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学法后,我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不只是身上病好了,最主要的是我的思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知道当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

在修炼中在提高心性方面,不管怎么剜心透骨,我都努力过。有时特别委屈流着泪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一定做好、一定做好。后来我明白了,师父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都是师父给我不好的物质拿掉了。什么都阻挡不了我助师正法、返本归真的路。

我牢记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师父告诉我们:“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那时我只感性认识这段法,可就是信。认为我就是真修者,谁也动不了,就象没有迫害发生一样,没有负面思维,好象与邪恶没有关系似的。随着学法的理性认识,法理的内涵也不断的展现。是师父无时无刻的保护,让弟子在三件事中成熟起来。

二零零三年环境还很邪恶,那些得法早的同修为了上北京、政府讲真相,家里经常被抄家、骚扰。资料很少,救人又急。因我是后得法的,别人都不知道我修炼,同修就买来复印机开始在我家里复印小册子,单张传单,全是黑白的。印完我们就发出去及时让人明白真相。

到了二零零五年,随着条件好转,我就自己买了电脑、打印机开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供同修真相资料,明慧期刊、小册子、光盘、《九评》书、台历等。尤其是二零零六年做《九评》时,自己打印机小,外地同修帮我们打印,每次运来都是四、五十箱,全是单页,必须分拣后装订,几乎都是一夜不睡,十几个人忙,几个屋全部摆上,几人一页一页分拣后,装订、刀切、粘皮。量大,人多,耗材采购,搬运、发放、来来往往,家里根本不断同修。我们这资料点很少,《九评》发完后就大量做小册子、光盘、散发。采购光盘、光盘盒时一般一次都是几十箱,回家就象搬运工一样,上下楼走。做台历连板代纸一万多份往楼上搬,做完成品后再往楼下搬,送给各地同修,不管怎么累,非常欣慰。身边有几位同修,我们配合的非常默契。

我县是山区,骑摩托车把真相小册子、光盘发到离家一百多里外没有大法弟子的几个乡镇,救度有缘众生。过程中有过辛酸,有过苦累,有过欣慰,因我们方向明确,有多少辛酸苦累都为众生明真相后得救一扫而过,剩下的只有欣慰,所以十多年中一直平稳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一、挖出隐藏深层的私

大概是二零零七年左右,俩位同修到我家取走一些小册子散发,中间被警卫跟踪,遭绑架。我得知后,一股怕的物质袭来,使我心惊肉跳,我怕同修把我说出来。就开始发正念,也没向内找,等同修回家就完事了。

大概又到了二零一四年左右,一同修发放神韵晚会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国保绑架,我得知后第一念就想,光碟是从我这拿的,赶快发正念。让同修赶快回家,警察不配管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只归师父管,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在法中归正。但我心里有一丝不稳,我赶紧向内找,我自己表面是为同修发正念,实际是怕自己被迫害,否则动什么心?当时就抓住了这个为私为我的心,发正念清除这个假我形成的保护自己的私,彻底根除,结果同修两个多小时就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六、七月份,同修发真相光盘,发到派出所便衣警察手里,当时被绑架到派出所。我听说后,赶快核实,确认是某同修时,我们几位同修发出强大正念,加持同修正念,彻底解体所有一切迫害,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来的,讲完真相立即回家。这次心里是稳稳的,为营救同修发正念,根本没想是我给的光盘,结果同修不到两个小时就回家了。这同修正念很强。

在修炼过程中,我还有好多这样的心没修去,经常被事情的表面带动,有种失落感。如果心全是为他的,谁的表现好坏,心都不会被带动,会生出怜悯心。师父在《佛性无漏》中讲“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对照法,自己的心还达不到完全是为他的。还有隐藏深层的私心。从现在开始,发现一个解体一个,发现两个,解体一双。必须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

二、跳出情的困扰

在家里修炼,尽管自己严格按法的标准做,可有时忍的是那样委屈,还经常被丈夫的好和不好带动,

好了就高兴,被伤害了就苦恼。通过向内找,我发现了是情在作怪,还是有求回报的心:我都不生气,你不应该和我发火。就这样持续了好多年。

到二零一四年,我想这不行呀,怎么办呢?我想起师父讲:“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终于明白了慈悲的另一层涵义,那就是完全为了别人好,没有一丝为我的心,真正为这个生命负责。在情中一直分辨不清的我明白了,我原来根本分辨不清哪是情、哪是慈悲,自己很苦恼,修炼这么多年了,却一直在情中纠缠不清。我从没修炼时就在怨恨丈夫,瞧不起他,这不好、那不好。修炼后我开始修自己,去利益心,怨恨心、情、自高自大心、委屈心等等,这些心一直魔了我十来年,好象一直在修心,修的很苦、很累,却一直利用这个情维持家庭和睦。明白后,这时我在和丈夫讲道理时,他完全没有反驳,几乎是言听计从,整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没事从不出门,原来天天打麻将,脾气暴躁。到现在四年了不玩麻将,还没有脾气了,整天乐呵呵的,我做证实法的事他还帮了很多忙。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二零一五年。我和两位协调H同修和L同修,三人经常配合。我和L同修住的近,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救度众生,相处十多年了,几乎是无话不说。L同修因经济迫害,我也帮过好多忙,急用钱我就借给她钱。已经好几年了都是这样。有时还在法上交流,发正念。我看到L同修难过就象是自己的事一样动心。几乎是可以放弃一切帮她。

有一天同修告诉我,说L同修找H同修在背后说我怎么怎么不对。我一听很生气,晚上连法都没学。晚上回来几乎没睡觉,翻来覆去,埋怨心、指责心、怨恨心等等全都往出冒,排不掉、压不住、简直修不下去了,心想:咱们天天见面,有话你不直接和我说,即使是我不在法上,你和我这么好也得为我负责呀,还当别的同修说我,搞的全县说三道四,我以后不再和你来往。面子心、委屈心、等等执着心全都暴露出来了。开始消极,和他们配合证实法的事我几乎不参与,就是不想见她。我们原来三人配合很好,到后来间隔的谁都不想见谁。也知道要向内找,但只是停留在表面,不知不觉的又去看同修的不对,为此我不止一次的流泪、苦恼。

消极一段时间后,找不到根源。我开始大量学法,晚上集体学《转法轮》,白天自己想静心学各地讲法,可是学法就往上翻,根本静不下来,发正念清除、排斥不好的思想。坚持了好长时间后,学法静下来了,持续学法几个月,改变很大,最后学到根本就放不下书,做饭经常晚,看完这段还想看下一段。大法的内涵不断的展现。证实了师父的法:“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我就边学边对照法,找自己,找到了根,就是同修情,同修情在这十多年中把我包裹起来,全然不知。师父告诉我们:“情是越挣越紧的网 名利把人一生捆绑 执著中被伤的太重 什么才是人的想往”[4]。情导致我摔了这么大跟头,差点一蹶不起。当时真有挣脱不出来的感觉。是旧势力想利用这个情毁掉我,间隔我们大法弟子,形不成整体。前后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是师父慈悲点悟,我一点一点在法中归正自己,师父帮我脱掉了一层壳,是伟大的法塑造一个全新的我。让我从新做好,形成整体。我有好多在魔难中的正念不足,让师父最伤心,今后要吸取正面教训,奋起直追。

在此我特别感谢L同修,帮我修去了这个情。当时给她也造成很大压力,我真是对不起同修,没有为她着想。一场剜心透骨去执着的过程,让我更加清醒的明白了做事不在法上的严重后果,弄不好就是前功尽弃。修炼是严肃的。修炼就得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因为所有后天形成的观念、执着、外来信息都会发念,名、利、情的根源就是为我为私。如分不清头脑中思维的来源,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麻烦是自己心不正、念不正招来的。做好三件事是修炼,不是做事,事做的再多,不实修,带着旧宇宙的私是达不到新宇宙标准的,就无法圆满。

在修炼中我还有很多不足,可我会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在三件事中提高自己,让真正的主元神主宰自己,让自己的肉身(主体)达到身神合一的状态,把自己一切后天形成的观念、执着、名利情(假我)修去,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什么是你的想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