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岭市王延财被劳教三年、判刑九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九日】王延财,男,五十六岁,家住吉林省公主岭市,一九九九年五月份炼法轮功,之前信过佛教,由于练过各种气功招来附体,思想不受控制,四处求医也没治好,还有很多不良嗜好,抽烟喝酒,吃喝玩乐。导致身体有许多病,小腹下有一指甲大小的黑痣,胃部有肿块,脊椎骨质增生,还得了慢性咽炎。修炼法轮功之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为维护合法权益,他去了省政府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之后又去了北京上访。迫害期间至少遭二次绑架,被非法劳教一次三年,非法判刑一次九年。

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王延财在去辽宁清原县夏家堡镇途中给一名协警讲真相被恶告。协警骗走王的一本《洪吟》书,下车去夏家堡派出所恶告,一名副所长和两个警察开车截住客车,绑架王延财,同时还绑架了另一名修法轮大法的马德生。在夏家堡派出所,王延财被非法搜走随身一个bb机,一部手机,现金两千元,人被电棍电,遭殴打,被非法审讯到晚上。

后来王延财被押往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自称当地两大恶警之一),问王还炼不炼,王延财说炼,就被多个警察拳打脚踢,警察又拿一张白纸让他签字,王拒签,称这是违法。警察就用所抢的物品欺骗王签字。

后两人被带到辽宁省抚顺市大沙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王在里面绝食反迫害,两天后,王被再次带到公安局非法提审,整个人被固定坐在椅子上,两手臂被固定绑在椅子两侧,鼻子里插两根点着烟,嘴里插一根烟,烟灭后,还被他们强行灌半瓶酒,剩下半瓶酒倒在裤子里。

警察用电棍电王胸部,阴部,副所长还用宽木板条猛打他腰部,前胸,大腿,脸部。从早上九点多到晚上六点多,十多个小时,电打交替。晚上七点多,他们又换高压电棍连电王好几次后,所长才亲自出面,强制按住王在诬陷材料上签字,还不给王看。

两个警察架着王回到看守所后,看守所副所长暗示勤杂犯人又殴打王延财全身,一姓毕的狱警怕担责任,把王带到管教室验伤,王身体前部都是黑紫色瘀血,浑身伤痕累累和白色糊焦的电痕。

王延财在看守所绝食七天多后,被带到抚顺教养院,警察强行对王转化,王延财不从,被扒掉裤子,警察指使犯人拿一米多长的长板条,一顿毒打。二十一个月后,王被放回家。

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公主岭市国保大队长孔令哲和梨树县姓孙的公安局长伙同东三派出所非法闯进一资料点,绑架王延财、马德生、刘春艳、王艳霞、隋福学五人。当时警察非法抢走屋里师父法像、《九评共产党》十箱、一体机一台、切刀、书的半成品等。当时王不报姓名,警察把五人绑架到东三派出所。王延财在派出所呆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一个穿皮衣的警察殴打王的头部脸部,打的鼻子和嘴角出血,王问他的姓名,当时此人就溜走了。

当天中午王的妻子来到派出所要人,警察欺骗说人不在,王质问警察为什么说谎,警察不理强行把王拽上警车。直接把王关到公主岭拘留所。犯人用打火机烧他指甲,王绝食反迫害。在拘留所期间,所长王孝对他进行非法提审,王说要告东山派出所后,王孝就殴打王,还威胁恐吓。王绝食三天。十五天后又转到看守所。

王延财在公主岭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一年零两个月后,公主岭市法院非法判王九年,审判长有:赵德忠,公诉人:王晓虹。王延财被非法送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在吉林监狱被非法关押六年十个月。

在吉林监狱遭残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王延财被非法送到吉林监狱,七月份强行照相时,狱政科干事金正燮酒后谩骂王延财,并让犯人将王关押严管,让一个犯人徐大辉把王两手倒背推出一百多米,还恶语谩骂。王正告犯人徐大辉他这样做违法。你一个犯人有什么权力押人,不行。王说也得和警察说清楚,徐犯却不许并威胁。

二零零九年初,在王强烈要求下,他见到吉林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处长后,反映说监狱花了十万多在做干扰信号害怕外面人知道里面的迫害。王不去严管小号,里面有抻床、大挂、连体衣等多种酷刑刑具,自己没犯任何法律,为什么要去?监狱怎么能让犯罪的人去迫害一个没犯法的人呢?警察无言以对。

二零一二年三月,吉林监狱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他们所谓的“教育基地”(洗脑班)。一名犯人叫闫克辉,个子一米八,里面人都叫他“大象”,他和另一名犯人把王从六监区架到洗脑班,耿监狱长,赵科长,王元春等人在场,让王把衣服全扒光检查羞辱王。恶人闫克辉(此人1米87的个头,五大三粗)上来抓打,还有几个犯人一起上来,把王延财拖到地上殴打,恶警王元春、寇文彬进来要把王延财反背铐上,强迫王延财坐板。法轮功学员刘玉河、马德生说不许他们打人,被几个犯人同时按倒,法轮功学员王延财质问王元春,犯人有什么权力对我们使用暴力,警察王元春却声称教育中队就这规矩。

王延财被带到监舍,被强行洗脑,那里每天从早上4点50分到晚9点十多个小时播放所谓传统文化加上天安门自焚伪案,声音极大,屋里的人被强制坐在床上,不许说话,不许回头,不能下床,不让眨眼,两小时才让上一次厕所,吃饭喝水都由犯人送,让人身体坐到僵硬,精神和身体同时折磨迫害。

王不配合,被闫克辉双手抱着他的头往墙上撞,王质问这是侵犯人权时,屋里所有犯人一拥而上一起打王延财,后其它屋里犯人也进来也想动手,法轮功学员马德生大喊杀人了,屋里都有监控,狱警看见假装不知道。还有犯人拿着袜子要堵王的嘴,此时王被打得鼻子和嘴角流血。当警察进来时,王延财大声质问你看他们干啥呢?警察还要押他去小号。王大喊还有王法吗,他们才制止。闫克辉坐到王身边要看着王,被王一声呵斥,他吓得赶紧跑了。王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半月后才离开。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洗脑班解体,王和其他人被押到吉林监狱十监区继续迫害,那里劫持着一名叫李光石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四年),王延财目睹李光石在床铺上被多名犯人毒打,辱骂,王上前制止时,被闫克辉从床上往地上拖拽,过程中王双脚碰到他鼻子,使闫当时鼻子出血,于是闫报复王也把他鼻子打出血,还猛抻他两个胳膊,导致他右手臂一年多不能活动,手拿不住东西。

据悉,现在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王元春的操纵下进行,法轮功学员还在每天经受着体罚。

出狱后亲人遭骚扰

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下午四点,四平市公主岭市派出所宋姓警察与其他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延财妻弟单位骚扰,并询问电话号,被其妻弟拒绝。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