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窝里的善良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邪党江泽民集团掀起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已经持续十八年了,本人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经历过被非法抓捕、被强制洗脑、被监禁等迫害,九死一生走了过来,感慨万千。回首那些艰难的岁月,最使我铭记心怀的是那些在黑窝中对大法秉持善念的善良人。

(一)

二零零一年,在邪恶的一次大搜捕中,我和几名同修在资料点被绑架,关押在一派出所,抓捕我们的警察把我们关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就不管了。这时,派出所的两名警察给我们拿来几个枕头当坐垫,其中一警察骂江泽民,另一个说我给你们看着,你们睡会觉吧。我们有个女同修需要卫生巾,他不嫌麻烦,跑出去给买来了。他还特别关照我们年纪小的同修。这个警察发自心底的对大法弟子的善行,令我永远难忘。

(二)

二零零四年我被关入当地洗脑班,洗脑班的犹大头目异常邪恶,除极力散布歪理邪说外,还剥夺我们的睡觉权利,实施肉体折磨。一天,一个女同修数天被熬夜,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半夜里,犹大头目闯进来将女学员摁倒在床上,两手在女同修身上乱摸乱捏,我和一名男同修上前制止,这时值班的六一零人员文某闻声赶到,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愣。犹大头目住手起身想逃走,被文某喊住,女同修当众揭露迫害,最后犹大头目灰溜溜的走了。

那天文某虽没言语,但看得出他的人性和“工作”性质交织的复杂心情,正义感还是占了上风,走时和我们说:再有这样的事告诉我。第二天犹大头目纠集一伙人又对女同修下狠手。我们告知文某,文某又赶到犹大行恶的房间,将正在发生的暴行制止。以后每当文某的值班日,犹大就老实些,不敢随意妄为。

数年后,我又一次被关入洗脑班,文某已是洗脑班的负责人,他不用任何犹大,只有几个人员,应对上级,他们只是看守着这些大法学员,这也是他在职权范围内尽最大限度的做了。当时正遇上中秋节,文某吩咐做饭的买来鱼、鸡、青菜等,做了几桌晚餐,给这些中秋节不能与家人团圆的人一个安慰,这也是以前在黑窝中没有过的事。

吃饭前,文某想和大家说几句话,也不好说,只说了一句:“月亮代表我的心”。这句话意味深长,表达了一位在迫害体制内有善念的人难以表达的心意。一次他和我的同事在交谈,同事说:“我们单位的小某很好,快放了她吧?”他说:“不只是她好,这些年来,我接触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都很好,都很善良。我一个都不想关。”我们这批回家后,那里基本没再关过人,院里常年是空的。

有一年,文某作为一名政法委领导和办事处等部门的一行人来到我家,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他们的对面给他们讲了近一小时的真相,他们笑吟吟的满意而告别,可能这次是奉上级之命,但他们只是光顾了一趟,友好地走了。

(三)

几年前我和几名同修在资料点被邪恶抓捕,警察把我们锁在派出所的铁椅子上,恶人气势嚣张,扬言说:这些人都得重判,一个都跑不了。那个所长是个素质低下的人,说了些很难听的话,并叫值班人员看好我们,不允许睡觉,限制我们上厕所。

但哪里都有好人,一个年轻警察每次進屋都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好似在告诉我们: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看管大法弟子不是他的本愿。上厕所时,两个女警主动关照我们,我也顺便把真相讲给她们。

第二天,要把我们分别送看守所,送我去看守所的车里有三个警察,两男一女。他们交谈着有关我的话题:几年前我就认得某某,那时年轻漂亮,在某系统业务考试中是第一名,要不干到现在应该是什么职位的干部了。我听着他们的话感到好笑,他们说的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是虚构的传言,但表达了他们对大法弟子的一种敬仰。我插上话题讲真相,他们心里知道大法好,一致同意三退。我为这些得救的生命高兴,同时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救度。

到了看守所,一警察主动上前和看守所反映查体结果,看守所警察看过,请示领导后拒收。他们就把我送回了家。这些警察的善言善举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

在那艰难的岁月中还遇到一些善待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江氏集团开动整部国家机器,利用报纸宣传抹黑大法,公检法司人员成了其迫害善良的工具,这令无数的公检法人员对佛法犯下了大罪。在善恶的抉择中,也有一部分迫害体制内的人选择了正义,消极执行迫害政策,保护法轮功学员,真的了不起。历史将永远记载着这些善念善行。你们是恶浪中的星光霞迹,愿你们的光彩更明亮,愿你们的未来更美好!

在这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的时刻,愿更多的公检法人员看清时势,做出正义的选择,为自己赢得美好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