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父的慈悲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一九九七年秋,我和妻子带着给儿子治病的想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当年我们活的好累好累

我儿子很小就得了肺炎,后来发展到肺门结核,每天都吃利福平和异胭肼等抗结核药,还有消炎药、抗感冒药等。每次吃的药少时几粒,多时有二十几粒。那时因为连年干旱,再加上苛捐杂税多,我家生活很困难,收入的那点钱还不够给我儿子买药的。儿子又黑又瘦,人们都称他“黑汉”。

那时医生已成了我家的常客,每年过年买只鸡,三两条鱼,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吃,要给医生留着,因为大年三十,儿子还得输液。小诺霉素不管用就换青霉素,青霉素不管用就用白霉素,白霉素不管用就换红霉素,红霉素刺激胃,儿子吃什么吐什么,连喝点杏仁露都吐出来。小屁股上扎的全是针眼,手上、脚上也都是输液扎的针眼。

记得一次大夫给他输液,怎么也扎不進去,儿子虽小但懂事,只是哭却一动不动。大夫急得一身汗,儿子疼得一身汗,妻子心疼得一身汗,我又是怎样的心情?我是男人,我不能出汗,可是我的心却在滴血。常言道:“儿女是父母的连心肉。”儿子太瘦弱,太可怜了,我又太爱儿子了,我想尽一切办法为他医治。

那时候,我儿子吃的药片、打的针剂、中成药、注射器、体温计,装在组合柜的一个柜橱里,象药铺一样。我自己也成了“半个大夫”。还记得一天晚上,我们在外面干活,儿子咳了几声,我和妻子听了觉的不对劲,到屋一看,儿子已经呼吸困难了,急忙找人骑摩托车送到医院,经检查,得的是急性喉炎,嗓子起了一个大疙瘩,打针已经来不及了,用注射器直接往嗓子喷药。大夫说这种病能把人憋死,再晚来一会就有生命危险了。

我和妻子每天都在为儿子担惊受怕。孩子的身体太弱,只要天气有点变化或有什么流感之类的,他从没落下过。各种医疗方法也只能维持他的病情不往坏处发展,却不能让他痊愈。看着可怜的孩子长期被病痛如此折磨,我却无能为力,我真的有些绝望了,郁闷的心情无法形容,活的好难好累……

有缘得大法 多病的儿子痊愈了

一九九七年秋,我们全家有幸与法轮大法结缘。书中的法理解答了我人生中所有的困惑,我如获至宝,法轮大法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观。从此按真、善、忍标准做人,遇事向内找,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令人惊讶的是:不知不觉中儿子的病全好了!我和妻子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也都不见了。天下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儿子?儿子的病好了,我的精神一下子从无望中解脱出来了,心情无比轻松!

我感到这大法太好、太神奇了,真是救人于危难的高德大法!此时我觉的我们一家人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从此我全家整日处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之中,从未感到过生活是那么的美好!没有亲身经历过的您绝对无法体会到我们当时的心情!想想吧,如果有人把即将坠入深渊中的你救了出来,又给了你光明,你将如何报答这个人?我倾尽所有都无法报答师父与大法!我却无以为报。

我将橱柜里的药做了彻底清理,除留点酵母片给家里养的羊用外,所有的药全部送人,身心特别轻松,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我父亲常年患肺结核,五十多岁时就什么活都干不了了。听别人说内蒙古扎鲁特旗水土好,养人,为了活命父亲搬到了扎鲁特旗,可是身体并没有好转。后来父母看到了我们的变化,又从千里之外的扎鲁特旗搬了回来,加入了我们的修炼行列。很快,六十多岁的父亲的肺结核也好了!法轮大法让我们全家人都恢复了健康。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父亲,救了我儿子,救了我们全家,而师父没要我一分钱。偶尔想算算法轮大法给我家节省多少医药费?却无法统计。

见证师父的慈悲看护

记得刚刚得法那年,由于长期给儿子治病,家里生活十分困难。秋天收割完庄稼后,我就到一家私人的金矿打工。那个金矿井深五十多米,井边悬挂一个大铁梯,以防停电或机械出故障,井下人可以爬上来。铁梯是由比拇指还粗的钢筋焊成的。

一天在我快干完活的一次上料时,井下铁梯被电辘轳挂住并带到离井口大约有三、五米处,铁梯把井口都堵上了。可发生的这一切我却一点没觉察。我踏上电辘轳要上去时,我胯下骑一个横木棍,手抓缆绳,待我上到头马上要撞到那个大铁梯时,运我上井的电辘轳突然停住了,我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如果电辘轳不停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当我回过神来后赶忙喊上面的人,我只能一点点从铁梯的空隙中钻了上来。

当我问他们为什么停电辘轳时,他们都说:“井下有声音。”其实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更没说话,因为在井下是不能抬头看的,那会往眼睛里掉东西的。这时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保护了我!那一刻感恩的心更是无以言表……

特别难忘的还有一件事:那是一九九八年冬天发生的事。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我刚刚买了一群羊。有一天早晨外出放羊前帮邻居家抬石槽,由于用力过猛,只觉的腰部“咯吱”一下,扭的蛮厉害,我没在意,坚持把石槽抬上后回家了。吃完饭上山去放羊,加上雪特别大,非常冷,腰疼得我走路已经赶不上羊群了!

邻居家的老父亲看到我这样非常担心,说他家惹下了大祸,我放不了羊了,那么多羊,喂什么?当时我就坚信师父说的话,坚信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不会给任何人找麻烦,慢慢赶着羊回到家。晚上我就炼了打坐。第二天我又试着炼动功,第四套功法有弯腰和下蹲的动作,白天还做不了,到晚上我就能炼这套功法了,第三天,我的腰就神奇的全好了。修炼前我曾经天天腰疼,这次这么快症状就不见了,您想我那时是什么心情?激动得真想上大街上去喊去。直到现在近二十年了,腰疼再没犯过。

二零零零年我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迫害,关到看守所。我的一个远房表弟因盗窃也关在里边。就在前几天他的哥哥才四十岁突然去世,表弟因为伤心和着急等原因在看守所里已病了好多天了,躺在床上每天吃不了几口饭。

我被非法关押后每天喊:“法轮大法好!”有一天他心血来潮也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喊完后他突然坐起来,说:“二哥,我好了,身上像脱了一层壳一样。”我一下就想起师父讲过的法:“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1]

我还有一个农村朋友,他全家人都修炼。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强迫大法弟子交书。有一个刚刚得法的人,由于害怕邪恶的迫害就要去交书。走在半路正好碰见我那位农村朋友的亲家。朋友的亲家说:“你这书别交了,给我吧,我亲家、闺女、女婿他们全都炼,他们的病都好了。这书是‘劝人方’(方言,就是劝人向善),尽让人做好人,等以后让炼了我也炼。”说完接过书,回家包好就藏起来了。

几天后他家掏井,农村的大井都是用石头砌筑的。他的儿子在井下干活,突然井塌了,石头全部落了下去,井上的人都说:“完了,完了,砸碎了……”全村人都围了过去,整整用了四个半小时才把人弄出来。人上来后,全村人都惊呆了:十多米深的井,那么多石头砸下去,四个半小时了,他人却一点事都没有!

当有人问他怎么回事时,他说:“当石头砸到我头顶时,就把我砸坐下了。当时我一点不疼,就想:‘这就像我妹妹,妹夫一样,就当打坐了。’结果有几块大石头就像给我搭了一个棚一样,正好坐在里面,我就啥事也没有。”

这就是大法弟子说的:“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父亲保护了大法书救了儿子一命,也挽救了破碎的家。

村民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修炼法轮功后,我们用真、善、忍为标准指导我们的人生,是乡亲们公认的好人。那些年全国每年都分春、夏、秋三次大搞治山治水,植树造林等运动,每次上级检查质量和数量,乡、村、组三级政府都公开说我所干的活都是“免检”产品,不但数量够,而且质量合格,而普通人好象都很难做到似的。

无论有什么任务,我都积极带头完成。那些年我在我们附近由贫穷户变成了富裕户,自己养了一群山羊,每一年的登山税、绒毛税,我都按实际养的羊数一只不落的如数上缴,从不隐瞒(羔羊免税,也很容易混淆大小)。而有的村民却到处藏羊,隐瞒数字,以此来偷税、漏税。村民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家是炼法轮功的!”

过去经常与邻居、家人发生矛盾、冲突,修炼后,每发生矛盾我都按我师父说的先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处处与人为善,捡到邻居的钱主动送上门,直到十几年后,失主还在说着感激的话。

篇幅有限,不多说了。

如果没有法轮大法和慈悲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和我家的今天,也不会有以上我所说的那些故事。是法轮大法净化了我们全家人的身体与心灵,是法轮大法让我懂得怎样去关心、关爱他人,理解他人。修大法后我是心甘情愿的付出,因为所有炼法轮功的学员都会象我一样期盼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