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妈妈的一位忘年交,某知名高校的博士生送给妈妈一本书《转法轮》,爱看书的我如获至宝,在一个下午读完了整本书,书中解答了我在人生中的所有迷惑,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

修大法身心受益

我自小体弱多病,每到冬天都会咳嗽、发烧,还患上了鼻炎,到处寻医问诊都没有根治。看了《转法轮》后,我猛咳了四、五天后,觉的鼻腔到喉咙都很清爽,从此再没有吃过药了。

修炼法轮功后有许多神奇的经历,一次我盘腿打坐,挺直腰板,非常认真和专注的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明显的感到有一个房子那么大的法轮沿三十度角方向在另外空间的脑中旋转调整我的大脑,非常舒服。修炼后,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每天早上四点多一个人走夜路去炼功,也不觉害怕。在打坐时,我有过往起颠的感受,也有时就定住了,好象手脚都不存在了,只有一丝意念在炼功。这一切都验证了法轮功修炼是超常的,是真正的佛法修炼。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坚持信仰,是否是盲从时,我告诉他们,坚持信仰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理性认识和修炼实践的选择,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更是超常的科学。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来到外地当老师,那时学校工资低,没人愿意去,当老师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清贫和奉献的工作,而我曾经任职的房地产公司的同事们现在大多有几处房产,几辆车,但是我不后悔这样的选择,大法教会我做一个好人,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钱财利益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而好的品德却是金钱换不来的。我所在的办公室包括我总共三位教师,却承担着全年级的专业课教学,课程量大,任务多。每次排课,我都不挑不拣,干的又多又好,尤其是到远郊县去上课,一大早七点就要在校门口坐车,一上就是连着四节课,这些大家不愿接的课我都主动承担,我平常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但是在利益上从来不争,学校规定外地老师每四年可以报销一次探亲的往返路费,我工作近二十年从来没有报销过。单位分房子,我有资格以很低的价钱买到不错的房子,但是我主动提出让出房子给其他困难的老师,这对于一个刚来外地工作,没有住房的年轻人简直不可思议。

我在家里体贴家人,在单位里配合领导和同事做好本职工作,别人不干的活儿我争着干,别人看重的利益我看淡,家庭很和睦,身体也很健康,每年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遭迫害惨痛经历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好的功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被江泽民和中共恶党因为一己之私非法取缔了,电视、报纸里铺天盖地充斥着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诬蔑和诽谤,我心里难过极了,想到慈悲的师父,救人回天的宇宙大法被抹黑,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怎能不去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和周围的功友相约一起去信访办向国家和政府反映情况,可是没有想到信访办成了派出所,只要去就会被抓。

二零零一年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中共媒体自编自导自焚事件嫁祸法轮功,掀起了对法轮功最大规模的口诛笔伐。

不久迫害升级,我两次被抓進洗脑班,之后又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受到了残酷和非人的精神折磨,在高分贝的谩骂和体罚中被强制洗脑,在压力下,我走了弯路,觉的对不起师父,放弃了修炼。

再修炼脱胎换骨

从劳教所出来之后,我的记忆力极差,一个电话号码都记不住,更加觉的不可能修炼了。善良的同修们找到了我,鼓励我回到修炼中来,在我写完严正声明的当天晚上,似睡非睡之中,我看到了两条龙吐水灌溉一片非常贫瘠的土地,那片寸草不生的土地长出了秧苗,一会儿就长了两尺高,醒来后我泪流满面,我知道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帮我修复因放弃修炼而了无生机的我的世界。回到单位后听说我之所以经历了两期洗脑班,是因为一些来“转化”我的帮教在听到我讲给他们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和师父的新经文《建议》发表后严正声明要继续修炼,洗脑班加大了对我“转化”,我这才知道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常常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动摇我的意志力的并不是因为我做错了,而是我做对了,但是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中给修炼者幻化出的恰恰是实实在在的假相,这是要我彻底否定的,否则很可能陷在其中以为在反反复复的修,進而邪悟。在这里也希望同修们能帮助身边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而放弃修炼的曾经的同修。

我的记忆在从新修炼之后很快恢复,我好似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的历炼。从新走入大法后,我感到时间的紧迫,学法、炼功、讲真相让我过的充实和踏实,如今在我身上看不到多愁善感,我走到哪儿把微笑带到哪儿,希望我的微笑能驱散他人心中的阴霾,带给人平和与希望。别人问我为什么这么无忧无虑,我告诉他们我就是一个被大法塑造的平和、乐观的生命,我不愿错过身边的有缘人,虽然有时不知如何开口,有时只是擦肩而过,那我也要给对方一个善意的微笑。

在那段最困难的时光,邻居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当然要炼,我告诉她:我们家您最清楚了,在我最困难时,大家唯恐避之不及,有谁来帮助?如果没有我的信仰和我的师父,我早就垮了。

我在人间看似失去了很多,但是我不孤单,师父时时刻刻在我身边看护和点悟我,这个宇宙中的正义力量也和我站在一起。每当想到师尊把我们从地狱捞起,又给了我们大法弟子伟大的称号和无上的荣耀,我常常泪流满面,什么是佛恩浩荡啊?生在大法洪传之时、在大法中修炼,时时处处都能感受来自大法的佛恩浩荡。

实修中魔炼升华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海外综合媒体大纪元新闻网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真实的揭露了中共的谎言、欺骗、暴政的发家史,揭露了中共的杀人历史和流氓手段,揭示了中共和江泽民狼狈为奸迫害大法的原因和事实。《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如同拨云见日,让我更清晰的明白了为什么法轮功在其它国家可以自由洪传和修炼,只有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被打压的真正原因,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上访无门,被残酷洗脑,被非法劳教的真实原因,也让我感到讲清真相、促三退,救度可贵的中国人的重要和迫切。

一个同学在外地做生意,通过讲真相,他们全家都做了三退,她还在签名起诉江泽民的征签表上签了名。

一位大学同学在我给他讲了真相之后,退出了共产邪党及其相关组织。今年过年,他又来看我,我给他看了我丈夫写的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信,里面提到了邪党将我抓進洗脑班進行强制洗脑和迫害的细节,他看后非常震惊,因为在洗脑班的很多迫害的邪恶手段是卑鄙和见不得人的,侮辱人格、精神摧残、暴力打压比比皆是,这些真相深深的触动了他。他发自内心的感慨说:没想到你吃了那么多苦。我告诉他江氏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他也很气愤,表现出了一个有良知的人应有的义愤。

在讲真相中有时也会碰到不尽人意的地方,我有一个很好的同学入过团,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一直保有正念,并且和老公及老公的父母都做了三退,但是有一段时间她忽然对我很冷漠,去年夏天我见到她后才知道她经不住利益的诱惑入党了,入党后她补交了上万的党费,并且每年都要交党费,经常要抄党章,还被要求用田字格抄写,不能有错别字,她后悔极了,她们单位有个小姑娘也在入党后后悔莫及,结果一病不起,她这次吃了苦头,有了教训,主动选择三退,并且告诉我要把能化名退党的消息告诉她们单位的小姑娘,让她也有希望。她的经历让我很感慨,中共治下的大陆就是一个大染缸,每天的耳濡目染,媒体欺骗,颠倒黑白时时都在左右着人们的视听和正确的选择,所以即便讲过真相的人,在当时明白真相的人也最好能经常联系,才能稳固讲真相的效果。

从家里走到单位的路上,我随身带着真相贴,边走边贴,开始时常常有人撕毁,但是近一段时期,随着大法真相的深入人心,正法形势的快速变化,贴在墙上的真相贴很少有人撕毁,常常是被风雨吹落在地,我就将它们捡起来,将字迹模糊的带回家烧掉。

一次回家路上发现沿途的墙上有一种新版的真相贴,我兴奋极了,这一定是别的同修做的,于是我在那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贴旁边郑重的贴了一张“退党、团、队保平安”,并且给他们发正念,希望他们贴的长久,内容打入每一个经过的人的内心深处,每天下班经过,我都会看看他们是否还在,真相贴牢牢的贴在墙上很久,有一天傍晚下了一场大雨,风急雨也急,第二天经过去看时,我欣喜的发现真相贴还在,之后又下了几场大雨,大约四、五天后,我的那张真相贴字迹已经模糊,但是同修的真相贴字迹依然可辨。两张真相贴的效果不同虽然有纸张、打印机、技术等的差别,但从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修炼境界和同修相比还需要提高,我应当在贴的过程中更加纯净自己,去除怕心。

最近我在一个经常贴真相贴的地方又看到了几张同修贴的真相贴,那一刻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鼓励,我又在一处我贴过真相贴的地方看到掉在地上的真相贴,是竖排版的,很显然不是我贴的那种,是其他同修所为,虽然字迹有些模糊,但是背胶很粘,我把他捡起来,又郑重的贴在了电线杆上,那一刻,我和同修虽然没有见面,但是我感到了我们之间的配合。

近二十年的修炼历程,我能感受的到师父就在身旁看护着我,鼓励着我,即便跌倒时,也安排了身边的同修帮助我。虽然有时我还有怕心,有时还会懈怠,但是都无法动摇我走在返本归真的回家路上的步伐,而这背后每一步的提高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悉心点悟,我一定要珍惜这段转瞬即逝的机缘和时光,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不辜负对我抱着无限希望的众生。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