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次生命垂危 丈夫幸得大法救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丈夫今年五十六岁,别看他年龄不大,却在四、五十岁的十多年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生命的绝境。在每一次性命攸关的时刻,还没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炼的他,都是凭着对师尊的坚定正信,才一次又一次脱离险境,转危为安。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他的生命,是大法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现撷取几次丈夫在生命垂危时,幸得大法救命的经历,以证实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证实师父的伟大!

两次大面积颅内出血 奇迹痊愈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对我家来说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这天凌晨五点左右,我丈夫因高血压造成颅腔内大面积出血送医院抢救。紧急手术清淤后,由于颅压太高导致二次出血,实施二次手术后,生命危在旦夕。医院多次通知病危,要我们家属有心理准备,边等边准备后事。科主任找到我告诉我抢救的难度,说他生还的希望不大,有可能人财两空。即使活过来自理的可能性也很小,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并让我好好想想。

我想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我们今生能成为夫妻那得多大的缘份哪。中国不是有句古话:“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来共枕眠”,我怎么忍心在他还有生还希望的时候选择放弃呢?有师在,有法在,我不会轻言放弃。我坚信大法是超常的,现代科学做不到的,我师父能做到,现代医学治不了的病,我师父能解决。我丈夫虽然还没修大法,但师父告诉我们:“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师父珍惜众生,慈悲众生,师父法力无边,一定会使他起死回生。

当时我丈夫还在重症监护室,我见他很不容易,就找主任要求回普通病房,他居然同意了。就这样我丈夫从ICU回到普通病房。看到此时的他,使我想到人是那么的渺小、脆弱。曾经堂堂的七尺男儿被病魔折磨的没有了意识(昏迷不醒)。因脑袋水肿未消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头人,只能靠输液和氧气来维持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生命。我每天除了完成必须的各种仪器指标的监测,進行日常的护理之外,还要配合护士医生处理突发的异常状况,等于整天面对一个“活死人”,对常人就是煎熬和无奈。但对于一个大法造就的生命来说,虽然在艰难的等待中,我坚信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定是最好的,坚信大法一定能救他,坚信师父有回天之力,相信奇迹一定会发生。

经过了二十天的时间,“活死人”终于有了生命的迹象。护士给他输液扎针时,他的胳膊抽动了一下,好象对疼痛有了一点反射。说来就是这么神奇。从此时他的状态就象变戏法一样变化着。半天一个惊喜:一个濒临死亡的“活死人”竟然要坐起来;半天又一个变化:从他的表情猜他还要下地走走。等到第二天上午从他的行为我们判断他是要自己去上厕所了。自那以后,他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第二十五天我丈夫出院回家。他不但身体恢复如初,而且从零六年开始陪伴他老父亲,并精心服侍八十七岁的老父亲,安享晚年,直至二零一六年离世。

血压超高命悬一线 信师信法神奇恢复

就在他父亲去世的那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我正在炼静功,我丈夫突然裹着一个毯子来到我的卧室站在我面前。我睁眼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他浑身哆嗦,脸色黑灰,表情非常痛苦的告诉我他脑袋疼的受不了啦,让我给他量一量血压。我赶忙扶他躺下,拿来血压计一量高压二百四十。我以为量的不准,就用电子血压计做了一下对比结果,证明他的血压确实太高了,而且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因为当时出院时主任再三叮嘱千万要看住血压,如果再有一次出血,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恰巧我姐和我侄女有事来找我。侄女是搞医的,看到这种情况,严肃的对我说:“老姑,必须马上送他去医院,不要耽误了,太危险了。”因为我们修炼人都知道“病”是怎么回事,医院治病只是往后推迟,不可能从根本上治愈,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消去业力,所以只有师父能救他。我说现在只有两条路走,其一是去医院治疗,但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医院治病治不了命。第二是求我师父救他。只要他能相信师父,就会出现奇迹,看他自己选择吧!之前我也经常告诉他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身体出现一些小痛小恙,敬念大法好,真的就好了,对此他深信不疑。

我又让他认真听师父讲法,其它的什么也不要想,心越诚效果越好。因为师父讲过:“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2]

我丈夫是一个非常善良且孝敬老人的人,在亲朋好友及邻居中有口皆碑,我家奶婆活到一百岁,糊涂时将大便到处抹,弄得满屋恶臭,我们这家四个孙子当中,只有丈夫不嫌弃,一点一点擦净。对他父母也这样,有时老人大便便不出来,他就戴上手套不厌其烦的一点点的抠出来,直到畅通为止。吃饭一口一口的喂,给老人家吃新鲜的饭菜,而他自己却总是吃残羹剩饭。

我妈脑萎缩有一段时间住在我家,因吞咽困难,有时候饭喷的哪都是,他从不指责,相反却象哄小孩子一样耐心安慰她,令大家很感动。

我想这样的孝子在中国古代不足为奇,比比皆是,因为那时人的道德水准高,做人就应该这样。然而在这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拜金社会,已显的弥足珍贵。我坚信师父一定会救他。我们几个人一边听着师父的讲法一边静静观察着他的变化。发现他脸渐渐退去了黑灰色,趋于自然肤色,呼吸也渐渐平稳。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时我侄女又给他测了一下血压130/90,奇迹般的恢复了正常!

我丈夫也坐起来了。刚刚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幕,戏剧性的结束。在场的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血糖严重超标 三天正常

二零一七年六月他突然消瘦许多,体重骤降十多斤,将军肚也不见了,我以为是因为孩子结婚忙活的,也就没太在意。我哥发现后给他连续测量三天餐后血糖值分别为二十二、二十四、二十五,还说要第二天早晨到我家给他测空腹血糖,结果为十六点九,高出正常值很多。

我哥嫂劝他马上住院调一调。突如其来的情况,搞的他六神无主了,天天嚷嚷去医院住院。他并非不信师父,而是基于他对大法认识的局限性,他认为师父不会连这事也管吧!我说我们有师在、有法在,你怕啥呀?!大法展现的神奇你也不止一次的亲身经历过,你好好听师父的话比什么都强。你知道大法有多大的威力呀!

他听听也有道理,就又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又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第二天空腹血糖十一,第三天十点一,第四天五点七。这一下他心悦诚服。今年过年我给师父供水果、敬香,还真把他给忘了,到了正月初七我才想起提醒他。他却像早已胸有成竹似的说:这事不用你告诉啊!事情虽小,不值得一提,却反映出一个生命获得大法救度与生命重获新生后对主佛发自内心的一种感恩,此乃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他虽然还没有正式走進大法修炼,我想只要机缘成熟,走進大法是迟早的事。他现在也力所能及的抢着做一些救度众生的事。比如我这边只要拿起笔写东西(他以为我又要写真相信了),他便示意他去邮寄。还总结出点经验来,到哪去邮,怎么样更安全。买东西找回的小面额的钱,他也抢着印真相短语,有几次还印反了,我就耐心的教他怎样做。现在我当着他的面给他的同事朋友讲真相,他不但不再阻挡,有时也蹦出一句半句的配合我,还挺默契呢。看着他的一点点小小的变化,我心中万分感慨,大法真的是从本质启迪一个人的佛性,改变着人。师父伟大!大法伟大!

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深深的知道,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我丈夫的病奇迹般的好了,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无法想象。而在另外的空间师父的承受与巨大付出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表达清楚的,更不是常人所能理解得了的。“病”用人能理解的话说就是欠的债。欠债要还,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些债是用金钱或忍受痛苦就可以还得了的,而有的债只有用生命才能抵偿的。况且师父洪大慈悲不是为一两个人偿还、承受,而是为所有的大法弟子承受,为所有的世人承受,为所有的宇宙众生承受。师恩浩荡,无以言表!

我们幸运的生活在大法洪传的时代,与创世主同在,这是怎样的一种荣耀。这种幸运是现代人无法理解的!也是值得珍惜的。所以我衷心的希望那些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一定要万分珍惜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一切。珍惜这得之不易的人身,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