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板、抻刑、熬鹰 辽宁营口孙文庆因信仰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孙文庆,因坚持信仰,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两次进京上访。他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因不“转化”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到现在腿上还留有伤痕。

以下是孙文庆自述这段遭迫害经历。

我是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孙文庆,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二十多年了。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为单位预防、排除了生产事故。在家中用我姐妹的话说,我是我们姊妹六人中的大孝子,我父亲每次病危住院都是我护理的。孝敬父母,关心孩子,法轮大法这个高德大法使我心胸宽阔,境界升华。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我因坚持信仰,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两次进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遭受警察毒打,他们给我戴手铐脚镣,把我定在床板上、抻刑抻、熬鹰、因不转化被罚站四个月等等,遭受各种酷刑折磨。

进京上访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第一次进京上访,全国各地来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背《论语》洪扬佛法、讲清法轮功真相。前排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打的满脸是血,我上前护住被打的同修,沾了一身血,我才免遭被警察當场毒打。

第二天清晨,我们数万名进京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押到锦州火车站时才发现站台上临时布满了沙袋工事,后面是架着机枪的全副武装军队,可见中共邪恶至极。

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我再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坐,广场派出所里关押着我们几百名法轮功学员。我给信访局写了上访信,要求还大法师父清白!恢复合法炼功环境,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大胖子警察把我拎起来往墙上撞直到脑袋出大包才放开我。

营口市八田地派出所所长吕兵派警察把我从北京非法押回营口市后说:我花了五万元钱才当上所长,差点让你这事给我弄掉乌纱帽。吕兵让警察在派出所毒打了我一宿,第二天把我非法劳教一年。

在营口市劳教所我被恶警刘伟建毒打,被毒蚊叮咬,每天干二十多个小时的活,吃的是连牛马都不如的饭菜。劳教所所长朱一对我说:别看你是一年劳教,你不转化,我永远也不放你。

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一零年夏天,我到盘锦市大洼县小庄子讲法轮功真相,发真相资料,被小庄子不明真相的人非法构陷,我被荣兴农场派出所姚志刚所长和李姓指导员非法抓捕,送本溪市非法劳教二年。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本溪市劳教所,我因告诉一个经常挨警察王队长打的劳教人员“法轮大法好”被六大队王队长知道后用胶皮棒子毒打我半宿。我的头都被打肿了,他还不解气,还唆使本溪市劳教所乔红权所长,让其组织一伙人将我非法上抻刑,用抻刑抻了我十四天,说不转化就把你抻成“扒鸡”。到现在我的腿上还留有伤痕。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特别是本溪市劳教所教育转化基地的警察郭铁鹰等人,长期恶毒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伙同各地邪悟人员利用软暴力,长期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逼看歪曲事实的中共编制的骗人录相,用来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我被营口市南湖派出所所长冯文奇非法构陷,此人曾三次将我非法构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冯文奇任跃进派出所包街民警期间,因我上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在派出所禁闭室非法关押过我三天,并非法抄我的家,其后每天上我家骚扰。为了躲避迫害,我被迫搬家到八田地三楼里。

二零零二年底,中共邪党在开十六大期间,冯文奇任八田地派出所指导员,他安排警察蹲坑半年将流离失所的我非法抓捕,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半个多月。目的是逼迫我放弃大法修炼,否则就将我开除公职让我没有饭吃。

被非法判三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我被营口市南湖派出所所长冯文奇非法构陷,因我到冯的金鑫汽车修配厂送神韵光盘,冯问我,你还认识我吗?我叫冯文奇!你还敢上我这发碟?我让你开除公职,没有饭吃。

我被营口市老边区国保大队非法抄家,抄家时抢走我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电脑、手机、影碟机等个人物品。

在营口市看守所我连续几天早晨在所长们巡监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不穿号服,狱警罗敏指使七、八个囚犯上来打我,把我打倒在地,他们再压在我身上硬往身上套号服,后来把我用手铐脚镣定位在床板上三天三夜。我在看守所天天吃窝窝头喝没有多少盐和油的白菜汤。导致我大便干燥,只好用手一点一点的往外抠。牢头狱霸却每天吃十多个菜,剩了就扔掉,而且不用干活,我们每天有累死也干不完的活。

酷刑演示:铐在床板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板上

我被非法开庭,律师在法庭上为我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从抓人到庭审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律师还从各个层面陈述信仰自由、善恶有报等,对检方举证的所谓“证据”包括两个与这事无关的人做假证一一驳斥。正气浩然的讲这些法律真相,庭审辩论在直接揭露公检法人员的法盲行径;辩护律师把公诉人、法官辩的尴尬难堪,哑口无言;无罪辩护震撼法庭。本来我应被无罪释放,可是在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法官赵娜不敢当庭做主宣判,以合议、请示上级等为托辞休庭走掉,然后秘密枉判我三年零六个月,制造冤案。

我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迫害。大连监狱更是邪恶,不转化不让接见,没有卫生纸擦,就只能自己用水洗。每天从早晨罚站,一直站到晚上集体就寝,前后断断续续站了四个来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