市丛台公安分局、丛台区检察院、丛台区法院枉判五年徒刑,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仝存书在河南南乐县营救哥哥仝瑞卿的过程中,被南乐县刑警大队绑架,遭大名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仝存书的侄子在夜间开出租车时,被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伙同光明桥派出所,理由是车上放有真相光盘。当夜恶警们把仝存书、仝存书的儿子、仝存书的哥哥及仝存书的侄子、外甥共五人都绑架到光明桥派出所。外甥没有修炼,被恶警殴打,最后被勒索400元放回家。仝存书与儿子、哥哥、侄子共四人被关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后儿子、哥哥被勒索取保,侄子被非法劳教2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仝存书的女儿正在上中专,警察一次次去学校骚扰,女儿被迫退学,痛苦的离开了学校。同年九月二十七日,仝存书女儿被大名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关进大名县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仝存书被大名县公安局警察敲诈勒索了8500元,才将女儿取保候审,此时家里已是负债累累。

二零零四年冬天,中共恶徒绑架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未遂,再次绑架仝存书的女儿,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敲诈勒索了5000元钱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邯郸丛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安振志带人绑架了仝存书的哥哥仝瑞卿,勒索3000元后取保候审。

二零零三年,安振志伙同“610”人员再次绑架了仝瑞卿,并将他非法劳教2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对仝瑞卿非法抄家。警察抢走现金、存折、工资卡等达十三万多元,当时仝瑞卿不在家,警察便绑架了他的儿媳白顺峰、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四人作为人质。后白顺峰被非法劳教两年。仝瑞卿没有陷入魔掌,于是中共在全省网上非法通缉他。

二零零四年冬天,警察想绑架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多次闯到家中骚扰,81岁的老父亲无力再承受这如此大的压力,不长时间就痛苦的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孙甘店乡派出所恶警绑架了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将他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半。恶警没有抓到仝存书,于是在网上非法通缉她。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仝存书的侄女婿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仝存书哥哥仝瑞卿在河南南乐县城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仍在河南郑州市新密监狱遭受迫害。

案例2、丈夫被酷刑摧残致死 妻子张兰凤又被绑架,遭恶警勒索一万元

张兰凤,女,64岁,成安法轮功学员。张兰凤原来从头到脚一身病,心脏病、眩晕症、妇科病出血身上仅剩四克血、胸闷、常年咳嗽、发烧等疑难重病,四处求医不见效,经常卧床不起。一九九六年,就在张兰凤的生命奄奄一息的时候,她喜闻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多年的疑难杂症全没了,从此无病一身轻,她处处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到处讲述她亲身受益的体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兰凤和丈夫夏文仲因坚持信仰和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告诉人们中共邪党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事实,经常被当地的恶警绑架、非法抄家、敲诈,最后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丈夫被迫害致死

张兰凤的丈夫夏文仲,原成安县水利局职工,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家庭幸福和睦。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成为当地恶警迫害的重点。从此他家无宁日,先后十次被成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成安镇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夏文仲的大多半的时间都是在看守所或监狱等场所里度过。期间,他被单位开除工作,停发工资,多次敲诈勒索钱财,总金额已很难详细统计。下面是他被迫害部份情况。

二零零二年大年刚过,也就是正月二十,成安县公安局长李志德带政保股杨士华、田贵生、刑警、武警约四、五十人来到看守所,将法轮功学员翟连生、夏文仲从监室提出去按跪在院里,由武警五花大绑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上完绳,李志德大声嚎叫:“夏文仲,你们在看守所还敢炼功!”并辱骂法轮功师父。就把翟连生、夏文仲、王书军等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刑事犯一同带走,在成安县新电影院召开刑事犯公审大会,并沿路游街示众,还拉到路固、漳河店等乡镇。他们被绑着游街两个多小时左右。


被迫害得身体虚弱的夏文仲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夏文仲再次被中共当局绑架,在成安县公安局内,夏文仲遭五个恶警用电棍电击,他一只手被铐住挂在局里的铁栏杆上一宿,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高血压,不能起床,不能说话的情况下,并被冤判四年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在河北省大名监狱,夏文仲被恶人强行脱光衣服用戒尺毒打。最后他在河北冀东(唐山市)监狱又被关押一年多后,被折磨至神智不清、记忆衰退、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让家人接回家。此时他的身体已极度虚弱,一直便血,一条腿不能动,家人询问他在里面受到了何种酷刑、怎样的折磨时,夏文仲痛苦的无法表达,一直说:“卑鄙!卑鄙!”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夏文仲在家含冤离世,年仅59岁。

张兰凤遭绑架、被恶警勒索一万元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4点左右,张兰凤与亲戚开车去临漳县菜市场进蔬菜返回途中,被临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开车拦截,称张兰凤沿途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们已经跟踪一路。警察将张兰凤及其亲戚劫持到临漳县公安局,非法扣留汽车及车上的蔬菜。

警察将张兰凤非法关押在临漳县公安局,由一名男警察和三名女看守看管。临漳县国保警察阴谋进一步迫害张兰凤,带她到医院体检,结果检查出高血压、心律不齐等症状。那些警察不死心,仍图谋继续迫害。后经亲朋好友多方营救,临漳县公安局才同意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人,但狠狠敲诈张兰凤家人10000元。

案例3、丈夫屡遭绑架,妻子被看守所酷刑致死,儿子两次被劳教

李刚林,男,60多岁,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李刚林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多次非法长期关押。其妻刘焕青因不放弃信仰被邯郸第二看守所酷刑致死,其子李石头是大学讲师,也数次遭到中共的绑架和劳教。

二零零零年初,李刚林被胜利桥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禁于邯郸市第二看守所5个月。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李刚林夫妇再次被胜利桥派出所从家里绑架,李刚林被非法拘禁达十个月之久。

二零零二年九月中旬,李刚林在家中被胜利桥派出所警察绑架送看守所,因血压高达240,没送进去,在派出所关两天后又送看守所,血压仍太高而被拒收,警察们只好将他送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胜利桥派出所警察们又一次将他绑架,直接送邯郸市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下午,李刚林再次遭绑架,被送进邯郸洗脑班。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复兴区国保大队伙同胜利桥派出所警察八、九个人,再次闯到李刚林家骚扰。

妻子被邯郸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

李刚林妻子刘焕青,曾三次被复兴区公安局胜利桥派出所恶警抓进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恶警从家中将李刚林夫妇绑架,刘焕青被强行关押在邯郸第二看守所长达一年多时间。

在看守所,刘焕青被视为“顽固分子”,戴着沉重的脚镣、手铐。恶警崔树敏经常用电棍击打刘焕青全身,使她身体和精神受尽了野蛮摧残,体重由原来140斤降到不足80斤。直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看守所为了推脱责任才允许家属把她接回家去,回家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刘焕青就离开了人世。

儿子在劳教所被当众剥光衣服羞辱、长时间不让睡觉

李刚林儿子李石头,是硕士研究生,在单位深得领导的赏识和同事们的称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李石头坚持到公园里炼功,以行动来证明大法的清白,以行动来抵制人权及信仰自由的被践踏。遭绑架,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石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不堪牵连,妻子与他离婚,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李石头多次遭受电击、毒打、被当众剥光衣服、长时间不让睡觉、接受强制转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长期的恶劣生活条件,使李石头生了严重的疥疮,全身溃疡腐烂,不敢穿内衣,脚上淌着脓血,肿胀的穿不上鞋,双手溃烂,淌着血水、脓水。全身瘦的皮包骨头,走路只能拖着脚、弯着腰。看到他的人,谁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学府、受人尊敬、才华横溢的高级知识分子。

后来,李石头被邪党转到渔山劳教所一大队迫害。渔山劳教所,又称采石场,那里的恐怖环境和繁重的奴役使曾经来过这儿的犯人谈虎色变。李石头到这不久,因拒绝教导员李占的无理体罚,即被李占拳打脚踢(李石头的近视镜被打碎),而后被李占和恶人周海英(李石头的号长)电击,进行强制转化。

出来后李石头被学校开除工职,无以为生计。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李石头去一位同修家串门,被早已在那里蹲坑的胜利桥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后直接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两年。

案例4、屡遭酷刑、冤狱、妻离父亡,李明涛一家多人遭中共迫害

李明涛,男,48岁,原邯郸建设银行职员。二零零三年七月,李明涛被中共官员枉判十一年徒刑,他的妻子因承受不了中共的残酷迫害被迫离婚。李明涛父亲李家功也因中共长期迫害而含冤离世。李明涛的两个姐姐因帮父亲邮寄真相信而分别被丛台公安分局非法劳教2年和敲诈勒索8000元。

李明涛屡遭酷刑,两次身陷冤狱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了时年31岁的李明涛等几名做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抢走李明涛身上的现金、身份证及一切通讯工具,将李明涛家中的所有大法书籍、现金、存折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邯山公安分局恶警私设公堂,对李明涛等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刑讯逼供,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长期吊铐,李明涛的手、脚、胳膊、腿都肿的老高,手铐都卡到肉里。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邯郸市邯山区法院将李明涛非法秘密判刑,刑期长达11年。中共当局也不通知家属,直接将李明涛秘密送到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李明涛结束了长达11年的冤狱回到家中,却不断受到当地有关部门恶人的骚扰和监视,继续维持对他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明涛在邯郸肥乡区再次被非法开庭,主审法官柳延峰非法对李明涛被判刑四年,并罚金4000元。目前李明涛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遭受迫害。

父亲李家功被迫害致死

李明涛父亲李家功是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多年的高血压不治自愈,大法的神奇在老人的身上不断的展现,使得家人相继得法修炼,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四月李家功参加了“四二五”和平请愿,回来后,中共便对这个善良老人开始了长达10年的迫害。李家功的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光明桥派出所恶警宋某、苏曹派出所等单位恶人,平时或每逢“敏感日”必上门骚扰、恐吓并多次抄家。十年来,老人就是在这样的处境中度日,致使精神长期压抑,积郁成疾,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老人含冤离世。

案例5、六岁女孩的童年:妈妈遭酷刑,爸爸被迫害致死

王书军,男,36岁,邯郸成安县林里堡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被当地警察绑架回了成安县公安局。

王书军1992年5月在新疆边境部队当兵服役时的照片
王书军1992年5月在新疆边境部队当兵服役时的照片

夫妻两人分别被关进两个办公室。四个恶警对娇小的赵素英实施酷刑,他们让赵素英脱掉鞋子,光着脚,双腿跪地,用内带金属丝芯一米左右长的粗黑皮橡胶棒,四个恶警轮番抽打她的脚心、腿肚子、后背;用烟头烫她的耳朵,一边打一边逼问她为什么去北京,足足毒打四个小时。恶警看王书军身体结实,不停猛击他的胸口,打得更惨。当天夜里两人又被关进成安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后来王书军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因不放弃修炼受尽了折磨。二零零三年十月,王书军好不容易被放回家,但还是不能获得自由。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书军再次被邯郸610头目曹志霞、县公安局连日红等中共人员以不转化为由,再次强行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邯郸劳教所专管队)。洗脑班恶徒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王书军绝食抗议二十多天。

长期的监狱折磨,使王书军的身体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

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难再恢复,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点,王书军含冤去世,年仅36岁。家中一贫如洗,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女儿那年仅仅6岁,再也看不着父亲了。

案例6、迫害连失三条命,家庭陷入绝境,连安葬亲人的费用都没有,还欠两万元债

周振杰
周振杰

周振杰,男,68岁,邯郸市成安县法轮功学员,家住四清街。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成安县公安局非法搜查,发现老人珍藏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遂将他扣留三个月,肆意折磨,后勒索人民币2000元才放回家,不久,老人便离开人世。

周振杰本是家中的顶梁柱,一家人的生计全靠他修车、卖零件维持。老人死后,家人感到难以承受,一向身体健康的老人就这样被活活夺走了性命,老百姓做好人就蹲大牢,太冤枉了。他儿媳去成安镇派出所讲理,还没说什么,只提到老人是被迫害死的,派出所所长王旭军马上就暴跳如雷,凶相毕露,让两个警察拧着这个弱女子的胳膊从楼上拖下来,把她关到派出所一楼东屋内铁笼子里面。

周振杰老伴也是法轮功学员,丈夫的突然屈死,给她的精神造成很大痛苦,由于过度悲伤和惊吓,大脑受到刺激,导致精神恍惚,恐惧到一个人大白天都不敢在屋里呆,一向身板健康、动作利落的老太太也于五年后悲愤离世。

周振杰的儿子精神也受到很大打击,因那天警察来骚扰,是他开的门,没想到却引狼入室,夺走了慈父的性命。儿子悔恨交加,常自责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没能保护了老父。就在其母亲去世一年后,儿子也悲痛离世,才52岁。

当时周振杰的孙子刚成家,两个孙女正在上学,仅靠柔弱的儿媳做小买卖、打工艰难维持一家人生计,生活极其艰难。一个家庭就这样被中共害死三条人命,陷入绝境,连安葬亲人的费用都没有,还欠下20000元债。

案例7、长子程凤祥至今下落不明,两个儿子、儿媳、女儿、老俩口全都被绑架过

程培聚,男,70多岁,永年县临洺关镇北东街村人,和妻子巩双芹、长子程凤祥都是法轮功学员,中共对这个家庭的迫害非常惨烈。

全家人皆遭绑架,儿子程凤祥遭多种酷刑摧残,至今仍下落不明

因长子程凤祥参与沙河、邢台地区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七时,河北永年县公安局政保股陈聚山带领一伙恶警对程培聚非法抄家,妻子巩双芹、程凤祥,还有两个不炼功的儿子、一个儿媳全都遭绑架。

永年刑警中队恶警队长杨庆社在提审程凤祥时,对程凤祥施以竹签插指、老虎凳、熬鹰、毒打、电击、棍碾等13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明慧网有详细报道)。

'程凤祥照片'
程凤祥照片

二零零四年,程凤翔被邢台桥东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程凤祥被中共当局“绑架失踪”,家人再也得不到程凤祥的一点信息,至今仍生死不明。

一家人被骚扰不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日,程凤祥父亲程培聚、妻子巩双芹、儿子及女儿又被恶警先后抓进公安局非法关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永年县临洺关镇北东街村村长杜会的、副支书董小保又带人骚扰程培聚、巩双芹等法轮功学员,让老两口签撤诉江表,写保证书、悔过书。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因诉江事件,临洺关镇北东街村委人员伙同包村干部李栋再次到程培聚、巩双芹家中进行骚扰、拍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左右,临洺关镇派出所伙同村委再次到程培聚、巩双芹家中骚扰。

案例8、妈妈两次被绑架,爸爸被判刑,女儿无人照顾流离失所

王秋芬是宋振海的妻子,都是邯郸临漳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王秋芬被中共警察抓捕迫害时,她的女儿才六岁。当时,临漳国保警察张绪明、刘亮、李军等非法关押她二十多天,勒索8000元才让她回家。

王秋芬
王秋芬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王秋芬丈夫宋振海等法轮功学员开车途中向民众免费发放神韵光盘,被杜村集乡派出所几个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下午,王秋芬去要人,被国保警察张绪明等人在公安局门口强行劫持,非法关押40天。

残酷的迫害,使宋振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最可怜的还是他们无辜的女儿,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被迫害的恐怖阴影中。二零一四年爸爸妈妈再次被中共绑架后,十三岁的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没有父母的照顾、疼爱,幼小的她无依无靠,受人讥笑,也不能上学了,最后她被迫离家出走。几个月时间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孩子在哪儿。二零一五年二月中旬,宋振海被第三次开庭后,被临漳法院非法判三年刑期。

案例9、孩子被绑架虐待、不修炼的丈夫遭酷刑、恶警叫嚣“不说扒光她的衣服打。”

马金秀,女,年龄未知,邯郸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12点30分左右,馆陶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柴堡派出所等一伙恶警,翻墙砸门闯入马金秀家,强行将她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马金秀的丈夫徐延立(不炼功)和12岁的儿子。

恶警把马金秀十二岁的儿子从被窝里拉出来,不让他穿棉衣,抓住他的头发往车上拉,把孩子也抓进城关派出所铐了起来。当时正值寒冷的冬天,天寒地冻,寒气逼人,十二岁的孩子只穿着秋衣秋裤,挨冻受饿,在城关派出所被铐了两天两夜后才被放回。马金秀的孩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从此失了学。

当时恶警把马金秀一家三口绑架走时,家里只剩下两个幼孩,无人照看。

马金秀被抓进城关派出所后,公安副局长、所长陈培义用酷刑对她逼供,陈培义让人搬来“老虎凳”,放在他的办公室里,强行将马金秀绑在上面,然后用铁棍别住马金秀的身体使她不能动弹,再一块一块的加砖,直到马金秀疼得昏了过去,痛苦的无法言表。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

陈培义等恶警还用一种酷刑,把马金秀的双臂捆绑到背后,再往上提拉“吊绳”,恶警陈培义对马金秀用尽了酷刑并大声喊道:“不说扒光她的衣服打。”动用一系列残忍的酷刑后,马金秀被恶警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这期间,马金秀的丈夫徐延立也遭到恶警的酷刑摧残,他被强迫坐两次老虎凳,戴大型脚链手铐,恶警打的他无法正常呼吸,甚至精神失常,不能正常生活,家中老人被吓得卧床多日打点滴,多日才恢复。

'中共酷刑示意图:戴脚链手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戴脚链手铐

在被非法关押在城关派出所期間,恶警陈培义还故意侮辱马金秀的人格、挑拨他们夫妻关系,对徐延利造谣:“你媳妇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不知道咧。”二零零九年十月,马金秀解教回家后,丈夫徐延利多次审问她此事,并经常为此打骂,令马金秀家至今无法正常生活。

案例10、妻子卖血养家,丈夫被重判十三年刑期

刘军,男,年龄未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刘军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遣回邯郸,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近四个月。此后,迫害开始,刘军被邯山分局非法拘留四、五次。他租的小房子也被警察抢劫了,家里的东西全被恶警扔到院子里,刮风、下雨、下雪,全都淋坏了。

每一次刘军被放出来,都要被警察敲诈勒索5000元,原来全家仅靠刘军挣的几百块钱度日,刘军被绑架后,断了生活来源,每次恶警敲诈勒索刘军家里的钱,都是朋友帮助凑的,没有办法,刘军的妻子经常靠卖血来养家糊口。

二零零一年八月,刘军做大法真相资料,被邯山区分局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刘军的妻子带着三岁的女儿到邯山区渚河路派出所要人,恶警们没有人性,把孩子强行抢走,把刘军妻子也绑架到看守所,一关就是半年多。

二零零三年,刘军被中共当局枉判十三年徒刑,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监狱迫害。

案例11、受株连,孩子不能上学,压力之下,丈夫成为精神病人,妻子含冤离世

张秀英,女,45岁,曲周县南里岳乡小王庄村人。以前患有心脏病、经常气短,经多次长时间治疗,不见好转;九七年皇历正月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身体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从此什么累活她也能干。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秀英被里岳乡政府非法关押、勒索现金300元。二零零零年,乡政府与派出所恶警多次到她家恐吓,还把她绑架到曲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勒索现金两千多元后,再把她转入鸡泽县看守所,恶警想方设法敲诈,又逼她丈夫交现金2000多元才放人。

残酷的迫害还牵连到张秀英孩子身上,当地中共人员不让孩子上学,她丈夫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成为了精神病患者。从此,张秀英的家庭生活变得更加困难,导致旧病复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张秀英含冤离开人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