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张久海被冤判四年 父亲孤苦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平谷区刘店镇行宫村法轮功学员张久海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四年,并被勒索罚金八千元。张久海的父亲张作杰于十一月在家中孤苦离世,终年七十四岁。

张久海一直单独与老父亲生活在一起。张久海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再次被非法抓捕后老人神思恍惚,受到很大打击。二零一七年六月,无人照顾的七十四岁的老父亲摔了一跤,胯骨摔断,大队检查说没问题。因无人照料,自己又不能动弹,生活不能自理,造成全身大面积溃烂。因家中没有收入,没钱去医院看病,所赖以为生的桃子都烂在桃园地上没人管。直到九月三日才被好心人送到医院。

平谷区医院检察发现老人股骨颈骨折,本来想动手术,但是因为皮肤溃烂严重,有些部位甚至长出蛆虫,不得不推迟手术。老人的妹妹得知情况后顶着家人的压力,隔三差五前去照料老人,老人病情得以缓解,但两个多月后还是于困苦中撒手人寰。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残酷迫害法轮功至今,张久海曾先后四次被非法劳教,加上非法拘留共十二次;他的父母也曾经因为修炼法轮功受到残酷迫害,曾经一度一家三口都在劳教所。为避免遭迫害,张久海好几年流浪在外不能回家。

张久海父亲张作杰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刘家店派出所,被绑在电线杆上,遭殴打谩骂。由于派出所与乡政府在同一大院,乡政府的干部们看到这情况过来指责警察的恶行,一个干部流着眼泪说:你们还有人性吗?连老张这样的好人也抓也打,你们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所长一看不好,赶紧小声说,快放老张,惹众怒了。他们虽然当时放了老人,可是不久,两位老人被双双劳教,当时张久海也在劳教所,一家三口都在劳教所,一直到二零零四年两位老人才被释放。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深夜,平谷区一伙警察突然闯入张家,翻箱倒柜进行搜查,还把修炼的张母绑架到刘家店派出所。因儿子和自己遭多年的迫害,张母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承受不住巨大的精神的压力先含冤辞世。

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晚十二点左右,张久海开车出门送东西,对面开过来一辆警车,之后掉头拦截搜查他,发现他车上有真相光盘资料,随即将他绑架,之后又到他家非法抄走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后被非法关押在平谷区镇罗营上镇看守所。八月初,构陷法轮功学员张久海的所谓“案件”被送到平谷区检察院。

期间,辩护律师天津唐律师想去村里大队开证明,为张久海办取保候审出来照顾老人,村里推说需要镇里盖章,而镇里负责的人推说不在。根据《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试行)》第十八条规定,九月八日唐律师分别向平谷检察院和平谷法院递交书面取保候审,让张久海回家照顾生命垂危的父亲,被拒。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半,北京市平谷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了张久海一案,公诉人是廖璐,法官是孙国立,旁听席上空无一人。唐律师到庭进行了辩护。律师在庭上要求法官孙国立解除张久海的刑具,孙国立回复说:是上边的命令,不予解除。唐律师指出他们违法,可以控告法庭,随后要求休庭,而孙国立以还有下个庭审为由加以拒绝,律师要求书记员将此事记录在案。律师为张久海做了无罪辩护,指出:平谷区检察院公诉人廖璐出具的证明材料并不能说明张久海有罪。依据法律规定,张久海修炼、传播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唐律师对公诉人的所谓“证据”加以质疑。而廖璐保持沉默,拒绝回答,最后竟提出量刑六到七年。法官草草收场。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下达一审判决书,张久海被冤判四年并勒索罚金八千元。

张久海全家所遭到的残酷迫害,是中国成千上万个遭迫害的修炼家庭的缩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