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而遭受了种种迫害。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经历。

1、高玉昌、张艳玲夫妇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不好,有心脏病、胸肌炎、头痛病、颈椎病、痔疮。四处求医,吃过很多药,都没有根治,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八月我修炼法轮功,经过学法修炼几个月后在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了。身体一身轻,为家庭减轻了大量的经济负担。

修炼大法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替别人着想,做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以权代法,凌驾于法律之上,开始了疯狂残酷的镇压。平静祥和的生活从此再无安宁之日,一九九九年八月公安来我家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进行骚扰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威胁我们不让说真话。

因散发真相传单,向民众反映大法清白“修真、善、忍没有错,我们并没有反对政府”的事实,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我们被公安机关非法抓捕,警察还把我妻子的金银首饰抢走。

在公安局被刑讯逼供,给我戴上手铐,铐在老虎凳上。用皮鞋打我的头,警察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当时我就晕过去了。我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身体受到非人的摧残。就这样在老虎凳上两天三宿,之后劫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耳朵被打聋,受到精神和肉体的摧残,非人的待遇,一直被非法拘留到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才释放。回家没多长时间,旗政府、镇政府、610、公安经常对我家进行骚扰。在二零一零年的八月,公安、派出所、综治办、610人员七、八个人闯入家中说是所谓的洗脑,当时我的心脏病又犯了,才没有把我带走。这些年由于迫害,不断的骚扰,使我不能正常安心的工作致使家庭经济受到损失,给家人、亲人造成的伤害和打击。

2、内蒙古甄海燕被冤判 丈夫杨宇新被迫害致死

杨宇新、甄海燕夫妇,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杨宇新夫妇以前身体有病,治疗也治不好,学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健康了,去掉了长期养成的恶习,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没有想到杨宇新、甄海燕夫妇刚刚结婚二十多天,就被大杨树警察绑架,两个月后,杨宇新被活活打死,甄海燕又被劳教、判刑。

妻子甄海燕没有学大法前在外打工,从小就体弱多病,她患有结核病、抽搐、关节炎、肠炎,成天离不开药,活的很痛苦,自从学法以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甄海燕的身体所有的病全都神奇般的好了,从此她有了朝气,有了活力。丈夫杨宇新高中毕业以后,没有工作,成天抽烟、喝酒、整天和朋友吃喝玩乐,家长说也不听,管也管不了,后来杨宇新也跟着学,大法让杨宇新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他做一个好人,从此他不说假话了,也不出外吃喝了,戒掉了所有的恶习,真是大法改变了他。一家人都为他们高兴,同时对师父的感恩更是无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民众,在他杀无赦的指令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残酷迫害中,无一幸免。二零零五年经人介绍,甄海燕和杨宇新相识,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结的婚,可谁知道,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晚莫旗和大杨树的公安警察突然闯到岳母家,他们拿着枪指着杨宇新的头说“别动,动就打死你”。岳母看到赶快说,“有话好好说,他也不是杀人犯,动枪干嘛?”四个公安警察把杨宇新从屋里抬出去的,杨宇新说:“我也没犯法,干什么抓我!”没想到这就是家人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了,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就把杨宇新绑架走了,同时把甄海燕也绑架走了,还对岳母家进行了大规模的抄家,抢走很多家中的个人物品。

家人去看,不让接见,两个月后莫旗来电话,让家人把甄海燕接回来,让交一万元钱。家中没有那么多的钱,接不了,到了下午来电话说五千元也行。第二天家人去把甄海燕接了回来,不让看杨宇新,甄海燕回来半个月后莫旗来电话说杨宇新病重,叫甄海燕去看望,甄海燕到那儿后才知道,原来杨宇新已经离世了。他们叫甄海燕去是让她在死亡书上签字,甄海燕惊闻这一消息,已经痛不欲生,拒绝签字,要求见610的人问杨宇新是怎么死的,一百八十多斤的人这么几天就给迫害死了,甄海燕已经悲痛到了极点。

回到家中,甄海燕已是精神恍惚,没几天莫旗又来人逼着她在死亡书上签字。这时家人才知道杨宇新已经死了,家人听后,真是无法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甄海燕才结婚一个月呀,杨宇新一米八的身材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尸体也不让看,还签什么字啊。一家人放声痛哭,悲痛欲绝,那些警察见状把死亡书扔下就走了。

不出几天又来了一帮警察,又把甄海燕绑架到莫旗,家人去要人,公安局说做不了主,不能放人,家人说:“杨宇新已经死了,若甄海燕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们没完!”因为甄海燕拒绝在死亡书上签字,就把她劫持到图牧吉劳教所进行迫害。他们把杨宇新强行火化了。

过了一段日子,图牧吉给家人打电话说甄海燕病重,叫家人去看,此时正是秋收农忙时节,家人顾不了这些,家人看到甄海燕,人已经不能自理,是两个人抬出来的。家人要求把甄海燕带回家看病,病好人再送回来,他们坚决不放人。甄海燕的老母亲回家后,日夜牵挂,担心女儿甄海燕,怕她随时会失去生命,老人的眼泪都哭干了。

过了一个多月,图牧吉又来电话,说甄海燕病重叫家人马上去接。第二天甄海燕的哥哥去接,一看人已经快不行了,哥哥没敢接。图牧吉劳教所的人一看家人不接,他们用120救护车把甄海燕送回家。甄海燕回家后渐渐的清醒了,每天学法,炼功,很快身体就好了。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大杨树公安局第三次又把甄海燕绑架了,当时绑架她的时候,把她打得昏死过去了。甄海燕是被抬到看守所的,还有三十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从甄海燕被绑架到看守所一直到劫持到监狱。七个月的时间,甄海燕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绑架到监狱都是被抬去的。

到监狱不长时间就来电话说甄海燕病重,让家人去看望。家人去监狱,到那时人在医院,插着胃管,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人已不能说话了。见面还不到二十分钟就叫家人出来了。甄海燕七十多岁的母亲要求让甄海燕回家看病,监狱拒不放人。

姑爷已经被迫害致死了,女儿又被迫害成这样,老人已经彻底崩溃了。甄海燕、杨宇新只是为了做好人,却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3、姐姐被迫害致死,李凤飞被判刑三年

我是李凤飞,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一九九七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真正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做好事。心性道德得到很大的提高。改掉了过去自私自利的坏习惯,同时身体也得到了健康,就这样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遭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我到莫旗红彦镇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于八月十四日被红彦镇派出所警察绑架,绑架我的警察在派出所,把我的左耳打得听力严重下降,还用电棍打我的后背。后来又被劫持到莫旗第一监管大队迫害。

那里的狱警配合610叫犯人对我进行毒打,从头上长时间的倒凉水,各种姿势长时间的罚站,他们说打法轮功能给减刑,后来转到大杨树镇林业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判三年劳动教养(监外执行)。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晚,一帮警察便衣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把我带到大杨树镇公安局,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打耳光,不让睡觉,往脸上倒凉水,不让大小便。三月三十一日晚,我又被绑架到鄂旗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迫害。

在鄂旗非法开庭审判的时候,我的姐姐大法弟子李凤霞为我请了律师辩护。律师说在宪法或任何的法律条文中都查不到把法轮功定为邪教的正式文件,法庭拿不出法轮功有罪的证据,法庭因此败诉,但他们拒不放人。

我姐姐李凤霞多次到法庭要人,要求无罪释放,法院不但不放人,还指使大杨树公安局把我姐也绑架了起来,非法关押在鄂旗看守所,姐姐身心健康,身体非常好,就几个月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了。

我的姐夫因为姐姐的冤死,把责任都归罪到我的身上,从此和我断绝了关系。最终我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把我绑架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

我的长子李奇峰是一个先天有智障的脑积水患者,我学大法后,孩子也与我学法,病情已逐渐好转,和正常孩子一样开朗,健康。由于我的被绑架迫害,对孩子打击很大,无人照顾他,更没人带他学法轮功,使孩子旧病突发,离开了人世。

我们只是想做好人有个健康的身体,有颗向善求道的心,却没想到,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江泽民流氓集团造成的。

4、内蒙古吴玉红被迫害经历

吴玉红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她在大法中受益,却遭到中共的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我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个多月,这期间,我目睹了执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毒打,侮辱,诽谤,野蛮灌食,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悔过书之类的东西。

在迫害初期,我的大法书籍被当地警察非法抄走,同时我也失去了合法的炼功环境,丈夫因不堪各种压力和恐惧,加上江泽民操控媒体的谎言宣传的毒害,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提出离婚。

二零零零年五月末我被释放回家后,家人怕我再次遭到迫害,跟踪我的行踪,生活上我也失去了应有的自由。为了不连累家人整日为我担惊受怕,我也只好舍弃老母亲离家去了南方,就这样,在外地生活了八年之久。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