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亲人受益于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开始修炼大法的。修炼大法前,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椎间盘突出、痛经、慢性胃肠炎、神经衰弱及颈椎变形等等多种医院无法根治的大病。我通过学法炼功,在很短的时间里,师父就把我的身体全部净化了。身体上的多种大病,全部一扫而光。我由一个病秧子变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人。

二十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没再吃过一粒药,我身体健康,整天乐呵呵的,单位的同事都非常羡慕我。用我的现任领导的话说:“你一身正气,充满了阳光。”我今年五十五岁了,同事都说看上去也就是四十来岁,哪像快退休的人了。同学聚会,都说我变的年轻了,模样和在高中时差不多,只是更好看了。班长说:“属你年轻。她们再化妆,也掩盖不住深深的皱纹和大大的眼袋”。
是啊!这都是大法的神奇;这都是师父的慈悲。这活生生的现实例子,谁还会不相信呢?

一、刺骨的牙根,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在修炼中奇迹不断出现。我的下牙中后面的一颗大食牙,牙质不好,露在上面的牙都一块一块酥掉了,只留下了牙根。牙根上面露出的那点儿呈黑色。在我修炼以前就这样了。可是牙根一年一年往下长,而且吃透了牙龈,露出来了,雪白雪白的,而且很尖,充满了生命力。修炼后我也没当回事,可是到了二零一六年冬天,我感觉牙床的下面骨头象被针刺的一样痛,赶紧一看,牙根已经扎到骨头了,扎不动就往外长,眼看就要刺破下颚露出来,我有点紧张,但是我很快静下来了,我就想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管,谁也不配害我。我想起了师父善解的法,我立刻对着这颗牙根说:你也是一个生命,也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你不起好的作用就赶紧离开,选择美好的未来,师父会善解你。如果你动不了就别动,不能影响大法弟子的形像。否则,就要清除你,我清除不了你,宇宙的法也不能饶你。也就五分钟的时间,我就不管了。

我也不把它当回事,有时候疼,我就在心里说,疼的不是我,我不疼,结果真不疼。后来,我就把它忘了,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我在厕所里,感到那个地方有点异样,就本能的用舌头一试,什么也没有,没有刺痛的感觉了(因为一年多了我都不敢用舌头去试,它会磨舌头的)。我赶紧走出厕所,站在大镜子的前面照看,结果那颗长牙根没有了,不见踪影了,再看牙床平平的,连个空都没有。

我立刻想到了是师父帮我拿走的,我在心里不住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想什么,师父您都知道!是师父把我的压根弄走了。慈悲的师父,弟子想您呀!”我感动得掉泪了!我立刻让我不修炼的丈夫看,憨厚的丈夫看了,脸上露出了笑容,也有点疑惑不解(他虽然认同大法,但是无神论对他毒害很深)。我接着对他说:“这就是法轮大法的超常,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神佛是存在的,只是现代科学还探索不到他,你也要天天敬念“法轮大法好”,你也会有福报的!”丈夫默认了。从此以后不修炼的丈夫,有了很大的转变,支持我学大法了,还时不时地提醒我:“发正念的时间到了。”

我把这事讲给朋友同事听,他们都说真是奇迹,不是亲耳听到看到,还真是不敢相信。同样的情况,本小区,一个同修的亲戚,和我的情况差不多,县级市医院给她治不了,就到了更大的城市医院去医治,结果动了手术,花了三万多元,还遭受了皮肉之苦。

二、师父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那是二零一五年的冬天,丈夫给我母亲去送年货,天冷路上没人,他把摩托车加大了油门,快速的行驶着,忽然有一条大狗从路边窜出来,丈夫为了躲避那只狗来个急刹车,结果摔倒了,摔得很厉害,头盔摔碎了,他被压在摩托车的下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起来。一试摩托车没坏,就坚持骑到我哥哥家,然后就跑到我哥哥的炕上躺下了,中午饭也没吃,脸蜡黄。

嫂子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有气无力的说没事。在嫂子的不断追问下他才说摔倒了。然后叫我嫂子给我闺女、女婿打电话,当女婿到了,我嫂子才给我打电话。我一听赶紧对我嫂子说:“不要怕,没事。”安抚了嫂子,赶紧在心里说:“师父救救我丈夫吧,他也是个明真相的众生。”很快,女婿把他用车拉回来,我一看他的脸蜡黄,无精打采的,到了床前,他一下子昏倒了,我和女婿很费力的把他拽到床上,他躺下了,连话都不说了,女婿说:“妈,咱们打120吧。”我说:“问问你爸爸。”我和闺女女婿都问他,他摇头不去。

我对女婿说:“你回去吧,把你的工作处理好,先不要告诉我闺女。因为她在开车。”女婿没有立即走,还是坚持打“120”,我又问丈夫去不去医院,丈夫还是摇头。我说:“既然你不去医院,就在心里赶紧求师父救救你,快念‘法轮大法好’!”女婿有自己的事,我就让他走了。我也不断的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救我丈夫吧。”

大约过了三个多小时,丈夫醒了,让我扶着他上厕所,刚走到厕所就咳嗽起来了,并且开始吐血,咳嗽的时候看他特别遭罪,不敢咳,他说肋骨那个地方疼。看着痛苦的样子,再看他吐在便盆里的血,我也害怕,我就又问他去不去医院?他还是不去,说天亮了再去吧。我说:“好吧,但是从现在起,你必须在心里继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救我。”他虽没吱声,但是我看到他的神情是在念。

第二天早晨,女婿早早的就把我俩送到了市中医院。路上我不断的发正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亲人的一切共产邪灵和黑手乱鬼,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丈夫的一切迫害,我的亲人有师父管,谁也不配来迫害。”

到了医院挂了一个专家号,医生问明了情况,又仔细的盯了我丈夫看了看,笑着说:“你没事。”我丈夫说:“我一直咳嗽吐血,肋骨好疼,怎么没事?”我接过话茬说:“医生说没事就没事。多好。”丈夫说:“用不用拍个片子看看,我的肋骨好疼。”医生说:“一点硬伤,还能一点不疼?你想拍,我开个条子你去拍吧。”我们拍了两张片子,一张是拍肺的,一张是拍肋骨的。医生拿过来一看,对我丈夫说:“没事,肋骨没断,只碰了硬伤,肺里有瘀血,吐出来就好了。拿点消炎药走吧,没什么,七天后再来看看就行了。”就这样我们走出了医院。

回家后的七天,丈夫继续咳嗽吐血,吐得越来越少,吐了半月才把肺里的血吐净,后来也不咳嗽了,药也不吃了,一个月丈夫就恢复了体力。

事后,我对丈夫说:“这是师父救了你。”我就把求师父的过程,说给他听,他也认可了。亲戚朋友听了,都说是奇迹,我说:“他这是沾了大法的光了,是俺师父救了他,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俺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三、九十岁的母亲摔倒后能在短时间内康复

我的母亲今年九十三高龄了,小脚,还是自己单过,自己住一个院,不用哥嫂照顾,还能做饭炒菜。我母亲年轻时就心地善良,性格开朗,爱帮助穷人,还孝顺公婆,村里人看到绕村转悠的老母亲都会竖起大拇指说:“这才是个大好人哪,看她的体格那样健康,能活一百岁也不止。”

我母亲除了耳朵听不大清之外,什么病也没有。尤其自从九七年听闻了大法后,母亲的身体更好了,即使一年半载的有次感冒,也不用吃药,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就好了。

母亲八十九岁那年和我们姊妹说:“我经常磕到,但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爬起来就走,啥事没有。”一次和她的老伙伴们去赶集,快到家了,由于农村的土道不平,母亲一脚没踩实,一下子跄倒了,脸朝下,一大会儿没起来,鼻子往外流血。我的一个邻居嫂子比我母亲小十多岁,就把我母亲拉起来,给她不住的擦血,两卷卫生纸都几乎用完了,吓的直对我母亲说:“赶紧,我告诉你儿子,领你到卫生室看看。”我母亲说:“没事,不用怕,不用看。”说着鼻血就不流了,母亲说回家洗了把脸,啥事没有,只是胳膊有点痛,很快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母亲。

母亲九十岁那年,准备到果园去,结果在桥头上又磕倒了,这一次是磕在水泥道上,地很硬,磕得很厉害,自己很吃力的爬起来,忍着痛回到了家,让邻居给我嫂子打电话,嫂子正在浇地,就打电话给我,我赶紧和丈夫开着车回家,路上我又求师父救救我母亲。

一到家,看老母亲的脸色很难看,痛的呕吐几次,我看有点快不行了的感觉。我立即让母亲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我赶紧求师父救救母亲。赶快把母亲架到车上,快速的到了乡医院,正是医生下班的时候,没有管的,我只好截住拍片子的医生说:“耽误你的一点时间,请你赶快给我母亲拍个片子吧,看怎么样。”在等的过程中,我又发出强大的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母亲的一切迫害,我母亲有我的师父管,谁也不配迫害,母亲的身体是证实大法的,谁迫害就灭谁。”结果照了以后,医生说只是伤了骨头没骨折。给开了点药,我就把母亲带回我家。母亲只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天,我扶着她就能下床上厕所了,第三天就自己慢慢的拄着拐杖上厕所了。母亲天天说:“大法好,师父好。”一周就扔掉拐棍自己能走了,第十四天痊愈,回家,又开始找她的老伙伴们玩耍了。

村里人见了我都说:“你母亲好的这么快,我们认为最起码半年才能敢下床,伤筋动骨一百天哪,不到半月就好了,真是不敢相信。”我说:“这是师父保护了她。”我就让她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把护身符送给了她们。她们高兴的接过去了。其中一个婶婶,就得福报了,在一次煤烟中毒的事故中,她中的程度比她老伴重,可是老伴出院后很快就去世,她老伴不信大法。而她现在还很好。她说她天天念,睡不着觉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就睡着了。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得福报!这是真的,愿善良的人们赶快诵念这“九字”吉言,得到大法师父的护佑,躲过人类的大灾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