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卸载微信引发的风波化解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看到明慧网关于卸载微信的通知后,心里有些顾虑:工作单位和孩子幼儿园各种信息基本通过微信传递,我担心不用微信会影响工作和耽误孩子的事情,也担心同事和幼儿园老师的不理解。特别是我丈夫,他因为对我修炼大法不理解,家里矛盾不断,我要停用微信,他会有什么反应我心里没底。所以我一直犹豫着,思想不断的斗争。

也是机缘巧合,我的微信在通知发出不久前加了几个公众号,里面的内容虽然没出现任何敏感词,但一看就知道是同修发的,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是同修情)。因为我是新学员,和老同修接触不多,所以喜欢進这些公众号看同修发的文章,其实很多内容是给常人看的,教人向善的,我知道对自己修炼帮助不大,依然每天都会关注。直到有一天一个号被封了,我很担心:这位素未谋面的同修是不是出事了?没有敏感词,为什么会被封号?我才意识到微信安全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师父一再强调注意安全的情况下,我必须要听师父的话,于是下决心把微信删掉了。

为了平稳过渡,我给常联系的亲人朋友、同事、老师都发了通知,并用常人可以接受的理由做了解释。大家都觉的没什么。只有丈夫一直不高兴,想尽办法劝我使用,我不答应就和我生气,隔几天吵一次,消停不下来。因为他受邪党宣传的毒害,对大法有很多误解,为了不增加他的担心和不理解,不管他怎么闹,我都没告诉他我不用微信的原因,只是从微信浪费我的时间、精力及各种群消息打扰我休息等角度给他解释,告诉他我不用微信不会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和与身边人的正常沟通。可丈夫完全听不進去,偏偏就把这件事和我的信仰联系起来,揪住不放。有一天,他当着孩子的面骂我精神不正常,还说:我是永远也不可能让你修炼成仙的(这话以前也说过几次)。我立即明白了:我的对手不是面前这个普通的常人,而是魔,是他背后操纵着他的邪恶生命。

后来微信问题升级为我的修炼问题。丈夫说如果我不放弃修炼就把孩子带走,永远不能相见。那天晚上他真把孩子强行抱走了,孩子不愿意离开我,在爸爸怀里挣扎踢打,哭的撕心裂肺,我眼睁睁看着孩子受伤害,心如刀割。第二天丈夫找我说不想让孩子没有母亲,要我签一个放弃修炼的协议,我撕掉后,他就象疯了一样,完全丧失理智,开始给公安打电话,扬言要把我抓起来。我劝他不要这样做,去抢他的手机,他把我狠命卡住,拨通了电话。我当时内心冷静,没有害怕,我知道师父会保护我的。在公安询问的过程中,丈夫自己挂断了电话,对方也再没打过来。这时我婆婆从老家过来了,我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开门接过婆婆手中的包,关心她坐车的情况,陪她吃饭。丈夫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气狠狠的说:“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不放弃明天就送你去公安局。”转身走了。晚上他把孩子送了回来,让孩子还是跟着我。

第三天,他又给我一个同样内容的协议让我签字,我还是不签。

从我修炼到现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家庭魔难,特别是这次因卸载微信而引发的丈夫一系列偏激冲动、爆发时如魔鬼般的行为深深伤害了我,让我一想到他就害怕,心里象堵了块大石头一样难受。我觉的我对他的情被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消磨干净了。那段时间我心情糟透了。可我还是对婆婆很好,每天陪她聊天,关心冷暖。因丈夫自己睡一个屋,房间不够,我就让婆婆跟我和孩子一起睡。婆婆卫生习惯很差,才来第一天就把粪便弄到床上了,我收拾干净了,第二天发现床单上又有很多。我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想起来就发呕想吐,但我没有嫌弃她,晚上让她继续和我睡。婆婆看我态度这么好,很高兴。丈夫也默默看在眼里。以前我觉的婆婆好吃懒做,邋遢不能干,内心不喜欢她、瞧不起她,经常批评她,还常在丈夫面前数落婆婆的不是。修炼后,师父教会我向内找,教会我理解他人,为他人着想,所以虽然自己很受伤,但我知道丈夫的反对有我自己以前做的不好的因素,走极端,让他没有安全感,所以我努力调整心态,慢慢放下对他的怨和怕,想要善待他和他的家人。

不久,我公公过七十大寿,我在老家的表现又让丈夫看到了我不同以往的变化。

就这样,因卸载微信而引发的轩然大波终于过去了。丈夫在微信上收到幼儿园的通知会主动告诉我,丝毫没有影响我对孩子的教育;在单位,领导和同事也很体谅我,微信里有什么事项都会当面或电话通知我,从未耽误过工作。我再也不会被此起彼伏的群消息打扰,内心更加平静。

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是想告诉和我有相似顾虑的青年弟子,有些事情看着很难,但闯过来就是一片晴天,正如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至于丈夫呢,虽然对我修炼的态度发生了一些转变,但并未完全接受。我明白他的态度取决于我,我只有修好了自己,他才会有希望。

在此,感谢每每在关键时刻开导我帮助我的同修和父亲(同修)。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巧妙安排和一直以来对我的保护、指点。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