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得法的喜悦、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二零一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得法之后,我真的体会到中国人真是活的太可怜了,从上小学就被中共邪党欺骗、捆绑加入它的邪恶组织,一直在它的谎言灌输下长大,把中华神传文化一概说成是迷信。百姓没有知情权,只能听信被中共控制的央视欺骗愚弄百姓的广播。我就是被邪党谎言欺骗的受害者。

一、得法的喜悦

由于受央视天安门自焚谎言的欺骗和中共多年来对法轮功妖魔化的宣传,我不知邪党表面粉饰太平、暗地里那么残酷的迫害这些修佛向善的修炼人,不知道大法弟子是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在救众生,见到修炼法轮功的人我都躲的远远的,根本不听他们讲真相。

但是,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向钱看的社会里,生活的魔难使我早年疾病缠身,把多年省吃俭用的钱都用在了喝汤药上了。多年医治无效,慢性病越治越多,当时真是觉的生不如死,难受的我都睡不着觉、只想跳楼。

在二零一四年我遇到了讲真相救人的大法弟子,就这样我得法了。得法后才懂得,我不该听信中共恶党的欺世谎言,以至于走了这么多年的治病弯路。

修炼大法不长时间,我全身的慢性病、失眠、便秘、心脏病、高血压、胃病、风湿病、颈椎病、肩周炎等多种疾病全无,走路生风。脑袋也象是换了一个脑袋,原来头昏脑胀,得法修炼后头清眼亮、整个换了一个人。原来没病这么幸福呀!

我这个高兴呀!真想叫全中国人都明白真相,远离邪党。这么好的大法,我咋才得呀!太晚了!我要用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我就每天跟着老同修上街讲真相救人。那时我还没学多少法,还不太懂大法是修炼,我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知道中共邪党表面粉饰太平,暗地里却煽动不明真相的世人跟踪、监视、举报大法弟子。我什么都不懂,碰到突发事件也不会发正念,脑袋里也没有法,都是师父时时看护着我,几次都是有惊无险。

二、去怕心

但是在一件事之后,我开始觉得后怕,也不懂得发正念清除怕心,结果“怕”这个败物在我空间场越来越重,看谁都象坏蛋,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旧势力不想让我们当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想毁掉修炼人。我当时实在挺不住了,就用人心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家出走,到外地租房去。但是我空间场让我产生疑心、怕心的败物没去掉,人走到哪都对应着假相。那时严重到另外空间的邪恶总往我脑子里打负面思维,思路老顺着怕心往坏处想,不长时间吓出了很多白头发。

就是在这种压力下也没动摇我修炼的心。师父看我这么坚定,就安排精進的同修天天带我学法、发正念。渐渐的,我在法理上有所提高,功长的很快,由不能单盘突然一下能双盘一个多小时。师父慈悲,常给我灌顶,我淌着汗水、流着泪水,感谢师尊苦度。状态好一点,我就走出去救人,同修每天鼓励我,那阵子我觉得功真是呼呼往上长。

但是邪恶总往我脑子里打负面思维,我也不知道否定,我就顺着负面思维往坏处想,吓唬同修。听的次数多了,同修也被带动了,她一动心,也给她出假相了。有一天早晨,同修敲门,我刚一开门,同修蹦進来了,惊恐的说:“楼道里有警察。”其实不是警察,是因为旧楼供暖管道漏水,供暖公司来人检查情况,那人穿着警察大棉袄蹲在楼道里没走,同修上楼正看见他胳膊上的警察标志。修炼真是你有啥心,邪恶就给你演化啥假相。

几次下来,同修也挺不住了,一天晚上跟我喊:“我不管你了,你总吓唬我,都给我演化假相了,我还得让师父管呢。”我傻了,哭了起来,这可咋办呀!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但我这个人柔中带刚,哭没劲了就想,反正我要不修法轮大法,我早难受死了,是师父管我了,我才好了,我还怕啥,死都不怕。不知啥时睡着了。

早晨闹铃叫醒我,全身轻松,两个胳膊做着往上爬的动作,脑子里打入师父的法,“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1]呀!原来这些假相都是“怕心”招来的呀!自己吓唬自己。

我流着泪给师父敬香,是弟子想到了师父,放下了生死,师尊将另外空间象山一样压得我半个身子发硬、挡在我修炼路上那层“怕”的败物拿掉了,我脱去了厚厚的一层后天形成的“怕”的外壳。脑中又想起师父的法:“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2]我再学法,每个字都能打入脑中,以前总象有层盖儿挡着,装不進去。

等到午后二点多钟,同修带着协调同修来就准备把我交给协调同修了。听到我的喜讯协调同修说:“你终于见亮了。你说你呀!你想修,师父管你,我们就不能不管你。你就记住了,都是假相,就师父说了算,这还记不住吗?”协调同修又找来另外一同修。

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同修每天带我学法,发正念、灭邪恶。我做好时,师父鼓励我,灌顶,从头顶一股热流打下去很多坏东西,当我写起诉江泽民诉状还没等邮呢,师父就让我在云朵里飞。我感受到:“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3]我状态越来越好,能盘腿打坐三个小时。

我终于明白了,我就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实修,我就不承认你旧势力演化的假相,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师父没给我安排遭受迫害,邪恶你少给我演化假相。我终于会修了。

在这里叩拜师尊苦度,感谢我的好同修在法理上带我,我只有不断精進来回报师尊的苦度,同修的付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