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配合中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作为在大陆出生、长大的一代人,我的妒嫉心很强,而且都形成自然了,好象一遇到事情就能反映出来。在修炼中过心性关,发现过不去关的时候,往往都是妒嫉心导致自己不能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同修。

一次电话讲真相组晚上大组交流时,我突然特别想和同修分享我拨打电话的情况,其实是因为看到一位其他平台的同修也来听交流,潜意识中还是想显示自己和一颗隐蔽很深的色欲之心。可是当时主持人一直在关注别的同修,叫别的同修交流。尤其是我听到主持人说,某某同修刚才关耳朵了,现在可以交流一下吗?我心想,这么关注她,我的名字也在下面,怎么不叫我呢?因为我当时还要忙别的事情,所以带着不平的心下线了。

第二天晚上大组交流时,我就把自己头一天晚上的心路历程说了出来。第二次专案期间的晚上交流时,刚巧碰到还是那位主持同修在主持,还打字给我,让我分享交流。我当时很不好意思,看到了自己心性的差距和那位同修的宽容大度。如果是别人在大组交流时说我,我想自己会不高兴的,可是她却没有这样,还主动打字让我交流。我想,我为什么当时会妒嫉呢?同修专案的案例打的好,反馈写得好,正好和大家分享好的拨打经验,这是切磋的好机会啊。同修打得好,接听电话的人就有得救的机会了,这是大好事。我应该高兴才对啊。这妒嫉心的背后是证实自我、表现自己的心和显示心。把自己的个人感受放到了救度众生的前面了,想想多可怕。

我每天在平台打电话的时候,总是要看看别的房间上线的同修人数多少。如果看到别的房间上线人数多,而本组同修上线人数少时,心里也会有一种妒嫉。向内找,这其实是面子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别的房间同修上线人数多,打的案子也会多,讲真相的力度就会大,这是大好事啊,我应该高兴才对,怎么会产生妒嫉呢?

有时候和本组同修说话,当觉的同修对自己说话态度有些冷淡时,心里马上会想,她和某某同修说话态度很热情,心里就不高兴。其实这也是妒嫉,妒嫉他们关系好,这背后是同修情和愿意听好听话的心。

我平时不是太善于表达,看到本组有位同修善于表达、善于和同修沟通,也很愿意关心同修时,我的心里就不太平衡,可是我这方面确实是不擅长。于是就盯着这位同修的缺点,时常想她哪里没做好。

一天下午,一位同修阿姨希望我们帮助她打一个号码,我当时有事情不能打电话,于是这位同修帮助拨打。对方开始骂人,情绪很激动,几次都是这样。这位同修说话也是有些急,我认为善意不够,当时我也没反应过来,应该要劝同修先不要再打过去了,因为对方的态度表明她听不進去了。晚上我回想这件事,心想当时怎么自己不打这个号码呢,对方都听不進去了她还讲,很容易把众生推到对立面去。心里又不自觉的想了这位同修其它没做好的地方。其实这就是妒嫉心的表现。我想如果我给她指出我的看法,她会不会坚持自己的想法呢?第二天,我打字简单说了一下我的想法,希望她打电话时,如果对方骂人,我们要慢点说,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善。没想到同修回复是“谢谢”,并没有象我所想的那样坚持自己。同时,一位台湾同修也和这位同修交流,说昨天下午后来另一位同修也打了这个号码,对方听了九分多钟,也不骂了。那位同修回答的声音有些异样,我想她肯定也是自己向内找,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了。我是出于保护自己不想得罪人的想法,只给她打字,不想当着大家的面指出问题。而那位台湾同修很坦然的说出来,别人听了也没有不舒服,这就是我和那位台湾同修心性的差距啊。

下午,我和那位同修又坦诚的交流了一下,我说:“对方骂人了,我一般也会一直拨打下去,但是我们一定要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善,是真心为了他好,或者换个时间再打也可以。对方骂人,我们也找找自己,是不是有争斗心。其实对同修也是一样。在打电话时,我很在意要让对方感受到我的善,但是和同修意见不一致时,我就没想到要让同修感受到我的善,有些时候我对同修不够尊重。”我说完后,那位同修也很真诚的说“谢谢”。

在我身上,妒嫉心的另一种表现是,如果对方指出我的什么问题,我的第一反应一般都不是先找自己哪里有问题,而是思想里先反驳,这时候往往争斗心也起来了。

有一天,一起做项目的同修打字给我,说建议另外一个同修在处理事情时应该怎么做,并说其他同修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做的很好。因为我和那个同修一起配合,其实我只需要把同修的建议转达给另外一个同修就行。但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要解释一下,表明我没做错,心里又开始不服气了,心想,我只是这一次有些疏忽,平时我都是很认真的。但是我意识到了这是妒嫉心的反映,所以尽量控制不被带动。下午我在卫生间拖地时,心里又开始不平了,思想中想我要解释一下。但我还是冷静下来,心想,这时大家都很忙,不要随意打扰同修,如果带着不平的心去解释,弄不好就会搞得不愉快,和同修在一起配合不容易,如果这样很容易产生间隔。我很严肃的告诫自己不要上当,不要造成间隔,一会儿心也平静下来了。

我身上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为什么遇事第一念没有向内找自己,而是向外找,想解释我没错呢?这是党文化的毒素在作怪,强烈的向外找,向外看,不能被说,爱听好听的话,一听到不中听的话就不高兴了,缺乏宽容和忍让,总想争个你对我对。我明白了师父讲的:“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1]

在和同修发生矛盾时,我也总是眼睛盯着同修的不足,忘记了同修对自己的帮助和同修的闪光点。师父说:“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2]

妒嫉心在我的思想中隐藏的很深,和私心、怨恨心、争斗心、证实自我、显示心、表现自我的心都有紧密联系。我深切的感受到,旧势力的特点就是妒嫉,它们出于妒嫉,给大法弟子安排了许多魔难,阻挡、间隔我们的配合。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最亲的,大家一起走到今天不容易,需要的不是指责,而是包容和善心对待同修,这点我做的不好,以后会尽量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曼哈顿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