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男子监狱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山东省男子监狱十一监区一直在野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以下是一位刚从山东省男子监狱出来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写的在里面看到和亲身经历过的迫害事实。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很多是外界不知道的。

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忠实是淄博人。从二零一四年八月份到二零一七年期间,在山东省男子监狱十一监区成立的“所谓”严管班被强制转化,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小屋里,有专人看管。诈骗犯赵保奇(菏泽人),为了在狱警面前表现自己,达到减刑的目的,告状说王忠实给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递经文,监狱于二零一六年又把王忠实分到其它班组进行迫害。由于王不屈服,被张大庆(诈骗犯)等强行穿囚服、看所谓的教育片子,不让踏出小屋半步。王忠实为了反迫害而绝食抗议。绝食一段时间后,狱警怕出生命危险,只好罢手。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姜官民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中旬被十一监区区长李伟为首的邪恶之徒强制奴役。当时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迫害。姜官民是典型的一个,他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拒绝奴役改造,并发表严正声明从新修炼法轮功。十一监区区长李伟以其组织抗议为罪名,把姜官民关进小号。其间,姜官民遭受了虐待,一顿只给一个小馒头,渴了喝自来水,四肢戴着大镣,关押七十五天之久。出来时皮包骨头。一般的刑事犯关小号不能超过一个月,关一周或半个月,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泰安市法轮功学员赵卫东被迫害的事实:二零一三年二十六日十一监区副区长陈岩指使罪犯杨洪友(杀人犯,东北人黑社会头子)、马登洲(抢劫犯)、吴克军(贪官)、石广兴(贪污犯)、徐文彬(杀人犯)、任强(贪污犯)等,对四楼的法轮功学员以清理号位为名,搜查法轮功经文。恶徒在赵卫东的住处搜出一份经文。十一监区副区长陈岩安排犯人对赵实施严管,叫其本楼层的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赵卫东坚决不从。狱警陈岩指使几个打手,把赵卫东强行关到监狱小号,赵开始反迫害绝食、绝水抗议。到了第九天昏死过去,被值班人员发现时,脉搏都摸不到了,送往警官医院抢救后才脱离危险。赵卫东从医院回去后,警察不允许他出屋,不允许他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允许购物。在二零一六年过年期间因出屋,被包夹发现,赵与其理论又被严管,面朝墙站立,从早上吃完饭一直到晚上九点。面对墙站立一个月后,又开始被强迫写认罪材料,他不屈服。监狱安排几个罪犯给他上束缚带,捆绑到下午二点,强迫认罪(参与的有赵亮、夏连清、杨小磊等人)。赵卫东在出狱时,因不在释放书上签字,又被脱下已穿好的出监服装,换上囚服,几个恶徒把他强行拖拉着关进小号,直到下午四点才放人。

中共监狱酷刑演示:捆绑
中共监狱酷刑演示:捆绑

法轮功学员尹开魁、张传文(化名)被迫害事实:二零一五年四月份他们因拒绝挂床头牌,被济南罪犯房道胜告知副监区长丁某,丁某对两人严管。对尹开魁关小号一个月。对张传文送严管队三个月。每人每顿饭都是一个小馒头、一块小咸菜,专人看管。三个月后张传文回来拒绝穿囚服,被几个犯人强制穿上,监区长李伟安排强制“转化”,从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一点、从下午一点到四点不允许动,直到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参与迫害的打手有杀人犯谢某(济南的)、王海峰(江苏诈骗犯)。

淄博法轮功学员黄福堂被绑架后,曾被当地恶警多处打伤、把睾丸抓伤。入狱后又被十一监区长李伟等人强迫“转化”。因不“转化”,被拖入澡堂折磨,上束缚带酷刑折磨,达三个月之久。参与迫害的有夏力春(诈骗犯,东北人)、谢庆会、王希波(济南罪犯)、石广兴(东营人,贪污犯)。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吊瓶”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吊瓶”

二零一四年九月份十一监区为了强制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奴役,给法轮功学员上束缚带、捆绑在椅子上,并将法轮功学员的头用小绳系住、在后面挂上一个装满水的雪碧瓶、使人难以承受。被迫害的有苏文(青岛)、唐培武(昌乐)、郭志强、李全福(东北人)、张洪金(烟台)。参与迫害的有张少青(贪污犯,济南人)、尹军(贪污犯,潍坊)、任强(贪污犯,济南)、马登洲(抢劫犯,滨州)、杨洪有(杀人犯,东北)、吴勤涛(杀人犯,济南)。这些都是在济南男监狱十一监区区长李伟、副区长陈岩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恶。

寿光法轮功学员刘兴武被迫害事实:二零一六年在监狱十一监区,区长李伟为了提高转化率。对刘兴武采取强行转化措施,想在全区树立个典型。组长朱效明(贪污犯)和包夹宣布,从今天开始,根据李伟的指使,对刘兴武做转化,在释放前一定得拿下,希望本组人员积极配合。刘兴武当即表态说;这是对我的迫害,我坚决不配合。参与迫害的罪犯有朱效明、赵保齐(诈骗犯)、吴勤涛(杀人犯)、王家岩(贪污犯),他们对刘兴武软硬兼施,刘坚决不配合。这些人没招可使了后,汇报给区长李伟说;啃不动、难度有点大。李伟便向他们施加压力,把本组两个法轮功学员弄走,怕影响到刘兴武的转化,随后又调来两个所谓的转化干将,一个叫魏巍的诈骗犯,一个叫王革新的贪官(济南市财政局副局长)。六人轮番和刘谈话,火药味很浓,不让休息,晚上熬到十一点。狱警李伟要朱效明每天汇报转化刘兴武的进展,暗地给他们施压,叫他们不断的加大力度,扬言说;你们要大胆的做工作,出了问题我负责,一定把刘兴武转化过来。为了制止迫害、反迫害,刘兴武开始绝食抗议。刘绝食第五天,李伟怕出问题,找刘谈话骗刘吃饭,表面冠冕堂皇,变着花样,又强制叫刘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刘兴武不从,他们就找了打手吴勤涛、王家岩强制。二零一七年三月份刘又开始绝食,绝食到了第五天他们就给强行灌食,导致刘兴武胃大出血,流血不止,送到监狱医院治疗,吐血不止,又被送到警官医院抢救一个月才得以好转。

临朐法轮功学员陆丰田被迫害的事实:二零一四年十月份到十二月份,监狱强迫陆丰田进行奴役劳动,陆丰田不从。监区长李伟利用贪官张少青、抢劫犯马登洲、杀人犯房宁,强行转化陆丰田。白天、晚上紧闭着门窗,轮流上阵洗脑,晚上不让睡觉,强迫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折腾两个月之久。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对陆丰田又一次实施迫害,理由是陆不服从管理,监区长李伟下令严管他。为了反迫害,制止迫害,陆丰田再一次绝食抗议,绝食后,区长李伟怕出事,解除了对陆丰田的严管。二零一七年三月,陆丰田由于长期在监狱遭受迫害,身体状况不佳,多次送往医院。陆丰田多次提出要炼功,被拒绝,因此陆再一次绝食抗议。现在被关进警官医院。

罪犯吴金大是十一监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吴金大是诈骗犯,江苏常州人,二零一七年六月份入狱,他利用佛教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吴金大还在监狱发展所谓的信徒,搞磕头等活动。监区长李伟、监区教导员、副区长郑杰一直在支持他。

还有招远的法轮功学员彭乐宽,莱阳法轮功学员张胜齐,都遭受过种种酷刑折磨、刑讯逼供。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