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心纯 解体迫害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四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下面是我的一些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无私为他的正念解体迫害

二零零九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同修们出去发真相小册子、贴不干胶。正发着,后面窜出一台摩托车,一下就横在我们面前,车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大喊:“你们往我家发什么呢?上派出所!”两个人叉着腰挡住路,并上前拽我们。

这时我手里正拿着一个“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我说,给你看看“法轮大法好”,就举起手来叫他们看,同时心想我怎么没有带大法真相护身符来呢,给他们一个护身符多好,省的他们骑摩托车不安全。就这样一想,他们态度马上就变了,并说你们要注意安全,掉头骑车就走了。

这瞬息的变化把我搞愣了,回过神来想,他们怎走了呢?刚才还大喊大叫,这时我忽然明白,就是我完全为他人着想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与怕心的善念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我们这里是农村,经常和同修白天去各村发小册子讲真相,所到之处,每家大门放一本,看见人我们当面送给他,并和他讲真相,劝三退。一天我们正做着真相,突然有人在后面大喊:“站住!”我回头一看,大约一百多米远,一个年轻人追了过来。我就问他:“你是在喊我们吗?”他说:“是,你们站下!”我说:“你是想听真相吧!我正好找不着人讲呢!”

我没有任何其它想法,就迎着他走过去,边走边讲,等讲到他跟前时,他说:“你还讲,你看我是谁?”他就让我看他胳膊上的警徽。我连想都没有想,就说:“你是警察,你是保护一方百姓平安的,那你的命比一般老百姓的命更重要。”

他从兜里掏出几本我们别在各家大门上的小册子,问我:“这是你发的吧?”我说:“是,可这里的内容都是叫人做好人的,你看看就知道了。”他说:“你还说,所长的车马上就到了。”因为他们发现有人发资料,已经出动警力向这边搜查过来。

说完后,他就大步往前走,我就在后面不停的讲,他说:你们赶紧别发了。我们听出他是想保护我们。紧接着,他就快步的和我们拉开一段距离,引着追过来的警车开走了。

回家后,我思考,这都是我们遇到邪恶干扰时没有怕心,完全为救人的正念化解了邪恶的迫害。

发正念、践行法理 解体邪恶因素

二零一一年七月,邻县有个同修发小册子被绑架,为营救同修,我和同修的女儿到县国保去要人。说是要人,在另外空间实际是正邪大战。

我每次出门都带真相资料,上了大客车,我就给乘务员讲真相,并送小册子。她不但不听、不要,还指使一个象地痞流氓似的人收拾我。我就向那个人发正念,解体他背后影响众生得救的邪魔烂鬼、共党邪灵。

这个人到我跟前说,你是学真善美的?我说是真善忍,接着给他讲真相。最后他不但没伤害我,还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他还让车上的其他人也过来听真相。

到县国保,国保大队长开口闭口都说他是按照法律办事,我就从我背包中拿出一本《信仰合法,迫害有罪》的小册子说:“你口口声声说你按照法律办事,你把你的法律拿出来我们对照对照,看谁符合法律。”我正说着,对面办公桌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警察腾一下就窜过来,不由分说的拧住我的胳膊,使劲往后掰,并且大声喊:“拿手铐子来,把她铐起来。”他这一喊,整个楼道二十多个房间都听见了,各屋的警察纷纷聚过来围观,看是怎么回事,门口都挤满了人,有照相的,有看的。

这时,我就听“咔”的一声,我的胳膊可能被他掰断了,我感到一阵剧痛,有些受不了。这时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他们不讲理呀!”刚说完,他就把我放开了。

接着开始抢我背包,我说不可以,他就把背包带拽断了,资料撒了一地。他就开始摆弄资料,有二十多本《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小册子,有十几本《江泽民其人》,等等,他就在地上摆。

我感觉胳膊好疼,心里想一定是他给我掰折了,我就用手摸着胳膊,心想让疼痛完全转到施暴者身上去,就这一想胳膊不疼了。我看到正在地上摆弄小册子的那个大个子立刻蔫了,手不动了,站起来一声不吱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那去了。

后来国保队长说:“你们回去吧,把这些资料留下。”我说:“那你就好好的看一看吧。”

回来想他们怎么让我回来呢?同修是发资料被绑架,后来还非法劳教了一年,我拿资料上他那去,他还让我回来,真是不可思议。

这次事件使我亲身见证了师父讲的:“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有一次邻县夫妻同修被绑架,我在信箱上一直关注着,一天那边同修打电话让我去。我在等车时,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大雨还夹着冰雹。我拿一把伞,伞都打不开,浑身淋个透,我知道这是邪恶干扰,想阻止我去营救同修。

一路上雨下个不停,進入了邻县,街道都是水。到同修那,同修问我:“你知道叫你干什么吗?”我说:“我知道,我在关注信箱呢。”同修说:“本县同修去要人,国保说,谁再来就抓谁,同修们都有压力了,才给你打的电话的,想让你陪家属去要人。”我说:“行,我不归他们管,我是新宇宙的生命,我不归它旧势力管。”

当天我就和同修女儿去国保要人讲真相。上楼梯时迎面正好碰上国保队长,他说:“你们别来了。”他不但没抓我们,还让人把我们领到控申科,又到检察院,我们如愿的讲了真相,邪恶解体了。真是“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2]。

还有一次在半夜十一点多钟,我在路灯下往电线杆上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时被村治保主任看见了,他说是谁整这个呢?我当时一点也没害怕,说我要告诉所有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立刻就走了,走两步回头对我说:“我没看见啊。”

还有一次同修被绑架,我去要同修,也被警察绑架。我没有怕心,一心想救派出所所长,最后把所长说服并三退。这方面的实例还有许多,就不一一写了,总的体会就是念正心纯大法的神迹就会展现!

结语

对于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说,学好法是最重要的,一切正念正行都来源于法,我把《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洪吟四》都背下来了,《转法轮》也背好几年了,短经文我也背。晚上我很少脱衣進被窝里睡觉,困了就盖件衣服睡一觉,醒来就背法、炼功。在讲真相方面,我基本是走哪讲哪,赶集市讲、挨家讲。我们村是镇政府所在地,大约一千多户我挨家都讲完了。

最后我想和同修们说一句: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一定要共同精進,完成史前大愿,兑现誓约。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