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劳教、一次判刑 陕西延川县高世远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在历经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迫害后,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法轮功学员高世远出冤狱不久,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底离世,去世时五十岁左右。

高世远是延安市延川县关庄镇关家沟村人。一九九八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做一个好人,达到一个修炼者的标准。他真诚善良,朴实无华,村上年龄大些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后生。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村里公认的好人,却在江泽民流氓集团和共产邪党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因为坚定信仰,一次次地被陕西省邪党人员残酷迫害。

三次遭受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高世远坚定地维护法轮大法真理,他无畏地奔赴北京上访,要求当局停止对法轮大法的铺天盖地的迫害,这本是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可是在邪党“一言堂”的迫害中,陕西省延安邪党人员却将他关押后劳教。

高世远是陕西省第一个被劳教迫害的男性法轮功修炼者。他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陕西省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这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沟里的劳教所。在这里,他被强制洗脑,强制灌食,强制劳动。经历了两年的磨难,他才走出劳教所。

走出劳教所后,有一次他去咸阳市找法轮功学员高寿海(高寿海和他曾经一块被关押在枣子河劳教所迫害。高寿海后来在陕西省渭南监狱被迫害致死),没有找到本人,却被高寿海所在单位的保卫科绑架,他又一次被非法关押至枣子河劳教所。因为他绝食数月的抗争,劳教所才不得不释放他。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腊月二十七)高世远回家过新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三)早上,正在吃饭时,被三个自称是延川县公安局的人用欺骗的手段绑架到延川县看守所。随后延川县公安局白荣平、李延林等人,伙同国安张国友和610宋××到高世远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和手抄大法书十多本,还有一盘炼功带和三千多元的现金。高世远八十五岁的老母亲,双目失明,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恐吓和伤害。

在看守所,延川县公安局伙同警察对高世远采取欺骗和隐瞒的手段,迫害他。他们叫高世远背监规和各条规章制度,高世远不背,他们就指使犯人把高世远压倒在地,警察拿警棍毒打高世远。他们指使高世远干这干那,高世远拒绝,他们就对高世远毒打,打得高世远遍体鳞伤。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后来高世远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他们不但不放,反而非法劳教高世远。高世远用绝食的方式抵制他们,他们就利用犯人对高世远采取非人的野蛮灌食迫害。在看守所,他们怕高世远被迫害死,就勾结延川县公安局强行把高世远送往枣子河劳教所进行迫害。后来又转至虢镇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上旬的一天,被非法关押在虢镇劳教所三大队的高世远、赵福锁、丛学林三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拒绝走操。该队警察郑海鹏(副大队长)根本不问原因,在操场上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唆使一帮劳教所内劳教人员殴打三位法轮功学员,并且在一天之内三次群殴,直到高世远、赵福锁、丛学林三人遍体鳞伤才罢手。

被非法判刑,在渭南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四年八月,高世远在西安市西影路一租家户内被以阎楣明为首的雁塔区国保大队绑架,警察阎楣明抢走他随身的一万五千元现金,不出示任何手续。随后将他关押至雁塔区看守所,然后又将他转至西安市北郊的宣平园洗脑班迫害,经历了三个半月的迫害后才通知他的二哥和延川县六一零人员将他接回老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高世远在西安市城东客运站准备乘车返回老家时被客运站警察绑架并关押至西安市灞桥区看守所。五月中旬,为了进一步迫害他而收集所谓的证据,西安市长安区韦曲派出所四、五个警察,开着警车在长安韦曲区西寨村四处张贴着高世远的悬赏照片,警察对村民声称:他们绑架了此人,要求知情者提供高世远的住址和有关信息。

这次迫害中,仅仅因为他随身携带了一百多张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纸币和几本大法书籍,他被灞桥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并送至陕西省渭南监狱继续迫害。

被送进监狱时,高世远身体非常虚弱,被诊断处于肺结核病发期,被关押在监狱医院肺结核室。甚至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警察张仲秋也找高世远“谈话”,企图转化他。渭南监狱入监队当时有一整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由张仲秋负责,并配备凶狠犯人蒿荣华、鲍小伟、李佳、韩超等人。张仲秋负责强制转化时设计迫害方案,发号施令指使蒿荣华等人充当看护和打手,负责具体实施。

在经历了一次次邪党残酷迫害后,一位平凡而又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在走出渭南监狱几个月后,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因为肺结核迅速恶化而离开人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