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资料送到派出所所长手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八周岁,是湖北省政府某机构的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功已有二十四个春秋。以前全身是病:贫血、胃病、肺结核、支气管扩张、风湿性关节炎等等,炼功不长时间这些病全好了。在修炼路上也经受了不少魔难与艰辛,是师父替我承受的巨难,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才走到今天。

说说我修炼中的点滴。

坚修大法 公开要求退党

在正法修炼的关键时期,对信师、信法这一关键问题上更要坚如磐石。在“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利用广播、电视、报刊各种宣传工具对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无耻造谣和全面攻击下,在居委会、街道、派出所、工作单位强大压力下,让大法弟子感觉他们就是要逼得你无法生存,比起文革期间的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长期受邪党理论的毒害,有不少人当年虽然走進大法,但对师父、对大法并不是太理解。我们单位原有八个党员修炼,那时人人都没有自由,相互都不能往来,多数都不炼了。

晚上我流着眼泪望着窗外天上的月亮。如何是好?我想,单位多数都不炼了,他们都不炼我一个人炼。工资、党员可以不要,大法我要!

就这样,我个人在家修炼了一段时间。后来我想,我不能把自己困在家里,我得出去,去告诉人们法轮功的事实真相。于是就到单位老年合唱团活动,那里人多。在合唱团,以歌会友,利用休息时间告诉周围的人:法轮功是佛家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陷害法轮功的等等。

不长时间单位领导找我谈话,不许我在合唱团讲法轮功的事,否则要我离开合唱团。不久我被合唱团开除了。那我就四处讲真相传资料。

二零零五年一天的上午,我在家中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没想到图像传到二楼同事家的电视上。同事打电话报警,派出所、市防暴队的警察开着警车荷枪实弹来了,加上我单位的局领导和居委会人员也赶了过来,把机关大院挤得满满的。他们从上午一直到晚上八点半什么也没查到,只能无功而返。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着我,为我善解了这一切。师父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1]

师父的法给了我莫大的鼓舞。

后来单位办党员学习班要“保先”。我就要公开退党,写了退党申请。领导多次找我谈话,不让我退党,让我放弃大法。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将要处理我,把我儿子的工作停了(我大儿子武大毕业,也在我工作的单位上班),不让工作只发生活费,要两个七十岁的老太老爹代替儿子的工作。到二零零八年更進一步迫害,让儿子下岗。

他们的方法行为给我们全家造成很大的压力。直到新的领导来了,才让儿子回去工作。

尽管如此,也没有动摇我修炼大法的决心。我每天学法、炼功、讲真相从未停过。后来我学会上网,自己制作资料、购耗材。我向同修学电脑,学打印。

真相资料送到派出所所长手上

二零一五年五月,国内二十万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令邪恶胆寒。二零一七年四月到九月他们搞了个所谓“敲门行动”,警察在武汉三镇四处疯狂抓人,不少资料点被破坏。

七月二十日左右,我见明慧网上有一条粘胶,意思是信仰自由,要依法治国,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我将这个信息改成单张资料,打算直接送到派出所,让警察明白真相别再犯罪。

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我带上资料去了辖区派出所,找管我们片户籍警察。有个警察说他不在,我就把真相资料送到那人手中,他一看是大法资料,他要我上二楼等,说他马上回来。

一会那个片警回来了,我笑着迎上去说:“李警官,你好……”话刚一出口,他就大骂我:“吃饱了不干好事,把法轮功资料都送到我的领导手上去了!别人去抓都不来,你今天倒送上门来了!你胆子太大了!马上叫你儿子来,马上叫人去抄你的家,送你到劳教所几天,整死你……”

我不慌不忙的说:“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才三、四十岁,上有老下有小,政府要依法治国,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全世界都知道修真、善、忍是最好的人,你们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你看看这资料。”他把两眼一闭,说:“我不看法轮功资料,你想给我洗脑!”他反复说我不该送法轮功资料给领导。我说:“我不知道谁是你领导,谁是多大的官,谁是兵,你先看看这资料。”他不看,说看了法轮功的资料就会被洗脑。这时他又闭上双眼反复骂个不停。

我问他:“你对你妈也这样骂吗?”他说:“我妈不是法轮功,你是法轮功我就要骂你。”于是我给他同办公室的几个警察说:“你们都看看这资料,我今天要是说的是假的,你怎么处理都行;如果我讲的是真话,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

片警问我还炼不炼,我回答:“炼!”他问资料哪来的?我说别人给的。要我签字,我就写了“法轮大法好”,还没写完他把我手中的笔纸都抢走了。

他说,“算了,今天不让你儿子来、也不抄你家了。”我说:“你骂了我一个多小时骂累了吧?我今天做到了骂不还口,我也不恨你,我还得谢谢你。”另一个警察说:“婆婆,你走吧。”我一看其他人都不见了。

下到一楼也没见到一个人。

我回家了,直到现在也没人找我麻烦。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听同修讲现在在中山公园他们发《九评共产党》、劝“三退”没有人干扰了。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