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纯净的修炼人 家人明真相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我把自己在修炼中修去对情的执著,以及家人明真相、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放弃对亲情的执著

我是一个亲情、儿女情比较重的人,所以,在修炼中这方面就有要过的关和要去掉的执著。

我的侄子大学毕业后,应聘在外地工作,这样全家都搬迁到外地。二零一五年九月,侄子要办婚事,我这个当姑姑的按常理自然要到场祝贺,我早早的就买好了去侄儿那儿的火车票。

要走的前几天的一个凌晨,我做了一个梦:在单位里,所有的人一大早都起床走了,都去做同一件事了,就剩下我一个人还没去呢,我正起床穿衣服准备去,就见单位领导从外面走進我的房间。我当时心想,别人都走了,我才起来,一定得挨说。只见领导对我说了一句:“你别去了,在家写报道吧!”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我从梦中一下醒来,心想,我已经退休了,不归单位管了,我是修炼人,只归师父管,我的领导就应该是师父,别人都去了,就不让我去,莫非是不让我去参加侄儿的婚礼?为什么?我想不明白。一同修来我家,我把这个梦跟同修说了,同修和我悟的一样。当时我只悟到师父在帮我去掉情,过亲情关。于是退了火车票,礼金让亲属捎去了。因为我的女儿十月份也是在外地结婚,我就非常婉转的和弟弟、弟媳解释了一下临时退票不能去的原因,取得了他们的谅解。约好和我同去的亲属(同修)觉的我不可思议,有点想多了。

因为没去参加侄儿的婚礼,我就有了更充足的时间去女儿那儿了。我和丈夫提前几天去了女儿那儿。就在我从家走的当天,因我“诉江”一事,社区主任受区六一零的指使到我家骚扰,扑了个空。在我从女儿那回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社区主任、片警多次对我的家人骚扰,企图找到我,让我写所谓的“保证书”。丈夫说,我在外地没回来,其实我就在家里,没去外地。我对丈夫说,我不会写的,你也不要替我写,所以社区主任让丈夫替我写,丈夫说没上几天学,不会写;片警问我手机号,他说不知道。丈夫是个粗人,但在这件事情上,他却知道保护我。善待和保护大法弟子是会得福报的,同时,也是在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现在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不让我去参加侄儿的婚礼。一方面是去我对亲情的执著;另一方面是师父看到了邪恶的干扰,因而让我提前去了女儿那儿,避开了邪恶的骚扰,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如果我不相信师父的点化,不听师父的安排,放不下对侄儿的情非要去,后果不可想象。所以走师父安排的路是最安全的,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

诚念“法轮大法好”,姑爷强直性脊椎炎痊愈

去年女儿怀孕了,婆家皆大欢喜。就在女儿怀孕四个多月时,姑爷感到膝盖和腰部疼痛,严重时躺在床上起不来。到医院检查,确诊为强直性脊椎炎。如果疼痛上升到背部时,人的腰部就再也直不起来了,对于这种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治愈的方法,只能是硬挺着遭罪。得了这种病,姑爷的思想负担很重,担心女儿以后离弃他,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人消瘦了十多斤,他父母的脸上也布满了阴云。

女儿告诉他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就会在他身上展现,他的病就会好,并给他讲了我家一个亲属,肝硬化已到了晚期,生命垂危,医院通知家属准备后事。由于患病的亲属相信了大法弟子讲的真相,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退出了入过的少先队,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生命转危为安,不久疾病痊愈,再去医院检查,一切指标正常。

姑爷在和女儿结婚前就做了三退,退出了少先队。于是他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我在女儿家住了两天,姑爷说:身体明显见好,觉也睡的很香,等我好了,我让我爸妈也念“法轮大法好”。

亲家担心儿子的病,催促儿子去全国最好的医院看看。为了消除他们的顾虑,女儿陪着姑爷去了全国最著名的医院。临走前,我对姑爷说,别忘了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等你到了那儿再检查,一定和现在确诊的不一样。

过了几天,到了著名的医院请专家检查后,专家说他没有什么病。姑爷心里当时说不出有多高兴,更相信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伟大。他的父母得知后,脸上又露出了喜悦,父亲更是乐的合不拢嘴。为了感恩师父、感谢大法,姑爷回来后,在一个墙壁上刻上了“法轮大法好”的字样。

在这之后不久的一天夜里,姑爷开的店铺周围的很大一片范围内的墙壁上多处都被法轮功学员用红油漆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惊动了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到处调监控。姑爷的店铺外也安装着摄像头。警察来到姑爷开的店铺里要调监控,姑爷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知道师父伟大、法伟大,法轮功学员做的事都是好事,是善事,是在救人,就以摄像头不好使为由拒绝了警察的要求。姑爷的善举既给自己积了功德,也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福报。

默念“法轮大法好”,女儿顺利分娩

女儿的预产期在二零一七年的夏季,妊娠期间我没能去照顾,就想在女儿分娩时,我一定要陪伴在女儿身边。当时我没有悟到这是一颗很强的、要修去的执著心——儿女情。我提前二十天就买好了去女儿那儿的火车票,按我从家走的时间算到女儿的预产期还有十多天的时间呢。

就在买完票后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郊外走着,看见离我不远的一个小土坡上,一个白净而又清秀的小孩站在一片修剪的齐刷刷矮小的还没发芽的小树后面望着我,我看了小孩一眼,也没往心里去。就在我要动身走的头一天,才知道女儿已经住院两天了,要分娩了。医生说女儿骨盆狭窄、宫颈长、孩子横着没入盆,属于难产。我虽然也在心里盼望着女儿能顺利分娩,一夜没有入睡,但已没有了做常人时的那种焦虑、忐忑不安的心了。我瞬间悟到,我对女儿的情太重了,是我该放下儿女情的这个执著心的时候了,既然我人在家里没能赶上,那我就在家里帮女儿念“法轮大法好”吧,并请师父呵护她们母子平安。

已到三十岁的女儿坚持要顺产,从住院一直到小生命的顺利降生,在这长达三十多个小时的苦熬里,女儿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法轮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又再一次在女儿身上展现,顺利分娩,母子平安。小生命在我动身之前就降生了,这时间真是太巧合了。经过这件事使我对师父讲的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的法理又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又放下了对女儿情的执著。

女儿在医院小住几天,我和亲家母在医院陪伴。女儿住的是单间,房间里有两张大床,女儿自己睡一张,另一张我让给了亲家母,我睡在租来的一张折叠的小床上,白天收起来,晚上小床打开,放在门后面大衣柜侧面。

夏季炎热又赶上高温,虽然房间里有空调也不能长时间打开,晚上再关上门睡觉,就更闷热了。于是,我把门开了个小缝,在门的里面用椅子和装了水的盆子把门挡住,防止有人進来。有一天早晨五点,我突然醒来,便起身坐起来,看见房间的门已经大半开了,椅子和装了水的盆子已经收拾起来了。可能是亲家母嫌房间里太热了,早早的就把房门打开了,然后又去睡觉去了。就在我坐起来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只见一个三十来岁身穿灰绿色的套裙、长裙拖到脚面、背个兜子的高个女人急匆匆的走進我们的房间。因为房间的门没全开,大衣柜正好又挡着我,所以她没看见我,但我却能看见她,当她发现我正在看着她时,她急速的转身出去了,可见她不是个善良之辈。我知道是师父把我及时唤醒,避免了这场将要发生的损失。想想在女儿家发生的这些好事,平安事,都是因为女儿、姑爷相信大法好得来的福报,是姑爷的善念善行结下的善果,是师父给予他们的回报,再一次证明师父伟大,法伟大!师恩难报。

在外孙快满月的前几天,女儿知道满月后,我就要回家了,哭了一场又一场,这时,我的心不再被情打动,我想外孙满月后,再呆几天让女儿出去散散心,我就回家。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我拿着一个装满油的大白塑料桶往一个小土坡上拎,桶很沉,从手中滑到地上,磨出两个小洞,桶里的油都漏没了,大白塑料桶变成如手大小的完好小塑料桶,还在手里拿着。我悟到:桶里有油,是有情,油是黏糊糊的东西,情就是那种难以割舍的东西;漏油是有漏,油漏没了,是对情的执著没了,是我放下了对女儿的情。手里还拿着变小的塑料桶,是师父点悟我,对刚来到这个世上的小生命也不要产生情。在回家的头一天,在和女儿的交谈中,女儿也很理解我,只是在我走的那一天,她又抹了一把眼泪,但我的心却很平静。

师父在法中讲到:“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修炼就是难,难在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谁能割舍,谁能看淡,谁就能超脱常人,走向神。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9/做一个纯净的修炼人-家人明真相得福报-363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