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们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我是农村人,今年四十九岁,于一九九七年冬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年轻的我克服了来自家庭的阻力,如饥似渴的拜读宝书《转法轮》,一下子明白了很多高深的道理。例如,人有病和灾难的原因,是因为人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情而产生的黑色物质——“业力”造成的,要想获得健康和幸福,人就不能做坏事,而是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二十年来,我谨记李洪志师父教诲,在任何环境都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二十年没吃一次药,没打一次针,无病一身轻,心灵得到了净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公然对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残酷迫害,造谣抹黑,谎言掩盖了真相,世人开始误解大法,甚至把大法修炼者视为异类。大法弟子们处于空前的艰难之中。

我和众多善良的大法弟子一样,没有退缩。我们不畏生死,告诉人们真相,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戳穿中共一个个的谎言。同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洁身自爱,发现哪里做错了赶快用大法归正自己,甚至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不放过,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修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使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也看到了中共的邪恶,纷纷退党自救。明了真相的人们,有的支持大法,也有的走入大法修炼,例子很多。下面我讲一讲我身边邻居们的故事。

民兵连长支持我修炼大法

阿力(化名)是我们村的民兵连长,是个明白人,今年六十多岁,住在我家屋后。大法遭迫害后,村里派他负责监视我修大法。一九九九年冬天,我和本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迫害。那些日子天很冷,阿力亲眼目睹一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清晨在派出所的院子里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头。回村后,阿力告诉人们:法轮功真厉害,冬天在外面用冷水洗头,头发都上冻了,也不感冒(去年阿力在我家又见到了当年的这位女同修)。我和村里的同修给阿力讲真相,阿力非常接受,他还说:我们两家离的近,你炼功我也受益了,一年到头都不得病。《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后,阿力退了党,他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女儿、女婿也都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阿力还帮我把他的几个姐妹全都劝退了中共的团、队组织。有一次村里开党员会,阿力告诉所有的党员:共产党腐败,天要灭它,人们都在退党自救。没有人说话,没有人阻止阿力。几年前我给阿力安装了新唐人电视,阿力很喜欢看,明白了更多的真相。

二零一五年,二十万大法弟子实名控告了迫害大法的元凶江××,阿力全家都在举报江××的举报信上郑重的签上了自己的真名。

我们讲真相救人,购置了很多机器、纸张、墨水,尤其制作台历时,需要购進大量的台历壳。阿力家房子多,他都让我把这些放到他家,随用随取。因为支持大法,阿力得到了很多的福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儿子和女儿结婚后,几年没有生孩子,现在都有了可爱的宝宝。大前年阿力的小儿子结婚,要在城里买房子,阿力手头紧不想买。在大家的帮助下最终还是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多平方米的大房子,花了六十万元。这两年房价暴涨,这套房子升值到了一百多万元,要是等到现在还真买不上了。

我从内心感到阿力对大法的支持,他的善举定会有福报。

穷小子变富翁

阿丙(化名)今年四十九岁,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俩是好朋友。阿丙年轻时是我们村出了名的穷小子,记得当年他结婚时,还让我出去给他借钱。婚后小俩口经常因为穷吵架。1999年我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有两个中午,某个饭店的工作人员给我送去了饺子和羊肉。我怎么想也猜不到是谁给我订的,饭店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订饭的人叫什么名字。过了几天,阿丙去看我,问我饭店给送饭了吗?我说:送了,原来是你呀。我很感慨,给他讲:当年释迦牟尼佛说给和尚一口饭吃是功德无量的事,你在大法弟子落难时来看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送饭吃,你功德无量啊!

后来阿丙做起了收购服装、玩具等的下脚料的生意,把收购的下脚料出售给南方人。生意出奇的好,经常能无意中碰到一些储存多年的库存等,赚很多钱。现在阿丙买了好几处楼房、地皮,盖了大片厂房,货车、轿车全有,还雇了十多个工人,是我们附近小有名气的千万富翁。

阿丙不抽、不喝、不嫖、不赌,做生意本份,愿意与大法弟子朋友相处,自然明白法轮功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还经常拿钱支持我做救人的真相资料。

阿丙的妻子不能生育,夫妻俩领养了一个女婴。几年之后,夫妻俩又成功做了一个试管婴儿,妻子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现在得了大福报的阿丙已走入大法修炼几年了。

阿丙有钱了,生活中有些女人看上了阿丙的钱,想与他交往,都被阿丙拒绝了。谈起这些,阿丙感慨的说:幸亏学了法轮大法,否则真是很难把握住自己的。

发小阿奇的新生

阿奇(化名)小我两岁,是我儿时的好朋友。阿奇有肾结石,经常到医院去碎石。几年前,阿奇突然发高烧,且高烧不退。到我地两所著名大医院检查,医生都摇头,说两肾都充满了结石,他们无能为力,建议阿奇赶快去北京、上海的名医院就诊。

阿奇是个聪明人,心里明白这两所大医院不给自己医治意味着什么。绝望中,他想起了法轮功弟子们给他讲的真相,他想现在只有法轮功师父能救自己的命了。于是他开始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刻也不停止。

这时亲戚联系上了北京的医院,事不宜迟,他们赶紧去坐火车。可是当晚去北京的火车已经开走了,阿奇的病不能再耽搁了,大家都很着急。这时车站工作人员说,还有一趟过路车,但是车速比较慢。大家悬着的心才放松了一下。在火车上,阿奇一直输着液,一直没有停止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北京医院,专家看了阿奇的病历和拍的片子,说:“你能坐火车到了北京都是个奇迹。”

阿奇的两个肾都要做手术,可是原定的医院最有名的结石专家出国还没有回来,只好请另一大夫来做。就快要做手术了,巧的是这位专家赶回来了,大家都喜出望外。这位专家成功的为阿奇做了手术。这位专家是亚洲著名的结石专家,很有声望,很威严,所到之处,大家都向他问好。到办公室,从普通大夫到主任都起立向他问好。手术后不几天,这位专家拿着阿奇的化验单激动的告诉阿奇:“你恢复的太好了,各项指标都达到了正常。”临出病房时,他还歪着头对阿奇说:“没想到你恢复的这么快,没想到你恢复的这么快!”阿奇的神奇变化,让这位威严的专家也有所失态。

阿奇告诉我那些日子他一刻也不停止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连在手术台上,虽然打了麻药,但大脑还有一定的意识,他也不停的念。快要出院了,阿奇做了一个好梦,他媳妇问他什么好梦,阿奇神秘的说:“回家再说。”回到家中,阿奇告诉我们他梦到了大佛。

阿奇把从医院带回来的药全都扔到村前的大沟里去了。他妻子不解的问:你这是干啥? 阿奇说:我有法轮大法了,这些不需要了。从那时起,他开始学炼大法了。

两个“集邻”明真相

每年的腊月,我都要到集市上去卖香(老百姓祭祖用的香),在一个集市上我结识了两家邻居。先说我左面的邻居。前年腊月我卖香时,我左面来了一个老太太也在卖香。老太太七十多岁了,骑一辆电动三轮车,我俩中间隔了一条三米宽的小路。人们常说同行是冤家。可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公平交易,把心摆正。” 我听师父的。老太太年龄大了,推不动三轮车,我就帮她把三轮车推正了,放好。上不去坡时,我就帮她推上去。老太太不住的夸我人好,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应该的。同时告诉她可千万别相信电视上说的,那都是给法轮功造的谣。她说知道了。去年腊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在老太太的摊位上卖香。我过去和他搭话,他说那个老太太是他老伴,还说他老伴说我真是个好人。我告诉他说:“大叔,我炼法轮功。”老人家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好。我告诉他,共产党迫害“真、善、忍”,天要灭它,退党保平安。他说他没上过学,什么也没入,好容易学会写自己的名字。

我進的香品种多,来买的顾客也多。老人货進的少,有的品种没有了,就从我这拿,我一分钱也不挣他的,他自己也知道价钱。我们相处的很好。

再说我的右邻。俩口子炸油条有年头了,油条炸的好,卖的也好。他们比我年长。我开始摆摊时,他们不肯给我让一点地方,所以我摊位有点小。渐渐的,他们发现我人善良、实在,香卖的特别好,也愿意跟我说话了,并主动给我让地方。

前年腊月他们俩也想進点香在他们家乡卖。我就按原价给了他们一些,并告诉他们到哪个地方去進货,哪些好卖,哪些不好卖,進货多少钱。最后他们去進货证实我说的都是实话,感动的不知说啥好。他们经常趁我不注意给我车上放些油条,让我回家吃。去年腊月,他们俩又给我腾出一米多宽的地方,嘴里经常念叨:真想不到会有你这样的好邻居。

这对夫妇知道我炼法轮功,男的经常问我一些法轮功的事,我给他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好功效。他说他有神经性哮喘,表示要学法轮功,让我给他请书,我给他请了宝书《转法轮》。他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腊月二十八,最后一天集我卖完货准备走,刚上车,俩口子站那说:兄弟,给你拜个早年。我赶紧下车,说:哥,嫂,是我应该先给你们拜个早年。

结语

随着大法弟子不懈的讲清真相,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支持大法,诚信大法,善待大法,从而得到了福报,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人们也越来越看清了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两书横空出世,彻底扒光了恶党掩盖其邪恶本质的外衣。觉醒的世人纷纷退党,现在已有三亿人退出了中共的邪党组织。衷心祝愿所有人都能了解真相,明白大法好,认清邪党,退出邪党,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