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炼功沉疴痊愈 我也开始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我和大法在一九九七年末结缘。当时母亲身患系统性红斑狼疮长达十一年,多年里到处求医问药,和母亲一起住院的病友多数已经离开了人世。母亲也常常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在气功高潮中,母亲也曾尝试用气功治病,但身体并没有得到改善。

在一九九七年末,母亲经别人介绍修炼法轮功。她当时主要病症是系统性红斑狼疮,还伴有高血压、雷诺士手足、类风湿、脂肪肝、子宫肌瘤、心动过速、继发性贫血、间歇脉、肩周炎等十多种病症。吃饭走路都受到了影响,病痛伴随着母亲每一天、每一时,治疗药物更是一天都不能停,停下来,马上高烧、打针、住院。母亲在修炼大法两三天后就坚定信心,停了药物,把常年吃的药物扔進了垃圾篓,身体不但没高烧,而且越来越好。母亲到现在二十多年未吃过药、打过针。

母亲之后先后经历了几次大的病业关,最为严重的一次是身体出现了蛇盘疮症状,痛的什么也做不了。过去有人说蛇盘疮头和尾相连,生命就会出现危险。然而母亲没服一片药就健康痊愈了,她原来的十多种病症也都不翼而飞。

我看到母亲修炼大法后的变化,就觉得这是一部叫人做好人,教导人心向善的书。如果社会人人向善,都自觉遵守法律,那我们的国家哪里还需要那么多的警察来维护社会治安呢?当时看大法书并没读懂大法深层蕴涵的道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大法突然之间铺天盖地的诬陷汹涌而来,母亲和同修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遭到绑架,当地警察上北京将母亲和同修接回来,非法关押到看守所。然后派出所警察威胁单位,单位威胁家人。

当时紧张空气弥漫在我家亲戚朋友之间,都为母亲的未来担忧。我因此也没有進一步的学习和了解大法,在红尘的灯红酒绿中、追逐常人的利益,在生活的柴米油盐和酸甜苦辣中迷失了自己。

我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不断出现疾病,吃保健品、营养品,室内运动,室外运动,都不能解决身体的病痛、内心的空虚、精神的萎靡……我看着母亲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皮肤白皙、精神矍铄。她的同修朋友,认识几年时间,变的越来越美,皮肤也由黑变白,伤疤不翼而飞,见到她们时总是精神抖擞,身上有一种向上的力量。

二零一六年末,在母亲的影响下,我走入了大法修炼,在精神上得到了洗礼。修炼法轮功第一步不能喝酒,以前在酒桌上,有一种说法,敬酒、喝酒是对朋友的敬意,不喝酒会被朋友认为不实在、无诚意。我学法后坚决戒掉了酒,坚持不被人类的假相迷惑住。朋友间真诚相处,不是喝酒就是朋友,不喝酒就不是朋友,古人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只要真诚与人相处,朋友自然理解和尊重。

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1]

回想以前,自己对孩子、对家庭、对很多事情的处理总愿意从自己的主观意愿出发,强求于人,出现不同意见和想法有时也只是违心接受,压抑自己,内心的执著从没想去改变。

修炼大法后,慢慢的放下对利益的执著,坚信是自己的不丢,不是自己的强求不来,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在情感上,放淡人间的“情”,随师父安排的“缘”,对自己的一切不好都应该无怨无悔的承受,做好自己,不随人间的“她”或“他”的做法和情绪带动,时刻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虽然有时也做不好,但每次做不好后都能警醒自己的不足,相信自己会做的越来越好。

修炼前我的双腿有关节炎,加上身体寒性体质,手脚总冰凉。天气一凉腿就不舒服,夏天基本不怎么穿裙子。修炼半年后我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改善,打坐时手脚有时自动发热,关节炎的症状不知什么时候就没有了,夏天热的爱穿裙子,冬天也比以前经冻了。从二零一六年末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期间身体出现的咳嗽、非经期流血、痔疮、扁平疣不治而愈。我的说话和上课的嗓音越来越好听,还主持了同学聚会,朋友和同学都说我容貌年轻。我深深的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和修炼大法给我带来的改变。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在此叩谢师恩!感谢师父的不弃之恩!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6/母亲炼功沉疴痊愈-我也开始修大法-373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