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升华 【明慧网】

在背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我修炼已经十八年了,对丈夫的怨恨心一直没修掉,加上丈夫由于受邪党的毒害很深,根本听不進去真相,从中又增加一些恨。

我今天与大家交流一下我自二零一七年下半年以来在背法中修炼状态的变化。

学法由通读改为背

我们学法小组每天晨炼后背法,已坚持七、八年的时间了,可《转法轮》只不过才背了几遍,说起来与其它地区的同修相比有些汗颜。二零一七年以来,我们在网上看到同修们交流有关背法的心得体会越来越多。大家在钦佩的同时,也流露出了一些畏难情绪。师父早就讲过,长春大法弟子早在得法初期就已经开始背法了,而且还能倒着背,相比之下,大家都觉的自己悟性太差了。交流后,大家克服了种种畏难情绪,下决心背法。

从二零一七年三月份开始,我们学法小组决定由原来的每天下午通读《转法轮》改为背《转法轮》,每天下午发完三点的正念开始背《转法轮》,背到五点,发完正念学各地讲法或者背《洪吟》等经文。

通过一段时间的背法,大家很快尝到了背法的甜头,感到以前学法经常走神溜号,浪费了很多宝贵时间。自从开始背法,谁也不迟到了,生怕自己落下,每天都有新的感受与心性升华后的喜悦。我们有几个同修还经常到农村,把我们背法后的提高与感悟与那里的同修分享,建议他们也赶快背法。现在村里的同修大多也开始背法了。

背法后的改变

在修炼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炼静功和发正念迷糊的状态一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过来,困惑了好几年都没什么大的突破。背法以来的这段时间,我自身修炼状态变化非常明显:发正念不那么迷糊了,也很少倒掌了,炼功打坐腿也不那么疼了,感觉状态非常好;我的脚踝摔伤(按医院医生的说法就是“粉碎性骨折”)已经三、四年了,肿痛始终存在。前几天一次发正念时,突然感觉从脚心处发出一股凉气,发完正念下地走路,一下轻松多了,不怎么疼了,肿也非常明显消下去。之后几天一天一个样,感觉完全好了。

同时我也学会了关心别人,如:洗碗、收拾厨房,这些事以前多半由我丈夫主动承担着。我就在想:他一定也有烦的时候。我就经常主动去做。二零一七年的夏天特别热,我就说:“我来洗吧!你休息休息,看看电视或出去凉快凉快。”他很高兴,以至于有时还与我抢着洗。

原来我对丈夫有很大的怨恨心。一天上午,丈夫要出门,因突然天气变凉,要穿厚一点的衣服,我给他找了几件,却都是被压的皱皱巴巴的没法穿出去,最后只好拿了一件薄羊毛衫,也不行,凑合着穿上后,我就顺着他后背拍打着,看上去好多了。这些在正常夫妻之间来看是最普通不过的事了,可是在我俩之间却是超常的了,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只有在激烈争辩喝斥时才叫过。丈夫看到我的举动,我看得出他非常感动。

我对丈夫的怨恨一直解不开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怕耽误自己学法、怕影响做大法的事,怕修炼掉层次,怎么能想办法给自己多争取点时间,总之就是以“我”为中心。因此很少去考虑他的感受,如:在家都是各做各的,相互很少说话沟通,好象隔着一堵墙似的。只为自己如何多做、做好证实法的事考虑,忽略了家庭的平衡。

背法中,我能静下心来,用法对照自己,查找自己,发现不足马上归正,特别是对丈夫的怨恨心,发现了就清除、解体它,现在不但能真正的放下怨恨心,而且能慈悲的对待他,能真正的发自内心的为他好了。对待丈夫的亲戚朋友能完全象对待自己娘家人一样,有困难无条件的帮助,修去了分别心。

师父说:“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1] 背法后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有了更深的体悟。

我变了,丈夫也变了

过去由于我和丈夫的积怨太深,造成我总是看不上他,他除了酗酒,再没一文,脾气还很大,一说就炸。对我的家人很不好,把我母亲都气病了。我怨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要不是学了大法我早得癌症死了,我曾到法院去办过几次离婚,也是因学了大法才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一九九九年学法后,我也努力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善待别人的人,做什么事先考虑别人的人,可是对丈夫的怨恨心总是修不去,即便好一点也是强为的,有交换条件的,是怕他说大法不好,怕他影响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所以感觉很苦很累。因此旧的怨恨没去新的又来。

特别是他对大法、对师父不敬,毁书,讲真相不听,就更恨他了。

日常生活上还有一些令人非常厌恶的毛病,简直搅的你剜心透骨,每天都在魔你。我嘴上不说,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斜眼瞅着他,以此来发泄。

可是最近我发现他变了。

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我忽然悟到:丈夫一直不听真相,是因为我的怨恨心没去,是自己有看不上人家的心、嫌弃人家的心,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

那天上午,外边下着雨,他跟我说:我到活动室看书去呀!我问他:看什么书呢?家里也能看吗!他随手拿起手里的书让我看说:就这个《江泽民其人》。当时我就奇怪,平时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听、看,他都一味的排斥,说多了还适得其反,怪话连篇,甚至说一些对师对法不敬的话,每次都是一阵激烈的争辩后,尴尬收场。这本《江泽民其人》我放在书架上,准备送人的。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引起了我的反思。我仔细的回忆着:最近一段时间,家庭气氛确确实实改变了,真的和谐了,以往那种尴尬的气氛完全被幽默与说笑代替了,几个月的时间说了我们大半辈子都没有说的那么多话。这如此大的变化,主要来自我近几个月的背法,最主要是在背法的过程中,能对照自己,有了宽容的心。餐桌上那种令人窒息的现象没有了,好象从没发生过一样。真是我没那个心了,也就没那个事了。

有一天,我妹妹、妹夫要从北京回来,早上八点到。于是我对丈夫说:他们正好到家吃早饭,家里没馒头啦,我发点面蒸馒头吧!他笑着说:在外面吃点油条老豆腐也行吧?我说:咱是有家的嘛!(我家住县城)吃好吃赖应该回咱家吃才对,假如你姐、你哥也从外地老远回来,你也让人家到外面去吃饭,不合适吧?他笑了笑没吭声。

这要在以往又是一场僵局,又会搞的一月半载不说话,这回却很坦然的过去了。今年丈夫主动提出要把我父母接到我家的平房去住,并且愿意照顾老人和全部负担两位老人的生活费用,以减轻弟妹们的负担。这要在以前是绝对做不到的。

还有,前几天派出所的人来我家照相、骚扰,我拒绝他们照相。那些人走后,我对丈夫说:“你知道吗,他们这是私闯民宅,是违法行为。”丈夫紧接着说:“他们这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权。”丈夫有正义感了,这在以前,他不但不可能说这种话,还非得数落我一顿不可。

现在我和丈夫之间都能互相关心、体贴对方了,自然话题也多起来,不象以前“话不投机半句多”,现在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时我回家晚了,他一句埋怨话也没有,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他也不说三道四了。

我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其实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心到位了,不用我们努力的付出什么,我们的家人也就会变了。

当然,这只是我现阶段修炼的一点变化,对丈夫的怨,有时还会往出返。我做的离法的要求相比还差之千里。我要加紧继续努力,背好法,按照法的标准修去各种人心,让自己有个更大的飞跃。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师父让我们多救人、抢人,可是修好我们自己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只有学好法,达到法的要求,才能把人救了。

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我只做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师父就给予了我许多许多。

现在发正念时的效果出奇的好,有一种被密度很大的能量包裹似的感觉。念力强大且集中,这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