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环境中修炼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我于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在这之前,有一位亲戚曾跟我介绍过法轮功,我说那得有功夫,还得不想杂事,我做不到。以后每见到我,他就说这事,最后一次我问:“这书的中心意思是说什么呢?”他说:“就是真、善、忍”。我听了心里一动,脱口而出:“真、善、忍,那好啊!”

后来我的一位中学时代的同学找到我,和我谈起法轮功,告诉我法轮功是什么及修炼的道理,我听進去了。当我第一次通读《转法轮》时豁然明白了许多许多,而且书中很多内容是在说我,我纳闷:“写书的人怎知我的心?”

这样在二零零零年六月我走入大法修炼。我家人说,别炼这个(法轮功),某某党不让。我说,这事不归它管,它管不着。家人又说,它会抓你。我说:它敢!(我也弄不清当时为什么那么气粗)。老同学把我接到她家住了一星期,教会我炼功。我把当时所有大法书籍统统看了一遍,回家后就正式修炼了(此时是二零零零年六月)。

开始修炼,我如饥似渴的读了几遍《转法轮》,明白了很多超常的理,身上多种严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然后突然家里人就多了起来,大儿媳要考研来我这温课,二儿媳怀孕在我这养着,还有八十多岁的婶(她无儿无女由我和我哥管)在我这住着,还有个侄女来我这找考研的人补课辅导,还有闲着没事来这玩的,这些人都要我来照顾,一时间我家里象个集市,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欠债要还,我无怨的,以苦为乐,但学法开始少起来,一累就不学了。两个月后人们相继回去了,就剩下二儿子俩口,接着就是二儿媳住院生孩子,我去陪,出院后伺候月子、看孩子。所有家务,每天晚上别人都睡了,我也干完活了,然后就静心学法、炼功。

开始不知怎么修心,不会向内找,总认为明明是我对,他不对,我还找什么?随着学法的深入与同修交流,看明慧文章,逐渐学会了向内找。如:与二儿媳的矛盾,从她怀孕到孩子二、三岁,我自以为照顾她和孩子做的很好,可有一次她却无端生出事来,说是在这个家受气。我接受不了,怎么可能呢?我又向内找自己,发现我确实有发号施令的作风,不听我的我还着急,觉的我是婆婆,你就得听我的,很多事情上对她确实不够善,更谈不上慈悲。师父说:“众生都是平等的”[2],我为什么总想改变别人呢?这次儿媳妇叫我“威风扫地”了,此后我改变了这作风。再有,我看出儿媳妇有个顾虑,怕孩子跟我太近而疏远她。于是我向内找:发现我对孩子的情很重,深挖其实我也想让孙子跟我近于跟她,多么自私啊,修炼人就得为别人着想。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3]况且孩子本应跟父母最亲,别人次之。当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后,我告诫自己:要慈悲的对待家中每一个人,看淡情,最后放下。

对孙子,从幼儿园我教他《三字经》、《弟子规》,达到背诵。后来我想这些知识虽好,但毕竟是人的东西,还是学法吧,引导孩子学法是我的责任。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转法轮》,背诵《洪吟》、《洪吟二》、《洪吟三》,能熟背《论语》,现在规定每晚睡前背一遍《论语》,懂得按真、善、忍做好人。在学校里各方面表现很好,老师喜欢,说品行好。今年七月份以很好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九月份已入学。这过程中我时时告诫自己,不要出于情,而要出于对这生命负责,是慈悲。我经常教育孙子孝敬父母和长辈,学做家务,帮妈妈干活,好吃的给妈妈留点,注意让他与妈妈亲近。儿媳妇看出我并不想与她争孙子的感情,现在她也放心了,其实孙子跟我也并没疏远。

再有,与我兄长的矛盾(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我叔婶无儿女,叔退休后,是我哥的女儿去顶班,四间房给我两间,给另外一个侄子(不是我哥的儿子)两间,叔去世后婶一人生活,字据上写的是当婶不能自理时,由我兄嫂照顾,后来嫂先于我婶去世,就应由我哥一人照顾婶了。规定虽是这样,但由于从小婶对我接近,多年来我与婶的关系已超出一般婶与侄女的关系,我上学时婶也接济过,特别是后几年一般冬天都在我这过。

对婶给这两间房我总不愿意要,也看出我哥没得到房,只落个伺候挺冤,我想让他高高兴兴的伺候婶,以后我就脱出来了,只是到时去看望一下就行了,因为家里我也有孙子,很忙。我哥对钱也是很看重的,多年来想得这房,在二零零五年我把房给了他,可是事情不象我想的,我哥得到房仍不是用心伺候婶,侄女也不太上前,而且还阻止我去伺候,就公开说不要再来。我很生气,因为我觉的那是我娘家,不去怎么行?再有就是当我把房子给我哥的第二年那地方就平房改造,两间旧房可以变成楼房,我损失了很大利益,在这个问题上虽然后悔给了他,心里也难受过,但我明白失与得的关系,师父法中讲的清楚。虽然当初给他房时也没写什么正式的字据,但我既说出就不能反悔,古人还讲“一诺千金”、“一言九鼎”,何况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人,是师尊教导出的弟子!

对以上一个问题,就是他往出赶我,对这个我久久不能释怀。想不到这人是如此坏!东西到手了就翻脸不认人,我感到了一种被骗被利用的耻辱,所以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怨恨。为什么会这样?我向内找自己的心,发现对这个家情很浓,想做好了,来证实法,但由于掺杂着私心,想得到家人说句好,从而跟家人搞好人的关系,以后还能有“娘家”,最后名、利、情都没得到。劝他退党他也不退,特别是房到手之后,又劝他退党,他不退。由于自己修心不够好,使众生不能得救,愧对师尊。我不能再有怨恨心,应该感谢哥给我的提高心性的机会,我会继续做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