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觉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师尊从地狱里把我捞起,让大法洗涤我的心灵与灵魂,让我获得新生,使我懂得了要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法理要求去做、同化宇宙大法,才能真正的返本归真。

今天讲一讲支持我修炼的父母从邪党迫害给他们造成的恐惧、顺从,到明白法轮功真相后的觉醒。

一、恐惧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江氏一伙发起了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群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他们捏造的谎言满天飞,整个空间都充满了邪恶的因素。我丈夫被当地派出所、单位列为重点人物,片警经常上门骚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的一天,丈夫单位派车来我家,强行把我丈夫带到单位,我因不放心丈夫,也一同和他一起到了单位。我俩大步流星的走進办公室,见到里面顺着墙边坐了一圈的人。到了之后才知道,他们让我丈夫上电视做假新闻,装成瘫子用担架抬着上电视让他说炼法轮功炼瘫了,以蒙骗大陆老百姓。他们单位也自知理亏,因为我丈夫自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就没得过病,也没看过病,甚至丈夫单位领导让老看病的人到我家跟他学学,好给单位省点医药费。当时在他们单位楼下派出所的警察在底下待命,不配合他们就把我丈夫抓起来,还威胁说“让他站着進去躺着出来”。我丈夫严厉的拒绝他们的造假要求。我们把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跟他们说。后来经过单位领导打电话向他们上级请示,同意让我们先回去想想应该怎么做。

我们本着良心决不出卖师父、不出卖同修,不去造假害人,回到家后收拾了简便的衣服,被迫骑着自行车离家,去了我的父母家。

我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非常胆小怕事,更多的是对共产党的恐惧与顺从。丈夫他单位的人到处找我丈夫。当知道我们在我父母家住着,以党性找我父亲谈话,让我父亲配合单位。

我父亲当时七十多岁,在工作期间一直做党支部书记。他在几十年的工作与政治斗争中一直处于恐惧、害怕被共产党批斗迫害。父亲整天关注电视播放法轮功的事情,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他的本意也是为我们好,以免遭受迫害,能过安稳的日子。

二、顺从

我老父亲由于对共产党的害怕、恐惧,又担心我们被迫害,在我们住父母家期间,我父亲总是劝我们:识时务者为俊杰,胳膊拧不过大腿!让我们向单位顺从,不要跟他们顶着干,共产党怎么怎么厉害,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这次对你们跟文化大革命一样,比文化大革命还厉害呢。他甚至和我丈夫打赌,如果法轮功胜利了,共产党败了,他出三万元钱给我丈夫。我丈夫对他说,不用,这样对您没有好处,您一定会输的,我不要您的钱。但愿您平安、幸福。不要糊涂,法轮功一定会胜的!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人应该遵从的与做人的标准。

二零零一年随着迫害加剧,我们被迫流离失所了,迫于环境的压力,将近半年没去我父亲家。可父亲还是与我丈夫的单位领导配合,听他们的安排。把单位被强迫转化的人所写的转化书让我父亲给我丈夫看,丈夫坚决不看。随后,丈夫单位领导安排我父亲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参观,并用这办法扣押父亲,再让我丈夫把我父亲换回来,好抓捕我丈夫。当时遭到家人的强力反对,家人非常正念的对我父亲说:您進去了我们也不叫妹夫换您,您看着办吧!他们的计划都没得逞。

二零零一年底我和丈夫去看父母,老父亲背着我们,给我丈夫单位领导打了电话告知我们来了。我们刚到一会儿,就有人敲门,我丈夫开门一看是他们单位的两个领导及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人是六一零的。我们热情的把他们让進屋内,稍坐片刻,他们就让我们不要再炼法轮功了,我们把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美好的真实情况给他们讲了一遍,又讲了人为什么要修炼。看劝不动我们,他们坐了一会就走了。

我们刚走不长时间,当地派出所的三个警察就闯進我父亲家,要抓我们,并造谣说:你姑爷到他们这发展法轮功来了,问我俩在哪。我父母说没来!就是没来!他们進屋后,厨房、卫生间、阳台、大衣柜到处疯狂找人。把我父母吓得很厉害,坐在沙发上半天醒不过神来。没找到我们,他们就气呼呼的走了。

然而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我的老父亲觉醒了,明白了共产党的邪恶与虚伪。那时候快过年了,我的大姐和大姐夫到我父母这看望两位老人,他们那天晚上大约九点到我父母那儿。第二天六点刚过,就有人急速的敲门,我大姐以为谁有什么急事,就打开房门,一伙人野蛮的闯了進来,有警察及便衣,進门就喊我丈夫的名字让他“出来”!“出来”!一看没有就到处乱翻,当时我大姐夫在卫生间解手,他们就叫他出来,并威胁说:再不出来就把门踹开,我大姐夫刚一出来还没系好腰带,他们就把他的两个胳膊拧到后面,就要带走,我大姐就跟他们急了,问你们要干什么?!这时一个人悄声跟警察说:这不是她丈夫。他们就放开了手,但是却又把我的大姐带走,问她炼不炼,我父亲赶快跟他们说好话,才没把我大姐带走。他们说昨天晚上九点看到我俩来了(因为我大姐和大姐夫与我俩身高长相有点相似)就威逼我父亲把我们交出来。我父亲说真没来!他们不信又搜了一遍就走了。

三、觉醒

我老父亲这回可吓得够呛,他的本意就是想让我丈夫的单位劝劝我丈夫,好好聊聊,不要把双方的关系搞僵,把扣除的工资要回来。没想到他们和警察、六一零绑在一起迫害好人,并且长时间对我父母進行跟踪、盯梢、蹲坑监视。

从这件事后,我的老父亲明白了一些,不再和他们联系了,断绝了与我丈夫单位的联系。他也知道大法好,但是由于长年的中共的灌输,思想深处还是觉的××党好,他骂江泽民,但他说毛××不像江××。共产党是破坏我中华民族的祸根,他还不知道这一点。 

二零零四年《九评》出来后,我把《九评》送给我父亲,他看了不多,因为太害怕,中国人谁敢跟共产党作对啊!他就把《九评》毁坏了。不久发生了一件事,他上厕所摔了一跤,把鼻子和嘴唇磕破了,摔了后走路一瘸一瘸的,而且身体出现左胳膊发麻,走路歪着走,毕竟他是七十多岁的人了。我们知道后就去看他。我问他:您怎么脸破了、腿一撇一撇的走啊?他不说话,我问他《九评》看完了吗?他说你别让我看这个。我把《九评》用水泡了毁掉了。我们说您不能这么干啊,他说这书都是反对××党的,我不看!我们说:您不要害怕,看看《九评》说的是不是真的,看完后您就明白了。您毁书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没跟您说清楚。我们再送您一本《九评》吧,您真正看明白后对您绝对有好处,他就同意了。

过了几天,我们把《九评》送给了他。这次他看完后,他的整个世界观、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终于明白了,共产党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危害,与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破坏,使人的道德沦丧了,使做人的标准,对善与恶的衡量标准发生多大扭曲,把中国人彻底毁了,把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毁了。看完后他的身体不知不觉中好了,走路也不瘸了,胳膊也恢复正常了,还退出了邪恶中共邪党,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有一年父母到我家来,我们让他们看神韵光碟,看着看着,由于我们看的不专注,边聊边看我和父亲就抬起杠来了!我老父亲忽然说:法轮功是现在的,没有中华民族历史长,还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我们说您这样不对,别这样说。我说今天您也累了就不看了,明天再看。然后就各自休息了。第二天早上,老父亲起床时手腕子窝了一下很痛,我就跟他说您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他不屑的笑了笑。我接着跟他说,要是我们修炼人呢,就找找自己哪错了,向师父忏悔改正了就会好了,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他就進屋了。我们也出去办事去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看他用那只窝了手腕的手拿着水壶倒水,就问他您的手好了?我母亲跟我说,你们出去后,我们就一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你爸爸的手好了,也不疼了。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承受了无法想象的压力与担惊受怕,许多年抵制着来自警察与六一零对他们的干扰与迫害。所有能和大法弟子一同走到现在,正面接受大法,保护大法弟子的父母及亲人都是了不起的!作为大法弟子,更要慈悲地善待他们。也不要抛弃那些现在还不明白真相的家人,他们需要我们讲真相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