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1998年11月喜得大法,炼功学法不久我身心健康。在1999年邪党迫害打压时,我上北京证实大法,同修接待我们的住地当晚就被邪恶追抓。一位同修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晚就离开转走了。第二天我到天门广场证实大法,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北京信访办把我和另一同修和北京同修软禁在一个小屋里,等天黑了送我们到派出所,我有点害怕。進去搜身、叫我们把所有东西的都拿出来,不交来搜到就给你们毁了。这一下我吓坏了,我身上有本大法书,我不想拿出去,又不好藏起来,要是搜到了给毁了怎么办,我就把大书交给他们叫他们给我保管好,我出去的时候再去拿。到半夜十二点钟,我地驻京办的人来接我,我去叫他们把书还给我,他们不给我,还骂我你还敢来要书。就这样我没有保护大法书,很内疚,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2001年我再次被迫害,被骗到洗脑班关押了4个月,被勒索每月交2000元,共9000千多元,出来时家人还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在2002年我与同修出去散真相资料又被邪恶绑架迫害,家里全抄翻转了。大法的书金装本的、全套师父法像,藏起来的都被邪恶翻出来抢走了。在2008年邪党办奥运会时,邪恶把我的家抄了底朝天,抢走大法书。非法判我3年6个月冤狱,在狱中逼迫我写转化书,我说我不写、写不来。我就开始哭,帮教不那么凶了,骗我说她帮我写,我签字,就这样我违心签了字。现在我醒悟了,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叩报师恩。

施邦才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11月9日晚我在家遭警察绑架。当时我心态不稳,正念不足,当我丈夫通过公安局的朋友说情,局长来到我面前说:“我不拘你了,回家自己炼,别和外人接触。你老公在外边呢,他很着急,签个字,跟他回去吧。”我当时把这位局长当成了朋友,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听他说,签个“不和别人接触”的字就可以回家时,我想起在2014年单位领导迫于610的压力,也让我签这样的保证,我没签,610就把我劫持到洗脑班强制转化。因听说近期邪恶要大批绑架大法弟子,已经在监狱办了邪恶的洗脑班。想到这些,我生了怕心,完全忘记了只有师尊说了算,就在写着“不和别人接触”的“询问笔录”上签字、按了手印,还配合做了指纹、DNA等信息采集。最后警察又拿一张说是知情同意的单子,让我签字,我也没看清上面写的什么就签了,签完感觉表头是“训诫书”。走出公安局大门时还很高兴,误以为是师尊的安排。半夜里想起师尊的讲法时,才知道做错了,我在修炼路上又留下个污点,我痛悔不已。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违背大法的言行及所有签字、“保证”全部作废。我只听师尊的,我要加倍弥补过失。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合格的弟子,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赵秀英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时,我由于怕心,违心的离开了大法。但我深知大法好,师父是正的。二零零三年我又从新修炼。在二零零一年(我离开大法后),我去教养院探望被非法关押的亲属时,门前站满了人,我也挤到前边,这时门开了、我看到师父的法像被铺在门下边地上,人要想進去,就得从师父的法像上踩过去。这时我往后退已来不及了,我就往门边上靠,闭着眼睛、被挤進去了,也就是从师父的法像上踩过去了。还有一次、我丈夫无意间把《转法轮》宝书放在床头被子下面,我从外面回来坐在宝书上了,我发现后,非常悔恨,深感痛心。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违背大法、对大法、对师父的犯罪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到更加敬师敬法、处处事事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弥补对慈悲的恩师、对救度众生的大法犯下的天大之罪。

武成珍 2018年11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1年秋天我被警察非法绑架到区刑警队,被多名警察酷刑折磨,后又被关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610警察到看守所提审我,我一想到在刑警队被酷刑折磨,怕心就上来了,违心跟着警察重复了一句骂师父的话。看守所长又欺骗我说,你快写“不炼了”,就能马上出去,我没放下亲情,就写“不炼了”。我犯了以上两个大罪,我虽然声明两次了,但认识是很肤浅的。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今天才深刻认识到:以上两次我都犯下了谤师谤法、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大罪,是从根本上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行为,是没有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正念,是为私为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今天我再次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不敬师父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认认真真的改过,精進做好三件事,跟随师尊回家。

冯彦勤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79岁。今年6月中旬我与一年近70的同修去贴不干胶,被人诬告,警车开来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半夜另一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将我保外就医。7月27日检察院打电话叫我儿子带我去检察院,给我传唤证。在10月12日、10月15日又两次打电话给我女儿,叫她带我去检察院,第一次去没见到人,第二次去,说起诉我,叫我看一下我也看不清,并叫我在“起诉书”上签字。当时我一下就懵了,想不起师尊、想不起大法,头脑不做主了,就迷迷糊糊签了字,还按了手印。等走了一段路,我头脑猛然清醒:我随便签字,是拿修炼当儿戏。我修了20多年还没有信师信法的正念,我悔恨万千,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签的字作废。今后我一定入心多学法,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丁子清 2018年11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2015年5月26日我被邪党绑架到看守所关押。3天后,一警察找我谈话:你的事也不大,如果你认罪的话,判不了多久,就能早点回去照顾你娘(因家中有不能完全自理的老娘)。当时我动了人念,迷迷糊糊上了它们的当。当我看到判决书时,才意识到被欺骗了,当时撕掉了判决书,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邪党是最大的邪教”。后回到房间我写了四份作废声明,交给警察。过了几天就被关监狱,它们怕我喊口号,刚到监狱就被关小号40多天,戴着手铐脚镣,在精神和肉体承受到了极限的情况下,我违心写了“转化书”。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学好法,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冯连友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2015年我讲真相、发光盘时,被协警拽到派出所。我由于没学好法,正念不足,怕心重,怕被判刑而违心写了“发光盘错了”的保证书。在开庭时也以“发光盘错了”认罪,以为可以不被判刑而放回家,结果还是被判了3年。刚到监狱。狱警及帮教犯人就做我转化工作。我坚决不写“转化书”,他们就写了一个是什么罪入狱,怎样遵守监规等让我签字。当时我没反应过来,被他们的伪善欺骗,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认真学好法。扎扎实实的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范秀娟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国保大队长带领三、四个警察闯入我家,把我和来我家串门的朋友绑架,并抢走大法书籍二十多本,还有五、六百元真相币。在派出所他们强迫我按手印,因我双目失明,他们就拽着我的手不知在什么文件上按了手印。第二天我回家。之后国保大队长经常到我家骚扰,又说我丈夫写了诉江状要绑架我丈夫,在他们的逼迫下我又按了一次手印,配合了邪恶。现在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我因有怕心、严重的争斗心等,法理不清而走了弯路。我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学法,实修自己,修去一切人心执著,坚定修炼大法到底。

孙秀珍 2018年11月2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邪党非法劳教1年。我因学法不深,没有真正实修,学人不学法,在劳教所被邪悟者欺骗,写了“不炼了”的保证书。回到家后通过学法我知道错了。2000年我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绑架并劳教两年,因坚决不向邪恶妥协被加期一年。在师父的保护下和家人的营救下于2003年11月回家。警察还经常来砸门骚扰,我说了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话。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一切违背大法、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我今后只有学好法,真修实修,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一些操劳,多一些欣慰,坚修大法到底,紧随师父回家。

段金贵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做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事,也对不起同修和众生。在2003年邪党把我劫持到洗脑班,丈夫因害怕替我写了“悔过书”,我没有及时阻止,还交了出去。连累丈夫对大法犯罪。以上是我没有修好,没学好法,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起了破坏大法的作用,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我真的很痛心,后悔莫及。修炼是严肃的,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加紧多学法、学好法,多救人,精進实修,走好最后的修炼路,让师尊少操心。

马霞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十一月八日我赶集,没发几本真相台历就被邪党人员绑架到派出所。随后把我们一共三人绑架到开发区,逼迫签字、按手印,折腾到十点多,最后把我们非法关押到拘留所。通过几天的反思,我没有做到“零口供、零签字”。我认识到,是因我没学好法,没修好自己,没平衡好家庭。遇事正念不足,结果一百多名三退名单被抄走,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痛悔莫及。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郭玉霞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搬家到外地,把大法书也带去了。2004年从外地回到本地,由于有怕心,大法书没带回来放到小弟家,那时我也不学法、不炼功。2006年小弟从外地搬回本地,他没和我沟通,大法书没有全带回来,就这样一些大法书不知去向了。我没有珍惜大法书,犯下大罪。我以前还因为有怕心,把抄的师父经文给烧了。我由于法理不清,做了对大法犯罪的事情。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秀云 2018年11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11月18日,在邪党镇政府综治办逼迫下,我签了字。在此严正声明:我的签字作废。邪恶的目地是叫我不学、不炼、不修、脱离法轮功。他们在我儿子面前威胁说:我若不签字将来会影响到我孙女升学和之后的前途,我一动情就签了字。之后我非常后悔。因为我学法不深,没有很好的溶于法中,情太重,犯下大错。我决心要多看书、多学法,时时用法来对照实修自己,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我坚修炼大法的心永不变,以后一定加倍弥补过失。

李洪军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前的老学员。2015年我实名诉江,于2017年黄历11月我被邪恶绑架至拘留所。我否认迫害,不配合,但是邪恶3个人将我按着,强行按下了整个手掌印,那张纸上我不知道写了什么(据说是按上手印就能拘留我)。事后我悟到应该更加坚定,不应该在纸上按上手印。我深刻醒悟到,我做了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的事情。特此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把自己交给师父,一切听师父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闫庆学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后,丈夫由于受邪党造谣谎言迷惑,有严重怕心,要与常来给我送经文的同修发生冲突,我劝说无效,为了平息丈夫冲动的情绪,我违心说了“不炼功了”的话,丈夫才没对同修大打出手。现在我非常后悔。我上了旧势力的当,说了不该说的话,我在此向师尊认错。我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到大法中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刘秀珠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加上怕心,我在被迫害期间配合了邪恶,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被判缓刑回来后,同修多次和我交流,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给大法抹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特此严正声明:我在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与行为全部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历史使命。

姜桂林 2018年11月23日


严正声明

最近我被派出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0天。由于正念不足,有怕心,出来时签了字。回来后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我知道不应配合邪恶。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跌倒了,马上爬起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今后我要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去一切人心执著、欲望,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军英 2018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后,我到北京证实法,回来在当地看守所被照相、按手印。2001年派出所到我家让我随便写几个字,说家家都写,我就写了几个字。现在认识到我错了,不应该配合邪恶,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现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包括签字、照相、按手印等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

李淑杰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得法后,我身心健康。在2006年我被派出所强制绑架洗脑,邪恶把师父的法像放在派出所的过道里,逼迫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踏师父的法像,我也踏了。我把卧室的钥匙交给不修炼的丈夫保管,没想到他把我的炼功音乐mp3和大法书都丢掉了,我真的对不住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过失。

钟燕英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99年“7.20”迫害之后,由于怕心太重我有好长时间没修炼。师父让同修找我回来,大法这么好我哪能不修呢?在修炼的过程中,法学的少,法理不清,铸成大错把师父讲法经文给烧了,我悔之莫及,太对不起师父了,向师父赎罪。我严正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将玉书 2018年11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10年得法的。我由于没有学好法,怕心重,在2017年12月6日我被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到监狱关押,被强制写了“四书”。我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违心所说、所写的“保证”、按的手印、照的相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到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牛变子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之前修炼大法的。2008年10月份,我与丈夫同修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15天,被强迫按下了手印,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但事后我一直后悔,觉的自己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所以特严正声明:我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坚修大法到底。

周淑琴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2016年11月我被非法绑架、判刑2年。在监狱魔窟里有个矫治监区,是狱警利用最邪恶的犯人,采用谩骂、体罚、殴打、虐待、侮辱等最邪恶下三滥手段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的监区。现在严正声明:我在不堪凌辱等人心下违心写的“三书”及所有不敬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精進修炼,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高贵玲 2018年11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上初中时给了班主任一份真相资料,班主任把我告到校长那儿。校长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说是要往“上边”交。当时我法理不清,心想反正不是真心的,就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还写了对大法不利的话。现在想起来很痛心,我在此严正声明:我违心写的“保证书”及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任召军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因忙于做事、人心膨胀,在2017年6月我被非法绑架。由于正念不足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不修炼”保证,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严正声明:在高压下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修好自己,勇猛精進,跟师父回家。

张志君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3月开始修炼,得法后,身心健康。在2006年我被派出所强制绑架洗脑,邪恶把师父的法像放在派出所的过道里,逼迫每个大法学员都要踏师父的法像,我也踏了。我真的对不住师父,我错了。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在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过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梁翠兰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害时,人心出来了,在人心的驱使下,做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写了“四书”。这是我终身的耻辱,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认真学法,脚踏实地的修好自己,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永清 2018年11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光忙于女儿的婚事了,学法炼功没跟上,没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修的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抓進邪恶的洗脑班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对大法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

王玉惠 2018年11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江氏集团出于妒嫉迫害法轮大法,我在怕心的作用下,烧了几本大法书,真的对不起师父,我错了。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

谢爱英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在邪恶的逼迫下,我喊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口号,写过对大法不敬的话。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王树文 2018年1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害时不应该签字和写“悔过书”,真心声明我以前所做、所说、所写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修法轮大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弥补过错。

徐义祥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非法开庭期间,由于正念不足,人心多,在当时的压力下,违心的签了字,说了、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走师父安排的路。

王秀珍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17年7月,我被派出所非法绑架并收走了一部手机。我去派出所拿手机时在有诽谤大法的“询问笔录”上签了字。现在郑重声明我在“询问笔录”上签的字作废。

杨产荣 2018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恐吓下,配合邪恶在所写的“笔录”上面签的字、按的手印和电话号码严正声明全部作废。

刘雪枝 2018年11月30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