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摆正 旧势力不敢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回顾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感悟很多,由跌跌撞撞逐渐走向理性和成熟。在此,我怀着对师尊无比感恩,把我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恩师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把心摆正 旧势力不敢迫害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警察绑架了我全家。后来才知道他们对我跟踪监控了很久,预谋了几个月后对我采取的行动。面对突然袭来的一帮警察,有的抓人,有的搜东西,还有过激的行动,我即刻发正念求师父:师父救我,救我全家。赶快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后来,警察把我关進了看守所,向内找,到底哪出问题?虽是旧势力迫害,还是修炼有漏才被钻空子呀。我找到了许多执着心:不慈悲的心、抱怨心,显示心等,更主要的是做事心强,学法少不入心。但是我是师尊的弟子,我会在法中归正,用大法来清除各种不好的心,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告诉世人真相是我的责任。

来到看守所,面对监室里的哭叫声、打骂声、脚镣声,我精神压力大极了,又想既然来了,就得把心放下。这样我每天加大力度发正念、背法、讲真相,用自己的言行身教证实大法的美好。我尽量把自己的用品和食品帮助生活困难的人,她们很愿意和我说话,我就讲大法、讲传统文化、讲做人的道理和目地。可是光靠口说条件很有限,于是我就给公安局检察院写真相信,然后再抄写两份,传给监室的每个人看,写大法的美好、大法在世界盛传的洪势、讲善恶有报,并用法律告诉人们法轮功不是某教。大家看了都说写的好,有理有据。监室人员流动性大,很多人看了转变了思想,明白法轮功是被迫害的,还做了三退,还有的说出去后也要找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但其中一人很不认可,她说她曾学过法律专业,说我写的文章和政府作对,如果交上去,不但你自己出不来还害了家人,叫他们也出不来。因为当时全家人都在黑窝,我即刻生出了顾虑心、怕心,但转念又一想,我修宇宙大法,做的是最正的事,就是用法律解释也符合国家法律法规,不能被常人心所动,一切由师父做主。

每天早晨有些空闲的时间,我都大声背诵《洪吟》,监室的人很爱听,有时我背一句,其他人也跟着背一句,气氛祥和安静,她们都觉的大法弟子心态平和,善良聪明,可是她们哪知道这是从大法中修出来的。

在这期间,警察多次非法审讯我,都是恐吓威逼,态度蛮横。我想起师父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1]为了他们能有美好的未来,我不能配合他们。一天,警察又非法审讯我,我不停的背师父的洪吟:“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 苍天欲变谁敢挡 乾坤再造永不败”[2]。开始警察对我态度很恶,恐吓、威逼;企图栽赃、陷害。我时刻想着师父就在我身边,用正念正视警察,慢慢的我没有了怕心,可以轻松自如的给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迫害者在犯罪,江氏集团必然覆灭的下场。警察问:你是否也写信控告江泽民?我说:怎能不控告他?是他发动这场迫害,使无数法轮功学员被劳改劳教,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没等我说完,他说:对,你也被关押几年。这次谈话,我感到清除了另外空间的许多邪恶因素。

在这前后,师父给我演化出病业假相,全身出现皮疹,奇痒无比,渐渐皮肤呈现黑紫色,四肢严重水肿、渗液,别人看了非常害怕,就把我送進医院,我拒绝吃药打针,因为修炼人没有病。一天,一个警察看我这样子说:你又不吃药,又不打针,靠意念就能好病吗?我说:我要回家,回家炼功就好了。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我到了另外空间的一个乐园,风和日丽,鸟语花香,花园正门的上空悬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有很多很大的大麦粒来回的排列组合,最后组合成一个大麦穗。我再往左前方走,很多大鸟但叫不出名字,也有这个空间的鸟,摇头摆尾排列队形,还不停的变换着队形,个个面带微笑向我示意,再往前走,一排花草树木面带微笑也在向我示意,也在排列组合队形,美妙极了。我突然想起,我现在还在黑窝呢,得回去呀。这个梦使我很快乐,是师父在鼓励我更加精進。

没过几天,他们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叫家人把我接回了家,在这之前家人也相继回家。

二、丢失的各种证件又回来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我家粉刷房子,包括刷墙做简单的木工活,共有五六个民工干活,一个月后,活都干完了,人也走了。

一天,我到卧室的衣柜抽屉找证件,打开抽屉一看,我一下懵了,满满的一抽屉东西一样也没有了,全部空了。我问家人谁也不知道哪去了。孩子知道后生气极了,直发火。亲戚说:你可惹祸了。因为全部是孩子的各种证件和银行卡等。我赶快给干活的民工打电话:这些东西对我们很重要,可是对你们没有用,如果你们谁拿了请再送回来。他们满口否定说没有拿。我想起师父的话:“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3]我给师父敬上香,跪拜师父:师父,弟子错了,由于我责任心不强,没有看好自己的东西,让众生造了业,也让孩子受了损失。弟子让师父操心了,请师父加持弟子,把我丢失的东西拿回来。以后,我就把这事看淡了,顺其自然也不怎么想了。

大概又过来半个月左右,我到厨房的碗柜找东西,我踩着凳子看碗柜上层的时候,一下发现一摞皮包等东西,端端正正的摞在碗柜的柜边上,我激动不已,这不就是我丢失的东西吗!太神奇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家人也感叹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伟大。

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流满面,我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这些年经历了太多太多,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就连这点小事还要让师父操心。

三、同事聚会上讲真相、救人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的一天,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单位同事,说原来单位的同事要聚会,他们也在打听我,问我参不参加,我满口答应。这次聚会的都是我刚参加工作时的同事,有的三、四十年没见过面了,我想这不就是师父提供为他们了解大法真相,生命永远得救的机会吗!我一定得告诉大家大法真相。

那天,各地同事陆陆续续赶到,有的来自上海、杭州等地,有的还带来家人,总共二十人。虽然多年未见,容颜已老,但是依旧特别亲热,相聚的高兴,非常激动。我不时提醒自己别陷入常人的快乐中耽误正事。会餐开始,多数人都做了自我介绍,更多的是回忆年轻时情景。我想,这些年我修炼大法被迫害,很多人都知道,就来个开门见山吧。我做了简短寒暄后,尽快转到讲真相上来,讲述我修炼大法受益的情况,虽然遭受迫害,但这场迫害已经维持不下去了,即将迎来的是曙光。看的出大家表情很友善,我内心感到欣慰。因为这样的聚会时间短,得抓住每一个机会,先给跟前能说的上话的人搭话,他们很是认可,很爽快的就三退了。真是众生等着听真相。

这时,我的斜对面坐的是同事的丈夫,唤我到他那儿去,说:你胆子真大,竟然在这个场合下说法轮功。我说:我说的是实际情况呀。我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他说是安全厅的,是专管法轮功的,我们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我一下就愣住了。他说:法轮功和政府对抗,给我们工作带来很多麻烦,现在习近平不太管法轮功,不然,你们会怎么怎么样。

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我态度平和,时刻想着别触动他的负面因素,我说:你怎么不看看现在这局势,现政权出台的一些法律明确参与迫害法轮功者要为自己的罪责终身负责,并把具体条款给他说出来。我看他态度有所缓和,又重点讲了大法真相,善恶有报来启动他的善念。这时他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他问我: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是假?我说都是真的。紧接着我讲为什么要退出党团队组织,看的出他很认同,爽快退出党团队。

前段时间给一个司机讲真相,他有好几个朋友是警察,他们说:公安内部太黑暗了,很多都是违背良心干坏事,所以有的跳槽了,有的以其它原因离开了。因为他们良心发现干的时间越长,干的坏事越多。

近期讲真相,包括家人同修讲真相,经常遇到常人听真相听着听着就喊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坏”。我作为大法弟子,众生能得救,使我感到自己是在做一件最神圣的事,为自己是大法弟子而自豪。

我会在正法时期的最后阶段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历史使命,来报答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