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离世之因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同修A走了,她的突然离世在当地造成了负面的影响,众说纷纭,在同修内部也引起了震荡。

A修炼大法后一身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也曾经消过几次大业:她的胃里长过鸭蛋大小的瘤子;子宫里长过鸡蛋茬子般的瘤子;她曾经大流血,一直流了两年,每次都是小半桶;她脑门上也长过瘤子……她从没上过医院治疗,她说“我这个身体交给师父了,师父让我死我就死,师父叫我活我就活。”通过学法、炼功不久症状全部消失,从未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针。她利用卖东西等机会给无数人讲过真相,也给警察讲过真相,从未遭到过举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时,她第一个撇下家到省委反映情况,当邪党警察把她们包围在体育场内,荷枪实弹考验她们时,说谁不是炼的站在这边,修炼者站在那边时,她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修炼者一边,泰然以对。

当诉江开始的时候,她第一个用真实姓名发出了控告信。当晚丈夫同修在梦中看到她坐在了几十层高的楼顶。后来当警察来抓捕她的时候,她严词拒绝,喝退警察,抓捕未遂。

当她后期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糖尿病症状时,她曾坚定的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真心想跟师父回家的,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这小小的河沟是翻不了船的……”那么这么坚定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间真的翻了船,竟提前离世了呢?!

她真的提前走了,痛定思痛,悲痛者莫过于她的丈夫了,在悲痛之余,他冷静的思考了许多许多,他在为他曾经朝夕相伴的妻子感到诸多的遗憾。他希望能提醒同修们,切莫再重蹈覆辙。

一、失去对师父的承诺

记得她孩子小的时候,在班里不爱学习,常常是老师看着写作业的,天长日久学习跟不上趟,考试不及格,常常倒数一、二名。A同修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啊,您让孩子学习好了吧,我今后一定好好学法炼功。”没过三天,孩子真的象变了个人,回到家里竟破天荒的主动要求写作业了,连续几天都是如此。她与丈夫都十分欣慰。

接下来的日子里,孩子倒是写作业了,可她却没有好好学法炼功,也没有按时完成自己的作业(三件事),这一次她是真的没兑现承诺。又过了几天,她仍无动于衷,忙于其它的事情去了,结果孩子很快又恢复了以前的顽皮状态,从此再不主动写作业了。孩子的表现是大人没修好造成的。

除此之外,她还经常跟丈夫说:“你们有使命是与师父签过约的,我和你们是不同的,我是没跟师父签过约的。我下来是跟师父来结缘的……”她丈夫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说:“每个人都是签过约的,不管明白也好,不知道也好,否则就没有活在世上的你了”。

二、对破烂东西的执著

A家是开小卖店的,很多该扔的破烂都不准扔掉。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堆的满屋都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破旧衣物都已发霉了都不让扔,最后两间房子都堆满了。丈夫几次扔到外面,她又多次从新捡回来。甚至走在马路上也要到垃圾堆光顾一番。破鞋不能穿了,也得将鞋帮撕下来保存,最后把屋子堆的过道只有一米宽。丈夫曾多次提醒她都无济于事。师父在梦中也曾多次点悟她(梦中看到自己在天空中飞行,背上背了两个大包袱,左肩的给她扔了,她捡起来,又挎到右肩上……)她都不悟。而且对烂菜烂果也不准扔掉,几年来攒了两冰柜。烂菜扔又不让扔,吃又吃不掉,每年干耗电。本是烂透的菜也不惜一切时间来冲洗,摘了又摘,洗了又洗,耗时费力。浪费大量的宝贵时间,使之不能按时学法炼功,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到死之时从屋里扔出有两车多的破烂东西。

三、杀死大量的虫子,人为的增加了业力。

A家是住在小镇子路旁。园子中种了很多小菜与果树。由于生了许多昆虫,特别是蝗虫常常飞到菜地吃菜。每当早上摘菜之时,她只要看到小菜被虫子叮咬,就会非常生气,她会将菜叶上的虫子活活捏死,有时大蝗虫身上背着小蝗虫,她也不放过,一齐捏死。一只又一只,一把又一把,连杀无数,丈夫说她:“你一点慈悲心都没有,哪里还有一点菩萨的形像呢?”后来她常常手指疼痛。

四、不让人说,一说就炸,常年生气摔东西。

身为丈夫的同修很了解A的脾气、秉性,就是不让说,一说就炸。只要大事小情不依着她,或者说到她的痛处时,她就会火冒三丈,大发雷霆,气不打一处来。生起气来没完没了,三天不开晴,五天不放气,气急眼时还踹桌子、凳子、摔碗筷,撇菜刀,打嘴巴子。难怪她的老同学风趣的说:“你是千日打柴一日烧啊!”

她家的桌子也踹坏了好几个了,她丈夫对此情此景只能一忍再忍。最后家里只能用个塑料水果筐放上一块木板当桌子用了。

五、对亲情的执著,招来附体。

A有一个九十五岁去世的老奶奶,她小的时候就跟奶奶睡一起,盖一床被子,她爱奶奶胜于母亲。她的奶奶是一堂仙的(狐黄白柳附体)。她很小的时候就曾天真的想过:将来奶奶死了,她就躺在奶奶身边一起死去。渐渐长大以后,十八、九了还和奶奶住在一起,奶奶死后,她每天都放心不下,天天想着奶奶落泪。丈夫总在提醒她,不要被亲情所累。她虽表面答应,但实际无时无刻不想着奶奶。有一天,她似睡非睡的看到了一个景象:她天天想念的奶奶突然变成了一只狐狸精,身子是人的身子,而头却是狐狸的头……她虽有惊醒,却时不时的还在想着,每到此时她的身体就会更加难受糟糕。

有一天,A终于向丈夫承认:“说实在的,我每天都在想奶奶,没有一天不想的。”丈夫无可奈何。叹息说:“我就知道你又在想她了,你一想她,她背后那些东西就会附在你的身上。炼功、发正念、学法状态不正都是它们捣的鬼,你还以为是你自己呢。还不都是你自己求来的……”她矢口否认:“谁求它啦?!我才没求呢!”“你天天想她,还不是等于在求它吗?!你呀,啥时候才能放下这个情呢?! ”

除了奶奶,还有丈夫,与丈夫结婚三十多年来从没自己单独睡过。丈夫被拘留四次,她每天都以泪洗面,整整哭了两个月零十九天。丈夫提醒她要分开睡,她又偷偷哭了三宿,丈夫无奈只得依她。

六、执著钱财,铸成大漏

自二零一三年春,开发商占房到政府占房以来,四年时间受到了数十次骚扰,她始终坚持己见,不听同修及丈夫的劝告,贪财心起,与邻居家攀比,委屈、愤恨、妒嫉、仇恨之心并发,仿佛是一场战争。争斗心日益膨胀充塞整个大脑。天天听法,却不用法来对照。

丈夫问她:“你还是个修炼人吗?”她辩解说:“这些年都让他们给我迫害到这种程度了,难道我这身体就值一百万吗?”嘴上念着放下名利情,心里却想的是三百万、五百万。在名利场中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丈夫经常给她讲“两个修道人”和“金佛”的故事,她似乎觉得自己不在其中,而是在和邪恶对阵,是在正法。

贪念使她在回归路上越走越远,铸成了修炼路上一个无法弥补的大漏,走上了绝路。直到她离开人世之时也未放此心。众同修都在为救度众生日夜奔忙,而她却在为钱财打得不可开交,同修们看到她的样子急的直跺脚,纷纷找到她与其切磋,无数的众神与师父与此同时也向她发出警报:就在二零一三年的冬季,在她家商店门口一米远处的中心部位,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漏点,水流如柱从地下五米多深的自来水管道,穿破厚厚的土层喷发而出,迅速将地下室淹没。至此自来水公司连续两次抢修无效,最后只得把水流引向脏水管道。这难以控制的水漏正好和思想上的大漏十分吻合相象又寓意深刻,不偏不邪、不远不近。是巧合还是天意,是警示还是预言?许多人都觉的不可思议。

丈夫十分严肃的对妻子说:“看来这漏点是冲着咱们家来的,是思想上出现了大漏的缘故,我们该向内找找了。”妻子同修不以为然,乐呵呵的说:“有水就有财呀,看来要发财了。”

七、学法少的可怜

作为大法弟子离开法就会迷失方向。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对于一个人来讲,离开法你就象一粒宇宙尘埃而微不足道,又象盲人骑瞎马一样危险,更难成神佛大器了。她修炼十七年来,没有珍惜这万古机缘,没把法放在第一位,而是把那些破烂,把那些钱财放在了首位。为它们而执著,为它们而奔波忙碌。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时间……用她自己的话说:“自打学法以来,总共没看上三遍《转法轮》”。以至后来集体学法时嗑嗑巴巴,拿起书来没看上两页就昏昏欲睡,发正念经常倒掌,炼抱轮时手抖动的厉害;炼静功时也耷拉手掌处于迷糊状态。

同修们在她弥留之时赶来看她,为她发正念呼唤她,并求师父救救她时,却都无济于事。一同修天目中看到:她虽不情愿离去,她身体两旁却有两只大手死死的拽着她,活活的将她拖走了。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有起死回生之术,有重塑生命之威德,为什么就没救她呢?是因为她自己的某些因素促成了早逝。确切的说:她从根本上(特别是后期),没有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去做,她没有从人中走出来,她算不上真修弟子,各种执著一个都没放,贪图利益之心,争斗心等一大堆的人心样样俱全。用她丈夫的话说:她修炼十七年来,脾气、秉性一点都没改,一样都没少。连个常人中的好人都不如,怎能成神呢?师父又怎能救了她呢?旧势力又怎么能放过她呢?

她虽有对神佛的向往虔诚,虽有可歌可泣的那一章,但她也有对钱财的执著追求,也有对情的痴迷难舍,有对破烂的惜物成癖,也有对时间的浪费和机缘的错过,更有对承诺的背弃与否定。用她自己的一句话说:“我悟到而做不到。”

人身可贵,莫让机缘错过,时光流逝!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