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学员:找到心灵归宿(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澳洲墨尔本记者站报道)玛丽(Marie),是一位落户澳大利亚维州的加拿大媳妇,她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省一个民风淳朴、宁静如画的乡村小镇,专职医疗(Allied health)硕士毕业后曾在澳洲一所特殊学校任教三年。玛丽谈话时,随和的笑容总是挂在脸上,举手投足间展现着优雅和自信。

'图1:现居澳洲的玛丽(Marie)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巨变。'
图1:现居澳洲的玛丽(Marie)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巨变。

但九年前,经常出现的过敏性皮疹和全身疼痛折磨着玛丽,当时要强的个性迫使她努力以笑脸示人,但年纪轻轻已经深刻感受到生活艰难、如履薄冰。

“二零一零年底,当我开始阅读《转法轮》之后,也就是几周时间,一切都变了,如果不是家人提醒,我都忘记了还有皮疹这回事。”玛丽说,“苛求完美的个性大变,轻易就摆脱了紧张和焦虑的情绪。现在我有了两个儿子,就是做全职妈妈,内心也是祥和平静的。最重要的是,我有了自己的信仰,找到了心灵的归宿,我深深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指导我。”

值此二零一九年新年来临之际,玛丽表示:“大法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感到很幸运,对师父的感恩难以言尽。”

中学大考前突发皮疹

从青少年时期开始,玛丽成为医院的常客,她说:“完全没有预警的,突然全身皮肤出疹子,我会觉得肠胃非常非常痛,然后这种痛发展到全身。我的手指头、耳朵、嘴甚至眼睛都会觉得刺痒红肿。因为身体的病痛,我会处于一种什么都做不了或恐慌的状态。”

第一次发病是玛丽十六岁的时候,在一次大考的前一天,从此,这种毛病就摆脱不了了。而在生日派对或者音乐会上突然发病,让玛丽感到特别难堪、窘迫和沮丧,也不断加重了病情。

令她难忘的一次发生在澳洲,那是二零零八年,她说:“当时我在澳大利亚留学,为期一年,住在大学校园里,当时正在去交一份很重要的论文的路上,突然全身开始感觉痛了。但我必须要把论文交上,否则就晚了。当我走到教学大楼前台的时候,身体的剧痛让我不得不请前台工作人员叫门卫开车把我送回我的寝室,那天,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一夜,感到实在是身心俱疲。”

玛丽在澳洲读完大三后又回到加拿大继续学业,最后获得专职医疗硕士学位。

“在我毕业后就职的第一年,我真的感到每天都很疲劳,常常是下班回家后直接上床休息。我必须在下午五点吃东西,否则我的胃就非常痛或者很难受。我也不能起太早,否则就很恶心,然后开始胃痛。我也不能在清晨吃早点。”

阅读《转法轮》 几周后身心巨变

玛丽在澳洲读书时,认识了男友、现在的丈夫,二零零九年来澳和男友团聚,有缘听闻法轮功。

“我记得,最开始是经澳洲的同事介绍接触到法轮功的,还大致学了一下五套功法,但并没有真正明白法轮功是什么。回到家乡魁北克之后,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师父,然后有一个念头在脑中出现,也许法轮功就有师父吧。之后的一天,我在魁北克的一个社区中心散步,看到有一群学员在炼功,当时一个小女孩递给我一张介绍法轮功的传单,我立刻感到这张传单太珍贵了,真是高兴极了,立刻脱口而出‘我正在找你们呢!’这个社区中心和我住的公寓很近,于是我开始加入他们,从此我的一生就改变了。”玛丽说。

“我在炼功时能感觉到能量场,能感觉到法轮的旋转。炼完功之后,仍能感觉到小腹部位法轮在运转,而且手上也感觉到明显的能量流,即使是在不炼功的时候。这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平时工作时,也是不时感到体内能量流转。前额的感受也很明显。”

她回忆说:“参加集体炼功之初,我在网上看到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这时,家人也在不断地问我,‘你真的想学吗?真的相信这是好的吗?’我回答说,是的,我决定不去相信那些网上看到的内容,而是专心炼功和读师尊的书。”

“我过去常常想,如何才能让我的生活更舒适:我的丈夫应该自己清理自己的东西;我的老板应该给我提工资;我出差应该得到补贴,等等。还是一个追求出人头地的完美主义者,还曾要求丈夫也处处做到完美。但修炼之后,想法完全变了,我想到的都是:我如何能帮助别人。所以,修炼法轮功从思想上改变了我,如果发现自己有紧张忧虑的情绪,也能很容易就摆脱了;求名求利的私心也越来越淡了。”

玛丽从此不再只想着自己,身心越来越轻松祥和,不知不觉,无论工作生活再紧张,那些让她全身突然疼痛、出疹子刺痒的病状很快消失了。

她说:“还是我丈夫一次向我提起,‘你好象不再犯病了?’我才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巨变。这一切,都是我在二零一零年年末开始认真阅读《转法轮》之后不久很快发生的。”

“再后来,甚至当我的丈夫得了重感冒,然后传染给我们的孩子,我是家里唯一没有被传染的人。我不再需要很长时间的睡眠,感觉浑身充满能量。我早晨起来打坐,晚上在孩子们都睡着了之后,能完成所有的家务。我也不再需要每天在特定的时间进食。”

“过去,当一想到在如此有限的时间必须要做的所有事情,我常常感到不知所措,但现在我只是提醒自己不要担心结果,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提醒自己要多考虑过程,时刻保持内心的平静,不去在意结果如何。 我觉得我正在向我的儿子们展示如何以平静和笑容处理日常生活。 这对我可以说是一种彻底的改变。一开始并不容易,经历了一个过程,有时候仍然感到有压力,但我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来识别这些念头并摆脱它们——就是向内找。”

“我是在天主教家庭长大的,曾经每周都去教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因为学校的教育,我内心感到越来越迷茫,开始寻找答案。而现在,我感到非常开心,自己生命的轨迹和真善忍普世价值连接上了,我的生活有了精神上的指引,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

大法开启了智慧和创造力

二零一三至二零一五年,玛丽在澳洲的一所特殊学校担任专职治疗师。

她说:“感谢师尊给我智慧,大法让我内心保持祥和平静,开启了我的创造力。在工作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从容不迫地、高效地完成工作,给整个学校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

她介绍说,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不少学生有自闭症。刚入校,有人就告诉她,前任专职治疗师因为不堪承受学校老师和家长的压力辞职了。作为全校唯一的一位专职治疗师,工作繁重,要处理学前班到十二年级学生的所有病例,而且她所在部门的人员还得随叫随到。玛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有积极的心态,无论结果怎样,要帮助每一位学生。

“我提醒自己不要过分在乎批评,要微笑以对,也不要想的太多。每天在家学一讲《转法轮》,去上班的路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有时在睡觉前背《洪吟》,上班之前还去海边炼几套功法,脑中时时装着真善忍。”

因为玛丽的母语是法语,讲英语有点口音,有些老师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太好,有时还故意为难她,但意识到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应该忍,玛丽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几个月以后,她和老师们的关系都非常融洽了。

她说:“当校长给我们排早班接孩子,我没有象其他同事那样抱怨,一般早上我们要花很多时间准备一天的工作,这样一来我们就只有很少时间准备了,我尽量把坏事变成好事,利用这个机会多了解孩子。”结果,随后的治疗效果反而更好了。

一位职业理疗师曾经对玛丽说:“你的专业程度和职业道德很让我敬佩。”这位理疗师后来学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还有一次,在学校游泳周期间,因为老师短缺,校长希望玛丽所在部门的员工去泳池帮忙。她说:“当时我们部门没有一个人下水,都是在岸上帮其他老师做笔录。我主动要求下水帮助学生。整个星期我都呆在水里。帮助患严重自闭症的学生麦克斯,让他和其他学生在一起游泳可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但我没有一句抱怨,尽我所能帮助他。麦克斯的游泳老师和妈妈非常感动。在游泳周的几个星期里,我的皮肤变得很干燥,打坐时很痛,我告诉自己要忍要坚持,不要抱怨。打坐几分钟后,疼痛就消失了。”

“当我要离开学校休产假时,很多老师表达了他们的感激之情。有一天我刚进入员工办公室,平时和我一起共事的一位行为学家说:‘有一个很纯洁的人刚刚进来了。’”玛丽感慨道:“法轮大法真是太强有力,能从根本上改变人,净化人的心灵。”

把法轮功介绍给中学毕业班

'图2:玛丽在当地中学举办教功班,向毕业班的学生介绍法轮功。'
图2:玛丽在当地中学举办教功班,向毕业班的学生介绍法轮功。

玛丽说:“法轮大法提升我的思想境界,也让我周围的人变的更好。可这样一个好功法在中国却受到迫害,我有责任让那些被中共欺骗的民众了解真相,希望他们站到正义一边有美好的未来。”

一有机会,她就带上自己的孩子们参加法轮功学员举办的洪法讲真相活动;每周四晚,玛丽在住家附近的公园晨炼,吸引当地民众了解详情并一起炼功。

玛丽的家在维州一个安静的小镇。青少年时经历过在考试的压力下导致的病痛,她把自己修炼的体会、身心的巨变分享给当地中学毕业班的孩子们,祥和、优美的五套功法和真善忍的理念让学生们感到很适合他们,对缓解繁重的作业和课程压力很有效。

玛丽在毕业班教功的内容还上了当地的报纸,文章介绍说“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Falun Dafa practice is the cultivation of one's mind and thoughts.)

孩子们在教功班结束前,纷纷询问炼功点的详情。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