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第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一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利用“610”组织残酷迫害法轮功。现就云南省第一监狱(昆明市盘龙区王家桥光明路)的情况讲述如下:

通常被送入监狱的服刑人员,要先入一监区集训队,学习狱规、三大步伐操练、劳动等,三个月满合格后分下其它监区劳役。而法轮功学员则是直接分到各个监区,单独进行隔离禁闭,以强制学员放弃信仰为目的的,采用的手段是:辱骂、殴打、体罚、虐待、戴刑具,以铐吊为主。这套酷刑是省“610”直接插手,由监狱教育科负责实施。监狱警察直接授意重刑犯人在隔离禁闭室惨无人道的实施迫害。

这里具体说一下从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五年三监区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通常被送入监狱的服刑人员,要先入一监区集训队,学习狱规、三大步伐操练、劳动等,三个月满合格后分下其它监区劳役。而法轮功学员则是直接分到各个监区,单独进行隔离禁闭,以强制学员放弃信仰为目的的,采用的手段是:辱骂、殴打、体罚、虐待、戴刑具,以铐吊为主。这套酷刑是省“610”直接插手,由监狱教育科负责实施。监狱警察直接授意重刑犯人在隔离禁闭室惨无人道的实施迫害。

这里具体说一下从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五年三监区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张良:昆钢龙山矿退休工人。二零一二年入狱,冤狱刑期三年。隔离集训三个月,被辱骂、上手铐脚镣、殴打等,身体承受不住折磨后违心写下了放弃信仰的保证书。解除禁闭后,二零一四年,经过思考,他重新声明要坚定信仰,否定对邪恶的一切保证,因此被警察授意四名包夹将他吊在用于关押有暴力伤害行为罪犯的铁笼子里,将他用两副手铐双手反吊,脚跟离地,每天早八点到晚上十点;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则是用手铐和脚镣把人固定在铁床上,连续三天,直到他小便失禁、神志模糊。

毛丹新:昆明安宁人,四十来岁。二零一二年底入狱,冤狱刑期四年,隔离集训四个多月。被用两副手铐一副脚镣连续强制十五天,罚站十五天。经历过辱骂、殴打、饿饭、挨冻、限制大小便、不让洗澡洗衣;断绝饮用水,坐小凳三天零十四个小时,不准起身晃动,直到身体严重受损,肠胃无法消化食物为止,最后一直隔离禁闭至刑满。

高泽猛:宣威人,二零一四年入狱,同样受过多种迫害。他感到生不如死的时候,用削铅笔的小刀片划自己的脖子动脉血管,过了几分钟,由于小刀太小没有把血管割断,后又想起割左手的静脉血管(编注:自杀不符合法轮功的法理,学员不能采用这种过激的行为反迫害)。第二天,包夹发现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起床,才发现他自杀。把他送到监狱医院检查后,做了录像和缝针消毒处理。出院后,三监区警察完志宏叫四五个犯人给他戴上手铐脚镣,也关进了铁笼子里,铁笼里有个高低床,右手铐在床上,晚上睡觉戴着脚镣。刚开始身体还能承受,慢慢的身体也不行了,小便少了,大便都成了圆的硬石头。这样的折磨,使他违心的写下了认罪书,才把脚镣解了。但右手还是要铐在床上。后来又被关在四楼和楼梯间结合部的一个小房间。一直被关押到出狱。

马旭勇:建水人,二零一二年入狱,先在五监区,以绝食抵制迫害,警察以灌食为名对他残酷折磨。于二零一五年调入三监区。继续在隔离禁闭室遭受同样的迫害。每天强制劳动从早上六点半至第二天凌晨两点半。

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很多,如:罗泰友(昆明人六十多岁);项怀成(华宁人);强辉(建水人);吴波(大理凤仪人);杨莫(昆明昆湖轮胎厂退休工人);杨文清(昆明人)等等。

张良:昆钢龙山矿退休工人。二零一二年入狱,冤狱刑期三年。隔离集训三个月,被辱骂、上手铐脚镣、殴打等,身体承受不住折磨后违心写下了放弃信仰的保证书。解除禁闭后,二零一四年,经过思考,他重新声明要坚定信仰,否定对邪恶的一切保证,因此被警察授意四名包夹将他吊在用于关押有暴力伤害行为罪犯的铁笼子里,将他用两副手铐双手反吊,脚跟离地,每天早八点到晚上十点;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则是用手铐和脚镣把人固定在铁床上,连续三天,直到他小便失禁、神志模糊。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死刑床)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死刑床)

毛丹新:昆明安宁人,四十来岁。二零一二年底入狱,冤狱刑期四年,隔离集训四个多月。被用两副手铐一副脚镣连续强制十五天,罚站十五天。经历过辱骂、殴打、饿饭、挨冻、限制大小便、不让洗澡洗衣;断绝饮用水,坐小凳三天零十四个小时,不准起身晃动,直到身体严重受损,肠胃无法消化食物为止,最后一直隔离禁闭至刑满。

高泽猛:宣威人,二零一四年入狱,同样受过多种迫害。他感到生不如死的时候,用削铅笔的小刀片划自己的脖子动脉血管,过了几分钟,由于小刀太小没有把血管割断,后又想起割左手的静脉血管(编注:自杀不符合法轮功的法理,学员不能采用这种过激的行为反迫害)。第二天,包夹发现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起床,才发现他自杀。把他送到监狱医院检查后,做了录像和缝针消毒处理。出院后,三监区警察完志宏叫四、五个犯人给他戴上手铐脚镣,也关进了铁笼子里,铁笼里有个高低床,右手铐在床上,晚上睡觉戴着脚镣。刚开始身体还能承受,慢慢的身体也不行了,小便少了,大便都成了圆的硬石头。这样的折磨,使他违心的写下了认罪书,才把脚镣解了。但右手还是要铐在床上。后来又被关在四楼和楼梯间结合部的一个小房间。一直被关押到出狱。

马旭勇:建水人,二零一二年入狱,先在五监区,以绝食抵制迫害,警察以灌食为名对他残酷折磨。于二零一五年调入三监区。继续在隔离禁闭室遭受同样的迫害。每天强制劳动从早上六点半至第二天凌晨两点半。

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很多,如:罗泰友(昆明人六十多岁);项怀成(华宁人);强辉(建水人);吴波(大理凤仪人);杨莫(昆明昆湖轮胎厂退休工人);杨文清(昆明人)等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