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刘海啸遭十六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双阳市四十六岁的刘海啸(男),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目的,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整日沉浸在沐浴佛光的幸福中。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海啸因坚定修炼和揭露遭迫害事实,遭四次绑架和多次骚扰,并被非法判十六年。

多次被绑架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七月二十六日,刘海啸被非法关进长春市双阳区看守所,八月一日才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他再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所谓的“监视居住”。看守所利用亲情,多次让刘的父亲、朋友劝他放弃修炼。回家后,一到邪党开会,双阳国保就到刘的单位进行骚扰。

二零零一年三月,刘又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一个星期。刘的妻子也曾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一月,双阳610多次进行骚扰,刘海啸被迫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离开双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疯狂绑架和迫害。为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不被谎言毒害,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刘海啸与另几名双阳法轮功学员不畏疯狂迫害,在双阳进行电视插播真相。后刘海啸被逼流离失所。

刘海啸的父亲也炼过法轮功,迫害后,因害怕不敢炼了,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离世,唯一的儿子却未能陪在床前,在刘的父亲离世的前一个月,邪恶还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警察多次到家里进行骚扰,那时只剩下刘的老母亲一人。

被非法判十六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深夜。刘海啸在长春租住的屋内被长春南关伙同双阳刑警队绑架,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刘被强迫坐板,背监规,睡觉一颠一倒“立刀鱼”睡(立着身子)。连上厕所都有时间限制。从冬到夏喝凉水,菜汤几乎没有菜叶,土豆汤里的土豆是黑的,碗底是泥沙。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在押人员都被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环境恶劣,人多的时候坐一会就一身汗,晚上睡觉更挤。冬天从窗外往里飘雪花,人冻的浑身发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刘海啸、栗怀明、武子龙、赵昕铃(女)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非法开庭,四个人被六辆警车押送,法院周围戒严,非法庭审期间不允许说话,刘海啸质问为什么香港、澳门是合法的允许炼?中国大陆不允许炼?法官却不让说。在庭上刘海啸、栗怀明、武子龙三人大喊“法轮大法好”,三人被强拉下去用电棍电,刘的脖子被电破,最后警察拿着电棍逼迫三人签字。刘海啸和栗怀明被非法判十六年,武子龙被非法判十三年,赵昕铃被非法判二年,后来人上诉到长春中级法院,长春中级法院却在610操纵下维持冤判。

吉林监狱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刘海啸和栗怀明,武子龙被非法送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刘被关在三监区,那里七十多人住在一个监舍,每天都有人看着,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进去不久刘海啸除了脸部、全身长满了疥疮,警察还强迫刘干活,称只要放弃修炼,上医院就让刘休息。刘坚决不放弃修炼,出工每次从监舍到现场一百多米,去时走的脚底一层白泡,回来时又一层,整天痒得只能睡半个小时。刘海啸的体重由原来二百三十多斤降到一百四十斤,瘦得脱相。警察害怕出事,把刘骗到医院检查,直至二零零四年冬身体才好些。

二零零三年开始,警察王元春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转化迫害。一开始手段还比较隐晦,用假善欺骗。他们非法挂靠六监区,私自设有刑堂,犯人都可以使用刑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成了监狱内的一个独立部门,不允许外人进,有时警察都不让进,更不允许犯人靠近,怕走漏消息。和八监区挂靠时也是如此,它还针对包夹犯人制定了邪恶的十三条,绑架犯人和它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监狱三监区调整成四监区,监舍被调整到原来的车库,一百六十多人住在一个屋,夏天睡觉身上爬着虫子,室内潮湿,洗漱用的是电厂排放的废水。来检查时就把六、七名法轮功学员关进监区厕所,让犯人看着。

二零一二年王元春这种迫害手段由隐晦变为公开,二月二十一日和三月五日把非法关押在各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一起,成立“教育中队”进行迫害。每天早晨4点50起床坐到晚上九点。包夹犯人任意打骂法轮功学员,当找到王元春时,他却声称没时间管这些事,法轮功学员个人的权利也被剥夺,只让犯人帮买日用品。包夹犯人每隔十五分钟就要记录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然后包夹犯人和邪悟帮教开会,寻找对策。软硬兼施,营造恐怖氛围。

主要采取:一,让邪悟的人往明慧网发假消息,然后用假消息诋毁明慧网。二,片面的拿出师父的一段法,曲解法的内容,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三,利用所谓的传统文化和百家讲坛,强迫法轮功学员看,用人的各种手段动摇修炼人的意志,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

王元春为达到目的,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次用株连手段,还下令取消刘海啸一个犯人朋友减刑以此来胁迫他。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转化黑窝彻底解体,王元春还不死心,让犯人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把知道它手段的犯人都留在了它的身边。一个犯人要到大监区减刑早点回家,王元春威胁说,你也知道我的手段,要离开这里,不死,也得让你扒层皮。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王元春通过吉林省610给监狱施压,又成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逼迫刘海啸写五书,刘不写,要押刘严管迫害,刘大喊:“法轮大法好”被犯人和警察拉进管教室,被教育科科长赵荆和王元春用电棍电击,然后送严管迫害50天,放出后又被送到教育中队继续迫害。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王元春又借监区调整把刘海啸弄回教育中队严管号迫害每天长时间坐板体罚。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王元春又把刘海啸年迈的母亲和家人骗到监狱,让她们劝说刘放弃修炼,还诱导老母亲给刘下跪。面对老母亲和家人的泪水,刘讲述了不放弃的理由,王元春的邪恶手段又没得逞,气急败坏的把刘弄回监舍。

时至今日,吉林监狱在吉林省610和监狱610操纵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