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教师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教师,二零一二年秋,我调入与邻县相邻的一所农村小学。学校共八、九名老师及百十号来自五个村落的1—5年级学生。很快,我发现因该地区地处偏远,邪党迫害大法十几年来当地百姓几乎得不到大法的正面信息,仍停留在九九年邪党疯狂诽谤的认识中,并且这里几乎家家张贴毛魔像。

由于邪党迫害大法,我坚持修炼,也算是县里划定的敏感人物,但我从不避讳大法弟子的身份。师父讲过:“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1]

我们学校因办公条件所限,学校只有两、三个宿舍,课间老师们经常凑在我们宿舍。于是,我把大法的书堂堂正正的放在办公桌及床头上,桌前摆上真相台历,墙上贴上真相的年历,床上摆满真相小册子及真相单页。此外,我还把自己修炼的所得所悟,如:“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慈悲、善良、光明”、“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等用大字写在墙上,每过一段时间都更换新的、不同的内容,一为勉励自己,一为向世人昭示大法的正面形象。

同时,我还装了新唐人电视,让同事们收看不同于邪党新闻联播的真实新闻,从各方面、多角度破除邪党对世人的思想禁锢,一点点化解众生对大法的迷惘、误解。只要進入我的办公室,墙上、办公桌上、床上、枕头下面,到处都是大法真相。

一次,校长到我办公室,看到满眼的大法真相,在办公桌上伸手抽出一本《精進要旨》,他翻了几页放下后,往床上一坐,随手又摸到一本《天赐洪福》真相小册子。我跟校长说:“我修大法十几年,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是江泽民妒嫉,违法迫害修大法的人。我修大法几经魔难,矢志不渝。”校长当即表示这是个人信仰,不会干涉。

学校师生们基本不明真相,还躲避真相,我就一方面堂堂正正的坚修大法,一方面从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从正面证实大法,决不给大法抹黑,很快赢得了全校师生的爱戴。一次,新唐人电视播放历史系列演讲,一个新来的老师说:“怎么这个电视老放反动台?”另一老师随口幽默的回答:“不是反动,是反共。”

在三退方面,我们也是几经磨合、多次论辩,终于使所有老师、包括校长退出了中共的邪党组织。校长说:“以前,校长们开会被问及时,我不好意思说我们学校有个炼法轮功的,现在再见到他们,我都很自豪的跟他们讲我们学校有个炼法轮功的,工作出色,协作、善良。”

学校的修炼环境虽然开创出来了,但真相讲不透以及自己修炼中的不足、懈怠也曾被邪恶钻过空子。

一次课间,我见到校长室来了几位村干部。后来,校长找到我,说村干部言说有家长反映你在课堂上经常给学生讲法轮功,他们很反对。校长担心对我不利,又说可能学校某某老师在其中起了不好的作用,你心里有数,但不要跟他公然冲突影响以后的工作。我迅速向内找到了自己平时与那位老师在讲真相方面有过争斗心,常人是我们要救的人,我怎么能跟常人发生矛盾呢?我很惭愧,师父说过:“哪里出了问题,就是哪里需要去讲真相了。”“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3]于是,我坦然对校长说:“是我做的不好。师父要我们无私无我,爱所有的人。我做的不好,让人家不能满意,我以后一定改進,感谢那位老师对我的不满让我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不会和他搞矛盾,反而我以后一定修好自己,跟他做真正的朋友。”同时,我表示:大法不怕人了解,就怕人不理解、不了解。我不可能改变我的信仰,我也不会躲避修炼中所遇到的麻烦,真、善、忍对社会的益处至少在我身上、在咱们学校是有目共睹的,我要去找村干部讲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自会善待大法,同时也会做个活传媒,化解以后类似的麻烦。

事实证明我做对了,那个村支书明白真相后,明确表示不反对个人信仰,并表示退出邪党。

后来,校长在一次全体教师开会时专门强调同事间要互相支持,不得拆台。如果老师们都象某某老师一样炼法轮功,老师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协调了,各方面工作也就上去了。会后,几个老师嘻嘻笑着说:“校长让我们学习你炼法轮功,你炼法轮功还受校长表扬了。”再后来,我经过内修自己,对我起不好作用的那位老师真成了可对我无话不谈的朋友。

几年来,每个班的学生我都给他们讲传统文化中仁、义、礼、智、信的理念,引申出大法“真、善、忍”的真相,让他们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尽管我已年过五十,但孩子们总爱和我玩,课间我走在校园,总有一大批学生身前身后的对我“围追堵截”。课上,当我不高兴欲发怒时,就会有学生喊:“真善忍不发火。”孩子们太可爱了。

平时,我经常把新的大法真相更新给我的同事们,逢年过节我更是把精美的真相台历、年历、护身符、汽车挂件等带给本校及其他学校的老师、职工们,并得到了很好的反馈。一次去外校监考回来,我们新换的校长说:“某老师,你太不够意思了,你们大法的年历、台历你给咱校的老师、给外校的老师,为什么不给我?”我微微一笑说:“早给你准备好了。”当即,我送了她一本真相挂历、一个真相台历。

七、八年来,我校前后已换了三任校长,因自己勤奋、有效、合作、友善及诚信,每一任校长都愿意在学校的各方面工作包括学校管理上依靠我,我被其他同事戏称为“校长助理”、“办公室主任”、“教导主任”、“副校长”等。当然这一切都是浮云过眼,大法弟子从来就不重名、不看利,我只是一个修心向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世间任何与修炼无关的俗事感兴趣。

二零一五年我诉江后,教育干部指定几个校长做我的工作签字承认诉江是滥诉等,一个校长还宴请我,试图从各方面進行劝说,但我都堂堂正正的回答他们诉江的起因及意义。我告诉他们十几年来江魔头迫害了包括我在内的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我不仅实名起诉它,还要求追究赔偿我多年来因遭受迫害受到的政治及经济损失,不仅大法弟子对它起诉,每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都应该起诉它,善待大法,功德无量。最终,他们顶住压力,没对大法犯罪。

除了在工作场合证实法外,我还与当地的同修配合,形成一个稳固的整体,共同开创当地的社会环境,广救当地众生,几年来,学校周边十几个村庄洒遍了我们无尽的汗水和足迹。

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法粒子,在哪儿都发正法之光。平时我住在学校,溶入当地的修炼整体;周末回到县城,我把自己溶入县城的学法小组,多年来我们共同精進,救度众生,足迹同样遍及周边的十几个村庄及城内无数的高楼大厦。开小花、发资料、讲真相、诉江、营救同修、帮助外地同修。地无分南北,只要大法需要,我都义无反顾。生生为此生,三件事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有时,我也懈怠,但有伟大的师父在,我一定能修去不足,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