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呵护 四天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二零一六年腊月二十三那天,我发现脖子、脸上长出几个水泡,还真疼。最初我没当回事,可是第二天越长越多,连成一片,我觉的特别奇怪,怎么都长在一面,全都长在左面,头发里面也有,特别疼,右面一个水泡也没有。

我立刻立掌发正念,就在这时一个同修来我家,看到我这个状况说:“是不是你家抽烟空气不好造成的?”我说:“不是,那是人的思维,人的想法。”那位同修坐一会儿就走了。

我又继续发正念,向内找自己,可是也没有从根本上找到自己的执着,这时已经晚上了,我带着疼痛下地做饭。晚上家人回来说:“怎么厉害了?能行吗?上医院吧!”我说:“没事,你放心吧!”表面上看正念很强。

可是发觉我心里隐隐约约隐藏一个很大的执着,师父的法在我的眼前展现:“我们还有一部份学员有一种错误认识,觉的一炼了法轮大法就象上了保险了,不会肉身死亡了。”[1]反应出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存有疑惑。

第三天早晨,我左边的脸、脖子、头、耳朵全都肿起来了,我想不能被这些假相所带动,我照样学法、炼功、发正念。学法的时候坐不住我也强忍着学,绝不躺下,无论怎么难受,再疼我都不躺下。到了后来越来越难受,晚上睡觉不能躺下,头不敢碰任何东西,一触动头皮象针扎一样疼,一点不敢动,头发像被人揪的一样剧痛,只能依在床头迷糊一会儿。

后来听说这现象医学上叫带状疱疹,常人说是蛇盘疮,也叫断头疮。如果这一半连上就有生命危险,这时我感觉全身发烧,脸、脖子一摸特别热,耳朵胀的嗡嗡响,就像要鼓出来的滋味,特别难受,全身是汗。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直接针对我取命来了,好象随时都会被拖走生命,一场病业生死关来了。

我拿镜子对照一看把我吓一跳,脸、耳朵肿的特别高,全是灰紫色,特别吓人,当时完全没了正念,还抱着狡猾心里想:不吃药,擦药可以吧!我拿起电话说:“姐呀!你外甥擦的药膏叫什么名?”我说:“我脸上起水泡了,我想缓解一下,你把药名告诉我吧!”然后我姐说:“妹呀!你身体一直很好,从不吃药,你怎么了?你怎么想擦药哪?”(我家的亲人全都明白真相)。

慈悲的师父借用我的亲人用重锤敲醒我,使我马上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还用常人的方法对待,还是在关键时刻把旧势力强加给我的病业魔难看大了,放不下生死,在关键时刻没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没有坚定的正念,没有做到金刚不动,坚如磐石。这时我主意识清醒了。

当时我泪流满面,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无论我有什么执着、有什么不好的负面思维和人的观念,我都会在法中归正自己,向内找,旧势力的一切黑手烂鬼、旧宇宙的乱法乱神都不配迫害我,去留由师父说了算,由师父安排。这时,我空间场能量特别强,我仔细查找在思想中存在的常人的执着和观念。

二零一六年因为着急搬家找房住,我租房的那个地方离山边很近,一层五户,我搬到四楼,我很反感,心里很不舒服,很不情愿的搬过来。可是住了不到一年,家里就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我丈夫开车出了两次事故。一次事故特别严重,车开的特别快,把道边一棵树撞倒,冲到道牙上边,又把一半墙撞倒,前面挡风玻璃撞的细碎,人却没有伤到一点。因为丈夫很相信大法,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躲过劫难。还有一次,我丈夫突然前胸特别痛,蹲在地上,脸蜡黄,疼痛难忍。上医院说是冠心病,化验血正常,医院觉的奇怪,当然详细的情况我就不提了,在慈悲师父的保护下都平安走过来了。

可是我还是不向内找自己,不在这颗心上下功夫,还向外找,向外看。心里想:我修炼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多事,怎么搬到四楼以后就这样了?四楼真不好。由于我的心带动,我丈夫也说:“四楼不好,咱们搬家吧!”这时,我才发现我家住的是四楼四号,我心里更不安稳了,怨这怨那,这段时间我又忙活找房子,人心全上来了。是人的观念阻碍我,时常在思想中产生负面思维,四楼不好,不吉利,完全没有在修炼中扎扎实实的实修自己,没有在法中向内找自己,哪不符合法,哪就留下了被邪恶钻空子的隐患,这是其一。

最主要的还是我在这一年里光忙活找房子,没有踏踏实实修炼,实修自己,时常出现急躁心,烦躁心。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我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有时精進有时懈怠,没有时刻向内找自己,没有把修炼当回事。

好多心找出来了,因为它们不是我,一切不好的想法和行为都归于旧势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当我把所有的心都找出来时,我的症状马上就有改变,找到了自己根本的执着心,身体马上特别轻松,全身的汗水渗透衣服,我发觉脸和耳朵不胀了,慢慢消肿,可是还疼,我相信师父在法中说的:“告诉你,已经给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个麻烦小的多了。要不给你消,你遇到这麻烦可能就一命呜呼了,也可能躺那儿起不来了。所以你遇到点麻烦,你就难受了,哪有那么舒服的事?”[2]

我躺在床上突然看见我家房间满屋都是法轮,还有师父法像,睁眼看闭眼看都是一样的,我静静的看,是师父在鼓励我呀。

我满脸是泪,跪在师父法像前,发自内心跟师父说:“对不起师父,弟子错了!”作为一个老弟子在闯生死关时,关键时刻还有人心返出来,感到很惭愧,用语言无法形容。

腊月二十六,我脸上、耳朵全消肿了,全长痂了。我跟家人说:“我去洗澡了。”他说:“行吗?不能感染吗?”我说:“你放心吧!没事。”因为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在过年前,我终于闯过了生死关。

在这过程中,是师父替我承受痛苦,是师父不肯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弟子救度众生的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