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将至 伤痕累累的刘宪勇被迫离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家,是每个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栖息之窑,谁都希望自己有个完整的家,有个清静而温馨、幸福而美满的家。可是年仅三十八岁的刘宪勇先生为何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离开七旬老母离家出走了呢?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

1、刘宪勇的家被警察侵占

今年一月十八日开始,法库县公安局五、六名警察竟然在刘家“安营扎寨”,吃喝睡等都在刘家,全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开,将刘宪勇拘禁在家监视着,不允许刘宪勇离开家门半步。

一辆警车长期停在刘宪勇家单元门外,严重阻碍交通。并在家中安装了监控设备和录像机,只允许直系亲属陪护,不允许其他亲友探视。

一月二十二日,八十七岁的张财和八十二岁的张云霞两位老人去探望刘宪勇。警察将张云霞推出门外后,自称警号是11728的警察还蛮横地踢了张财老人两脚,然后几名警察不由分说将张财抬出门外。

刘宪勇为什么被监控呢?关注的亲朋好友们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原来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并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

刘宪勇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就有缘结识了《转法轮》这本书,拜读之后明白了许许多多人世中百思难解的问题;明白了人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经过炼功,久治未愈的腰椎间盘突出顽疾不翼而飞,并戒掉了打麻将、喝酒等不良嗜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服务于家庭、社会,时时以平和、宽容的心态为人处事。

2、兴师动众监控好人为哪般?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法库县四家子乡派出所所长周伟光等人,将驱车来到四家子乡的刘宪勇、胡林、郭旭红、王天娲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并劫持至派出所。

第二天警察要给四人取指纹、抽血(据说,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抽血化验,当局建立所谓数据库,被外界质疑是为活摘器官匹配血型而备用)。刘宪勇信仰真善忍,不会助纣为虐毁警察,严词拒绝取指纹、抽血,被四、五个警察拖到走廊将其摔倒在地,用拳头殴打头部。警察怕被录像,又将刘宪勇拖到走廊厕所没有摄像头的死角处打耳光、打脸,当时嘴角和鼻子都出血了。胡林也遭警察殴打、戴脚镣和背铐等酷刑折磨。

同一天法库县团结派出所所长张铁,副所长张冠玉,吴鹏亲自带队,在刘家无人的情况下私自撬开刘宪勇家房门,将电脑、现金等财物掠走,且拒绝提供物品清单。刘宪勇等人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家属聘请律师,去法库县纪检、检察院、公安局等部门控告法库公安部门打人和非法抄家等犯罪行为。各部门互相推诿,概不受理。

在看守所里,刘宪勇冒死连续绝食反迫害十八天,希望能警醒作恶之人,停止对世间普世价值真、善、忍的信仰者的摧残,从而能得到上天的饶恕不进地狱之门。这种不惧生死的大善之举,十八年来体现在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然而,刘宪勇的十八天的抗争,换来的却是性命堪忧,卧床不起、警方不给医治,反而将迫害案卷急速地构陷到法院,法库县法院不顾及刘的身体状况,匆匆定于一月三十日强行开庭。

警方在看守所不予留的情况下,在年初一月十九日用警车把刘宪勇送回了家,同时对刘宪勇实施非法监控,以达到开庭判刑为目的。

3、刘宪勇曾遭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刘宪勇仅仅为了坚持信仰法轮功,被无辜关押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教养院累计四年之久,饱受饥饿、谩骂、羞辱、毒打、电击等酷刑折磨,险些失去生命。请看下面酷刑演示图与描述: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捆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在张士洗脑班的小楼内,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关枫指使四、五个狱中培训出来的恶犯打手,将刘宪勇两脚按住,用床单捆紧,强行做“反盘”打坐姿势,又把两臂猛背过去,用绳子捆住双手,另一端吊在床栏上,拉至极限,嘴里堵上擦脚布,并用胶带封住,防止叫喊。当腿盘到一两个小时疼痛难忍时,女犹大孙卓和曹立明对刘宪勇说:给你活动活动腿。于是用手使劲按腿,用脚往腿上踩,加剧痛苦,有时痛得汗水湿透毛衣。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殴打:一次绑腿迫害,刘宪勇呼喊揭露迫害!犹大陈杰,狠命的将他的头和脖子窝在小腹部位,使劲下压,窝的差点窒息,恶警关枫亲自大吼:“给我绑、给我收拾。” 犹大打手们更是肆无忌惮的实施酷刑殴打,拿鞋底子,在脸上使足力气左右抽打十多下,鲜血从嘴角流出,随后一脚踢在肋骨上。又拿螺丝刀把擦脚布使劲往嘴里捅,把后鼻腔都压住了,险些憋死,半天才喘过气来,两眼憋出眼泪。刘宪勇被折磨的几个月睡觉不能侧卧,行走需人搀扶。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只给两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

酷刑演示:灌盐水
酷刑演示:灌盐水

灌盐水:二零零二年冬天,刘宪勇和法轮功学员陈松绝食反迫害。四大队教导员冯树林命令二十多个普教分别把他俩带到两个房内,用一袋精盐搅和了两大洗脸盆水,把他俩按倒在地上,捏住鼻子用几把钢匙把嘴撬开(口腔内全都被钢匙扎破),用饮料瓶一瓶接一瓶灌盐水,不给任何呼吸时间,险些把他俩灌死。灌完后刘宪勇咳嗽数日,痛苦万分。

在刘宪勇为法轮功的不公待遇而上访期间,镇里、村里、派出所不断的给家里施压。他嫂子在家正常卖粮食,村书记王奎发立刻派人连夜看着。第二天派出所所长王静带人来村上,强行在没有任何证据与收据手续的情况下拿走全部粮款4415元,并非法抓走不满五岁的孩子(后经别人保释)。这使刘宪勇的父母精神受到巨大的伤害。第二天早上当他父亲给哥哥看房回家走到大门口时,看到三个民兵正在刘宪勇家门口守候,加之两天两夜的惊恐,原本健康的父亲便突然倒地,造成大面积脑溢血,从此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医药费花掉了当年的整年收入,历经十年的病榻煎熬,于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4、中国新年前被迫离家出走

如今,刘宪勇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再次被迫害。面临警察的侵宅、监控;几经家人的恐惧、遭遇,及九死一生的酷刑折磨及目前身体的虚弱,还有近八旬的老母以及亲人们的恐惧和担忧……

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迫害,导致他承受力已尽至极;更不想看到警察每天都在执行上级违法的命令和指使,走在践踏人权,残害无辜的犯罪之路。一月二十八日刘宪勇不再配合罪恶的行径,被迫走出家门;在十几只眼睛的监控下没影了。

听过济公抢新娘的故事吗? 济公有神通,知道有个村庄后的山石要崩裂,告诉那里的人都不相信,忙着办喜事。济公无奈被迫把新娘抢走,当人们都出来追赶到村庄外时,人们听到的是巨大的响声,看到的是崩裂的山石滚落掩埋了村庄。这时人们才清醒济公的苦心计是在救人。话说刘宪勇的出走也许也有同样的、更深的内涵吧。警察们应该醒悟,而连夜追捕、骚扰民众真是得不偿失。

类似刘宪勇遭受的种种迫害,在中国大陆随处可见。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归、甚至活摘器官等等,毫无人性的事例比比皆是;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教诲人心向善,无私无我,按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 法轮功没有错,刘宪勇没有罪。

5、人在做 天在看

江泽民因一己之私、妒嫉法轮功发展迅速,不顾当时其他常委的反对,盗用国家资源,假借法律的名义,裹挟公检法司和政府人员参与犯罪,丧失理智的发动迫害法轮功。那些高官纷纷落马,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表面看他们是中共恶党内斗的牺牲品,实质是他们紧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报应,是上天的惩罚与警示。

沈阳恶报也越来越多。如:沈阳市沈北区:法院副院长柳晔突然暴病丧命,年龄不到六十岁;年仅四十五岁的法官鄂安福因脑出血,历经近两个月的抢救无效而丧命;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张文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突然被宣布“双规”,并非偶然,他曾负责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的审批,当时沈阳市各区县,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迫害……

老天爷给人选择的求生路,时间已经是倒计时了。在巨大的灾难面前,人无法抗拒。但是,总有一些幸运儿,在关键时刻靠着神奇的一念,化险为夷。大千世界,人类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信还是不信,决定了每个人未来的路。那些参与迫害好人的警察官员们,实则也是被迫害者,愿早日做出明智的选择,为自己、为家人、为子孙后代添彩增光,留下醒悟的一页。

相关电话:下载电话号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