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589904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17年10月15日我去外地同修家,同修遭非法绑架时,正好我在她家,我也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了5天。回家后,本地“610”上我学校骚扰、恐吓、录相。并问校长书记我在学校的情况,企图加重对我迫害。后又给我丈夫打电话让他和我一起去政法委。我和丈夫去了,“610”逼迫我签“三书”,我没配合,然后出现病业假相,躺在椅子上手脚冰凉,丈夫把我扶回了家。“610”多次给我丈夫打电话,丈夫告诉她说我身体不好不能签,她就找到我丈夫单位的领导,说想把我的事交到县委书记。政法委副书记也找我丈夫让他劝我签“三书”。我先后去过他那两趟,给他讲了真相并告诉他“三书”我不能签。1月份他把我和另外一位同修的材料送到纪检委,想通过纪检委对我和同修迫害。我丈夫不修炼,被他们逼的很恐惧。在3月9日他给我丈夫打电话,让我丈夫把“三书”拿回来。我告诉丈夫千万不要听,那是迫害的陷阱。没想到在那天下午,在此人的威胁和恐吓下,我丈夫迫于压力背着我去610在邪恶的“三书”上签了我的名字。我很难过,对不起师父。因为我没做好导致丈夫跟着遭受迫害,以致做出这样犯罪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丈夫背着我在恶人胁迫下签的字及“三书”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学好法,遇事向内找,修好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正念正行,跟随师父回家。

刘本芝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两会期间,我到外地出差,在火车站刷身份证时,被邪党的特警拦住,并根据身份证信息,了解到我修炼大法的全部信息,包括去北京维护大法,两次被非法劳教等,因为同去有4人,马上要误点了,我们都急匆匆赶时间、很着急,这时我被特警拦住,不放行,问我:“还炼吗?”我随口说“不炼了”,当时只是怕影响别人,怕赶不上火车,就随口说了这句话。在此我严正声明:这句话作废。特警虽然放行,我们跑步赶车,走了5、6步,我才认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的严重性,我在被非法绑架、拘留、劳教都不说的话,竟然就这样随口而出,我停住脚步,让别人走了。我放弃了这次出差,那种悔恨用语言难以表达。这时当地公安已经知道我出差的消息,也到处找我。我关掉手机,拿下电池,回了家。我找自己,是自己修炼不踏实,平时由于和常人说话,养成了应付几句的观念。还有邪恶迫害同修时,同修找我商量,我也是教同修家人如何应付邪恶,随口撒谎,糊弄警察,认为是智慧,其实是没有正念,偏离了真善忍。修炼很严肃,这次教训,让我惊醒,我以后遇事一定查找自己,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同时也要修口,一定要改正爱说话,不假思索的说话方式。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同化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王全英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7年3月21日,我去乘火車。我到验票处,将身份证和火車票给安检人员时,她一放就说有问题。坐在旁边的保安说:又来一个炼法轮功的,把她带到办公室等候处理。这个保安指使2个女青年,在办公室旁边的黑屋内,把我的外衣裤全脫下来检查,还照了照片。保安说:你们要检查地上丢没有丢资料或其它东西。这保安还说:把她的秋衣秋裤脱下来再检查。中途又来一个派出所的人,他做了“讯问笔录”。把我包里带的两个读卡器、一个mp3、200多元真相币做了登记。他问了4个问题,我回答时意志坚定,正念强,没有怕心。接着又来一个公安分局的人,他说:就桌子上这些东西吗?他转身就走了。接着派出所的人对我说:一会儿就完,但你要在“讯问笔录”上签个字。我同意签字,并在“讯问笔录”的4处盖了手印。他说:你以后就别提这件事了,我们也不上报。下午我乘火車安全的回家。事后,我就一直不想提这件蒙受耻辱的事。今天我醒悟了,无论遇到什么事,神看人心。你自己不说,可神看的很清楚。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我的签字、按的手印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今后多学法,提高心性,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赵德清 2018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2016年6月28日我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在邪恶黑窝里,开始我正念很强,后来在同一监号里的人劝说下,我因法理不清,还认为她们是为我好,就向邪恶写了“保证书”,虽然保证书里没写法轮功,也没写不炼功的话。但是我现在认识到,那是上了邪恶的当,上了邪恶的圈套,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感到很惭愧、内疚。修炼了这么多年,我没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很痛心。回来后我不敢对同修说,怕同修耻笑我,等等人心都出来了。我也发过严正声明,可是我没有说实情,就简单的一带完事了,很不严肃。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总是感觉心不安,为了我的面子,欺骗了师父,欺骗了同修,罪不可恕。通过大量的学法和看明慧周刊关于写“严正声明”的交流文章后,我提高了心性,增强了正念,我认识到写好严正声明也是修炼,也是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现在我再次严正声明:在看守所里写的“保证书”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请师父和同修看我的行动吧。

王亚茹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去年九月我在市集讲真相,被邪恶非法绑架、抄家。在被非法提审时,开始我一直不配合,后来在邪恶的诱骗下,我没了正念,承认了邪恶所要的一些信息,在笔录上签了字。暴露了同修的一些信息,加重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我对不起同修,我发自内心向同修道歉。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因正念不足,在人心的带动下,做了不符合法的大错事。如進、出看守所时,在登记表上签名;在监室管理表上按手印;在非法延期关押的通知书上签了字。后来家人给我请了律师,在和律师会见时,我被亲情冲昏了头脑,在律师的劝说和欺骗下,在律师写好的 “脱离不送小福字这个组织”的保证上按了手印。现在我真正认识到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给我从新做好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今后我要多学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过错和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肖淑娴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2014年2月5日我被警察绑架到市公安分局,是因我妻子(同修)发真相资料被诬告,她带的乘车证暴露了我家的住址。4、5个警察闯入我家,抄走了全部大法书、资料、电脑、打印机等很多物品。到公安分局审问我,让我签字,我就签了。在2016年7月我被关押在监狱迫害期间。有一天,4个犯人强行抓住我的手,让我在“四书”上按手印,我说我不能按,但我当时无能力摆脱那4个人,被强制按了手印。2018年2月5日,释放那一天,我在释放书上签了字。今天我向师父认错,严正声明:以上被迫的签字、按的手印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走好今后的修炼路!

赵成孝 2018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前得法,法还没怎么学明白,邪党就迫害了。我也被劫持到镇政府关入洗脑班,强迫我放弃修炼。在高压下,我违心的说:不炼了。可我知道师父好,大法好。二零一七年秋,我在家附近蹓达,两位女同修向我讲真相,我说以前也学过,后来迫害放弃了,在家有时还看看《转法轮》。我把同修请到家,同修一看我的《转法轮》还没改字,就带回去帮我改字,并建议我写一份严正声明,我没文化,就口述、请同修帮助写。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回大法修炼,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杨昆华 2018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三年,在邪党的红色恐怖下,我家所在街道、派出所经常上门骚扰,当时迫于无奈,我就用塑料布把师父的法像包了好多层,放在了我家的房顶上的大木柜子里。后来,我和老伴被迫害進了劳教所,家里没人了。这期间正赶上房子拆迁。等我们从劳教所出来时,师父的法像已被弄丢了。这件事过去十多年了,可每次想起,我都特别痛心。通过学法,我越来越认识到:我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犯了不敬师父的大罪。真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今后我要学好法,在法上不断归正自己,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弥补罪过

刘奎范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5年7月,我实名控告江泽民的诉状被高院返回当地派出所,10月片警到我家骚扰,把我劫持到派出所,说因我诉江。我给警察讲大法真相。他们把我谈的话打成书面材料,叫我看都是证实大法的内容,没有反面的,当时我还挺满意,于是在片警的要求下在材料上签了名字。过后我才清醒:自己犯了大错,深挖自己就是人心太多,遇事不能用法来衡量,最主要的是实修不够。在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修悦兰 2018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江魔集团打压迫害后,二零零二年我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怕心,在邪恶的高压迫害、威胁下,我被迫写了“决裂书”,又给别的同修代写了“决裂书”。在劳教所里我还配合邪恶穿号服,看电视、做操、演文艺节目、唱歌等。现在我知道错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事。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过失,堂堂正正的修炼,清除各种观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多学法,学好法,真正得法,干干净净的修成师父要的法粒子。

袁惠荣 2018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我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列车行至中途查身份证时,因我没有身份证,被劫持到站前派出所。在警察审问我们时,趁警察不在屋,我把身上带的条幅塞到靠墙的卷柜后边。当时就怕警察把条幅搜出来作为迫害的证据。现在想起来,真是痛心、难过,首先是对法不敬,第二有可能牵连常人对大法犯罪。在此我向师父认错、认罪。我严正声明:所有背离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高秀兰 2018年3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2017年7月末我在火车站候车时,被铁路警察劫持到警务室,问:你炼法轮功吧?我就顺嘴答:以前炼,心里还有。他们说不准带宣传品,我说:没有。他们就让我走了。我今突然想到这件事,感到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与呵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精進做好三件事,一定跟师尊回家。

吕玲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的时候,警察到我家逼迫交大法书,在高压下我交了好几本。这些年通过学法修炼,我深刻认识到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作废。以后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学好法,精進实修,做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请师父放心。

李秀玲 2018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村里两人到我家逼我签了字。2004年,我在外打工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后被公安绑架,邪恶将《转法轮》书抢走。后来,我弟弟代写了“今后不修炼、不学之类”的保证。现我声明:我以上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郑先英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大法遭到邪党迫害以后,我交出了一本《转法轮》,还把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真、善、忍”三幅图和师父的讲法磁带都丢失了。现在我声明:以上我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君 2018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3年在劳教所被邪党迫害期间,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违心抄写的“三书”及别人代写的违背大法的东西、我在上面所签的名,现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学好法,洗净污点,兑现誓约,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淑玲 2018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2017年,在邪恶所谓的“敲门行动”中,我违心的说了“不炼了”的话。我声明: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所说的违背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好好炼功、学法,精進起来。

王明香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多年来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毒害,我曾说了很多对大法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现在我声明:以上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陈献普 2018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以前损坏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我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子芹 2018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2017年在邪恶的所谓“敲门行动”中,我违心所说的“不炼了”的话现声明全部作废。以后好好炼功、学法,精進起来。

张宗福 2018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细霞 2018年2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友桂 2018年3月1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