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

一、旧势力安排的魔难

师父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1]

两年前,我经历了一次魔难,对旧势力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

那段时间里,我由于一些意识不到的执着,使自己不能够提高上来,致使一些关难反反复复老是过不去。出事那天早上,和同修出门,头脑就被杂事占据着,发出都是人的念头,也没有引起自己注意,更没有去否定。

那天气温是摄氏零下二十度,雪很厚,我穿着大衣和雪靴,以前我摔过几次,摔的很重,啥事没有。当我独自走在一条水泥路上时,拐弯处的路面上结了一大片冰,我没有注意到,大步向前走,突然我整个人失控,急速的向前滑去,紧接着被猛的抛向天空,当我意识到时,我的身体已经横在空中,我知道马上就要被摔在地上了,本能的把右手向身下伸出,与此同时,整个人被狠狠的摔向地面。

当时的情况是,我的右手掌先落在冰上,手臂支撑身体,随之就觉的整个身体砸向手臂,能清晰的感到靠近冰面的手腕处的骨头在颤抖、断裂,并且在压缩,象苞米花被压碎那样的感觉。又感觉到手腕处皮肤下面象网状的一层齐刷刷的绷断。

就在我刚要对这一切做出反应时,突然间眼前出现大大的电视机屏幕,是黑白的,很清晰。整个屏幕是一张X光片子,片子里是一个右手及手臂的骨骼,手与手臂是分开的,在手腕处断开,一寸多宽黑黑的。这张片子就象一张判决书在冷冷的向我宣判:你在劫难逃!

我一下子清醒了:旧势力你真狠哪!你连一点点否定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忍住剧痛,左手抱住右手,从地上爬起来喊道:“师父,我不要旧势力的安排!”

旧势力给我设置了一个巨大的考验。我抱着僵硬变形的手臂,强忍着剧痛发正念,给我们开车的司机是个大男孩,要送我去医院,我拒绝了。心里却在纠结:要不要去医院把骨头对直呢?别的都不要医院管。又想,骨头已经压缩在一起了,能只是把骨头对直那么简单吗?去了医院出不来怎么办?可是不去医院这只手废了怎么办?

自从走入修炼以来,我心中早已没有了医院。现在想到去医院,心里很不舒服,就感觉好象要离开师父、离开大法一样。心想即使我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但我有师父。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实在没有办法,我不想去医院,只有师父您能帮我了……没有任何反应。我发现自己有怕心。我怕什么?怕我的手残废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做大法的事,怕别人笑话。

横下心来想:如果今天面对的是生死大关,我怎么办?如果今天要我在生死与师父之间做个选择,我选择什么?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想过,答案是明确的,只不过现在是考验我能不能真的做到。生命可以放弃,我不能没有师父和大法。横下一条心,我含泪对师父说:师父,这只手残废我认了,我不去医院,我就把我交给您了。

话音刚落,剧烈的疼痛立刻停止,全身被一股能量包围着,瞬间整个人進入另外的空间,在那个空间的大穹深处传来一个慈祥声音:没有残疾。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亲身见证了“师有回天力”[2]。

后来我悟到这是旧势力早就安排好的,旧势力虎视眈眈,利用我的业力,抓住我修炼中有漏和人心迫害我,目地是要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

而魔难过后,我能想到师父,正念越来越强,那是师父在加持我。师父将计就计,加持弟子一步一步提高上来,放下生死,最终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以前只是在师父的讲法中认识有旧势力,在大大小小的干扰中感受到旧势力的存在。这次使我真真切切看到了旧势力的存在。

但是当时我还没有认识到魔难发生之前我的不正确状态,虽然有我自身的原因,却也与旧势力的干扰有直接的关系 。

二、旧势力是修炼路上的最大障碍

一天,我在营救平台打完电话后,去参加另外一个会议。想到打电话的结果还没有贴给反馈平台,心想把这事做了吧,就挤时间发过去了。过后发现,我的反馈内容被反复贴了好多次,应该是我按错键造成的。给整理反馈的同修带来麻烦了,忙和有关同修说明情况,以后注意。

可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放不下,有点不对劲。审视自己,发现开始我确实是不想给同修添麻烦,但这个念头下面还隐藏着其它不正的念头:同修会怎么看我?我这包电话要是打的效果不好,贴这么多次也没啥,人家知道我一定是贴错的。可是偏偏这包电话效果还蛮好的,同修会不会认为我是有意的呢?原来刚才忙着去跟同修说明情况,背后是藏有爱面子的心。那么爱面子的心的背后是什么,是有求名的心,不愿意让人说的心,是在乎自己,是为私为我的。

向内找,我今天贴错是有原因的,开会时大家先学法,轮流读,我是在学法过程中自己没读的时候去贴的。认为很快,没关系。这是不敬师不敬法啊。学法就是学法,不应该做其它事情。另外还有执着做事的心,其实反馈晚一点贴也没有关系,我太执着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今天电话打的比较顺利,还有那么一点点欢喜心。

我是怀着纯净的心态来到营救平台打电话的。希望帮助难中的大陆同修,救度被邪恶操控的警察。在平台上,同修们相互鼓励,共同提高;打电话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首先向内找自己,因为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感觉人心已经去掉很多了,思想也纯净、简单了好多。为什么还会冒出这么多不好的念头?是旧势力抓住我还没有修去的人心,放大这些人心,迷惑我,干扰我,往下拉我,阻碍我修炼中提高上来,阻碍我救度众生。

在修炼中我认识到,旧势力是旧宇宙的神,它参与了我们生生世世包括今生今世的所有安排。我们没有修好的那部份与旧势力有着密切的关系。旧势力只知道过去,不知道未来,它们不理解师父的正法,它们以自己要的为目地。它对大法弟子没有修去的各种人心、观念、执着、喜好看的清清楚楚。它以考验和帮助大法弟子提高为借口,干扰、迫害大法弟子。

师父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1];“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会给你演化出一种假相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3]

旧势力抓住大法弟子的执着,放大它,往下拉,使其不知不觉中放松了修炼,失去正念。有的同修过早离世,有的同修长期陷在魔难中,有的同修慢慢的消沉了。

旧势力的干扰体现在大法弟子修炼的方方面面。比如我们许多大法弟子都很精進,也能吃苦、付出,旧势力就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滋生干事心,把做大法事情当成修炼。大法弟子能力都很强,也很精進,旧势力就会让我们产生认为自己修的好的心,由证实大法变成证实自己。

我看到旧势力对大法弟子一个很大的干扰,还表现在让我们不能放下不同层次的“自我”。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4]。

修炼中我体会到“为私为我”根源于对自我的情,也是产生妒嫉心的根源。旧势力抓住我没有修去的人心干扰我,而师父将计就计,加持我全面认识这些人心,让我警醒,彻底修去它。

师父说:“这旧势力就象走向更新、解救众生的最大的一个最难推开、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难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碍,新穹体诞生之际的生死存亡的锁、更新的大关。”[5]

三、在实修中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文章开头提到我对师父说:我不要旧势力的安排。当时我并不清楚我只是不愿意接受旧势力安排的结果,其实我已经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修炼中,我体会到只有在法中扎扎实实的提高上来,在实修中修去所有的人心执着,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第一、实修就是要多学法、学好法、同化法

怀着纯洁的心态学法,对照法,无条件的向内找,一点一点的修去自己所有的人心,主动的同化法。同化法的过程就是实修的过程。

师父说:“什么是修炼?其实没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义。修炼哪,就是成就生命。”[6]

我们来源于旧的宇宙,带着旧宇宙为私的本性。现在我们要与这一切切割,从中走出来,做到师父说到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4],成为完全为他的生命,只有在法中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一步一步的实修才能做到。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选择用法来衡量,是不是符合法?是为他的还是为我的?当自己的家,明明白白的修自己,这就是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就能成为大法造就的生命。

第二、实修中要有金刚不动的坚强意志

修炼是世上最殊胜最严肃的事情,也是最难的。

有些人心很难去掉,在真修的路上,需要我们有坚强的意志,什么也动摇不了的决心,就一定能做到。

时时事事把自己当成修炼人,遇事跳出人的基点,站在修炼人的基点上思考看待问题。就会在法中不断升华,就会看到更高一层的法理,我们就具有了大法赋予的力量。师父说:“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5]

一位在狱中受尽各种折磨走过来的大陆同修说:“只要你自己心里没有给自己留任何退路,邪恶就钻不進来,正念正行,就能解体邪恶。”

我想说:只要我们在心里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正念正行,就什么都能放的下。

就是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要,就是听师父的话,修成无私无我。我们放下了人的一切,就能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就是走在师父安排的神的路上,走向神。

四、后记

就在这篇文章刚刚完成,与同修交流过程中,看到了自己实修还存在严重的不足,还存在顽固的人心和自我。从表面看,是因为平时没有时间,好几天少睡觉,终于把文章完成了,可以松口气,再就是有另外证实大法的项目做,要离开,所以不能平和善意的对待同修的不同意见。其实这都不是理由。

过后冷静下来思考,以前也遇到过类似情况,都好象做的还可以,为什么呢?向内找,以前有的时候是做的好,在那件事上,心性提高上去了;但很多时候,只是表面做的好,要求自己这样做,内心并没有真正提高上去,旧势力甚至还会让我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表面做好了,就是修的好。

再看自己的心,还有点沮丧:在文章里说的好,一遇到问题就做不好,修炼真难啊,还不如不写呢?至少同修不会认为我说到做不到。想到这里,我突然警觉了,这是执着自我!这是旧势力要的。旧势力看到我想彻底修去这些,利用我的不足,让这个“自我”跳出来,干扰我,打击我,就是让我修不好。

不管旧势力在我生命中安排的为我为私的因素有多么顽固,我会按照师父的要求向内找,按照大法无私无我的标准修去它。刚才做不好,现在做好,现在没有做好,马上做好。旧势力安排的所有自我以及自我掩护下的所有人心,都不是我要维护的。

面前只有一条路,就是师父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