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不治而愈与频频自杀的对比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现代社会中,有一个越来越常见的现象,那就是抑郁症。有医学资料称,世界上有超过三亿人患有忧郁症(抑郁症),或具有抑郁症倾向。为什么现代社会抑郁症非常普遍?为什么现代医学对抑郁症束手无策?如果在现代科学体系中,是很难得到答案的。

在二零一八年明慧网第十五届大陆法会上,一位曾患抑郁症的九零后的法轮功新学员,回顾了自己摆脱抑郁症的过程:“修炼后我才明白,这是因为我在常人中被污染得太严重,另外空间里有许多败物附着在我身上,它们使我变的消极厌世。但当时我陷入这种深深的痛苦里无法自拔,更不明白这种痛苦来自于哪里。我找来很多哲学书看,想试着弄明白人生的意义,为什么人活着这么痛苦?但是我并没有找到答案。”

“得法以后,我整个人变得乐观开朗,生命由内而外的感到幸福。是师父把我从名利情中解救出来,是大法让我的心灵得以净化。我从此明白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希望。大法就是我生命的根。如今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之中,每天幸福而快乐。”

这位二零一三年才走入法轮大法的九零后青年,曾被抑郁症困扰,而现在抑郁症已经不翼而飞,生活中充满了阳光!她感悟到是内心的贪婪、败坏的观念,如影随形,欲望不能满足,无法与人倾诉,导致她的痛苦;而当她内心充满着真、善、忍的美好,没有什么隐私,没有任何抱怨,时时为他人着想,抑郁的阴影一扫而光。

在明慧网的搜索栏内,如果用“法轮功学员,抑郁症,消失”几个词搜索,你可以找到从二零零二年开始,一直到二零一八年的一个又一个曾被抑郁症折磨致痛不欲生的人,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抑郁症消失殆尽的真实事例。

而另一个事实,在大陆已经司空见惯,即官员因抑郁症自杀,这在百度搜索上,也是随处可见。据中共《法制日报》报导,“政法系统官员频现自杀事件 直接原因是‘抑郁症’”,政法官员因抑郁症,竟成自杀重灾区,多发于四十五~五十六岁。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头目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为维持这场不得人心、荒唐至极的迫害,江大力扶植政法委的权力。政法委成为法外机构,凌驾于一切部门之上。

在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曝光后,迫于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由公开转入地下,秘密抓捕、秘密开庭。

政法委管辖下的公检法机构对法轮功群体施用电刑、死人床、灌食、熬鹰,以及活摘器官等几百种以上的精神摧残和肉体酷刑折磨。这些酷刑大量的充斥在洗脑班、戒毒所、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包括各省市驻京办事处等。大量法轮功学员在酷刑下被折磨致疯、致残、致死。

当权力没有底线,当行为与阴暗、邪恶为伍,当人的行为失去了道德准则,充斥于头脑中的,还能有什么呢?对善良下毒手,对好人动屠刀。长时间浸泡在邪恶的中共体系,想的都是怎么整人、治人、残害修炼者,这样的人,他怎么能不抑郁?怎么可能阳光呢?

河南省平顶山市前政法委书记李永胜,因患抑郁症跳楼自杀死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河南省平顶山市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洗脑等迫害,作为政法委书记的李永胜一直是主要责任人之一。

无锡市政法委书记蒋洪亮从宜兴龙背山森林公园的一百零八米高的文峰塔上跳下,自杀身亡。据报道,蒋洪亮生前患有“抑郁症”。而蒋生前曾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在自己办公室的洗手间自缢身亡。祁晓林分管的国保支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部门。广州市公安局称,祁晓林生前也是患有“抑郁症”。

那些在恶报中失去生命的人是可悲的!是谁把这些生命推进深渊?是中共邪党这个披着“党派”外衣的共产邪灵与魔鬼化身的江泽民!

九评编辑部最近出版的历史巨著《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与《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深刻地向世人揭开了“共产邪灵”的真面目和它为毁灭人类而来的终极目的。这个邪灵不属于人类,更不属于中国,它是来自宇宙中的一个邪灵。它来到人类,窜到中国就是要毁掉创世主为人类得救开创的中华传统文化,那是神传给人的文化,那是人类得救的通天之路。

这个邪灵对中国民众的几十年的强制洗脑灌输邪恶的歪理邪说,使传统价值理念在党文化淫威下,荡然无存。被洗脑后的中国人按照邪灵灌输的思想去认识问题,以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活在这个世上。特别是那些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人,频遭恶报,却麻木不仁,看不到恶报的真正原因。这才是共产邪灵最邪恶、最恶毒之所在!

历史的车轮已经走到今天,对中共邪灵与魔鬼江泽民的清算已经近在眼前,真心希望那些还在或曾经迫害法轮佛法与佛法修炼者的人,立刻停止迫害,弥补罪过。真心倾听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捧给您的真相,摆脱中共恶魔的魔爪,为你也为你的家人留下一个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