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炼 在大道上前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一九九四年春天,我从黑土地来到辽河岸边的这座城市。当第一次站在人来车往的大道上,眼前的人、车、楼、宽广的大道,一片陌生。那一刻我的心异常的空寂、异常的后悔,心中涌起的是背井离乡的凄凉。可是当我喜得大法之后,我才知道这里是我人生的必经之地。

一九九六年夏天,在辽河岸边我有幸得大法修炼。回想走过的路,因为不会修带来的魔难是巨大的,从不会修到理性认识法的过程,在我这是艰辛伴着苦涩,坚忍伴着无奈,没有走正的路造成的重重压力下的艰难,每一步都充满艰险,每一难都让人痛彻心扉,让人感觉生不如死。但是,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对佛法真理的坚定信念,有伟大的师父慈悲的呵护和点悟,终于走出迷途。

当我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的时候,才体会到了修炼的无限美好和成为大法弟子的无比荣幸。记述修炼路上的几个片段,以谢师恩,也算向师父交一份考卷吧。

一、静心学法、去掉急躁心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我开始背《转法轮》。这么好的法我要记住、要同化,我要让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记住、都同化。我背法非常用心,到零七年的时候,就背的很流利了。但是,每天背法的时候,心里都很急,语速很快,背完上句,急着背下句,这样思想不容易溜号,时间长了,就形成自然了,也感觉不到。

前段时间,因为和一位不常接触的同修配合做事,交流的时候,这颗急躁心暴露的淋漓尽致。同修非常稳,我的语速快的听不出个了。我非常惊讶于自己的这个状态:我咋这样呀?这么急呀。我和常接触的同修说这个事,她说你平时也不这样啊。我自己也奇怪。我经常面对面讲真相,感觉语气很平和,这次咋这样呢?原因没有找到。每天依旧上午急急忙忙背一讲法,下午出去讲真相。可是这个急躁心越来越强,在讲真相的时候,也出现了这个状态。我知道这个急躁心不是我,我不要,发正念灭它,可是没有好转。我跟师父说:我咋办呢?请求师父点悟。

一天,我看《明慧周刊》,同修写了静心背法。对照同修,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于是,我再背法的时候,尽量抑制这个急。我跟师父说:我要快,不要急。大约一周的时间,有了明显的转变。现在我不管是背法、读法,都尽量静下心来,不求速度。静下心来才体会到:心越静,背的越快,误差越少。而且还有一种感觉:静心学法,身体被能量包围着、暖暖的,有时感觉在流动。有一天我背着背着,一股热流从心而过,这是以前没有的。

静心学法,平时心才能平静,心能静是法的力量,静心学法是一种境界。随着能静心学法,渐渐的,在日常生活中,心也越来越清净,逐渐的在遇到什么事时,就不动心了,静心学法太重要了,走了这么大弯路才悟到。谢谢师父点悟。

二、我的健康是最好的真相

二零一五年冬,九十岁的母亲辞世。我回老家见到了很多乡亲,他们都惊讶于我的变化,很多人认不出我了。在他们的记忆中,我是面容憔悴、枯黄,目光呆滞的病秧子,二十年后的我已步入老年,在他们的想象中,应该更差或者老态龙钟。可是站在他们面前的我,健康洒脱、充满活力,有几个比我年岁略长的,一再感叹:都认不出来了,你这变化太大了,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连连点头,欣然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我老姑。我得法初期,她也请了一本《转法轮》,但对师父的讲法有不相信的地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之后,因为她儿子是公务员,怕被牵连,就放弃不炼了,这次看到我的变化,一再说:回去看书,还炼。

我也是美容师关注的对像。一次,我在一家美容院楼下路过,从楼里出来俩男孩,生拉硬扯的拽我進屋,说要给我做美容。在一楼的时候,我说,你们别让我上楼了,去了我也不能做,他们说就五块钱,我说不管多少钱,我都不做。他们一听就让我走了。过些日子我又从那里经过,又出来俩男孩,用同样方式把我拽進楼,并说免费为我做美容,一分钱不要。我说我是修佛的,不占便宜。那也不行,非得上楼。到了二楼,美容师都是女孩,热情的把我挽進房间,免费为我做美容,不做不行。没办法,我只好躺在美容床上,一个美容师为我按摩脸部。这时她们的经理走过来,坐在我的旁边跟我聊天,我就给她讲真相。这位二十六岁的女孩非常聪明,她说知道,楼下的医生就是炼法轮功的,给她们讲过。(美容院楼下是药房,里面有坐堂医生)她相信法轮大法好,也做了三退。最后,女经理跟我说:大姐,我想和你合做一个项目,我们给你免费做美容,你给我们做广告,你就说,你是在我们这做美容做的。

我说,合作不了。你们给我做美容,表面上肯定起作用,因为我平时什么化妆品都不用,也不修饰,洗脸就是一把清水(她说看的出来)。但是,我的内在不是你们做出来的,那是我修出来的,我是修炼人,我不能撒谎。其实美容师看好的,就是我修炼人的气质。

前几天,我到一个大型商场购物,这里有一家养生馆,里面的工作人员,迎着我做广告,说他们有新项目,有礼品。我说我是修佛的,不占便宜。她说你到里面看看,登个记就行,我一想,这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有缘人,就随他去了。登记的经理是个男孩,问我多大,我说:五十七了。拉我过来的女孩惊呼,哎呀,大姐五十七了?!里面又出来一个女孩,俩人一同陪我進了房间,她们说为我做美容,我说别做了,咱们聊聊吧,她们说那也行。我问她们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吗?她们说不知道。然后,我给她们讲基本真相,讲自焚是造假,最后俩人都顺利退出少先队。我给她们资料,她们没敢要,说店里有规定,对信仰不参与。我走的时候,她们把我送出来,还一再说:看人家都五十七了。我都拐过去了,听她们还说呢。

我的变化是对谎言的直接揭露,是对法轮大法好的真实见证。

三、在日常生活中修自己

我家大门朝西开,前面是一条活道,虽然很窄,来来往往的人、车却不少。因为十年前就划为动迁区域,很少有人管修道的事。小雨泥泞,雨大了满道是水。我家对面有能放水的沟,可是沟的前面住着的人家是做生意的,现在做豆腐,有各种车。为了出入方便,他家总是把那边的道垫的高高的,这样一来,雨天的水积到我家门前走不了,被水泡的路面,再走车,时间长了,就出现了深沟。开始,沟出现在前院的西墙边,对我影响不大,也没在意,后来,沟越来越大,延伸到了我家门口,影响了我的進出。于是,雨后我就出去放水。因为放水沟在道的那边,放水就得挖开生意人家垫的道。我考虑他家走车别受影响,把沟挖的很窄,大约二寸吧。让我没想到的是,放完水之后,他家到本来就低洼的我家门口挖土填这个小沟。

看到之后,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教导做事先考虑别人,我得为别人着想,不能怨人家。于是再下雨的时候,我就把沟挖宽了,同时把两边尽量铲平,形成一个慢弯,我想,这样他家走车不受影响。可是当水放完,人家又到我家门口挖土,而且挖的更多,一连挖了三次,再挖我就出不去院了。用常人的想法就是欺负人,可是,我没这样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得按师父的要求做。师父教导为别人着想,我就为别人着想,要做合格的大法弟子,绝不怨他家,还是我没做好。

后来我看到百米之外有填沟的废土,我就一锉子,一锉子往回拎土,垫门前的沟。后院的邻居说:你这么拎土啥时候能垫上啊。我说愚公还能移山呢。她和身边的几个人都乐了,对,愚公能移山。

我每天傍晚时,做完我该做的三件事,吃完晚饭,天也凉快些了,我就出去拎土。每天都能碰到沟前边住着的做生意人家的儿子和儿媳卖完豆腐回家,每次他的儿媳都打趣的说:又开始移山了。而挖我家门口土的老头,见着我把脸沉着,我就主动和他打招呼,用师父讲的大忍之心化解怨缘。

垫沟的时候,我考虑上面的水能下去,准备让道中间稍低一点,留出水道,这样走车的时候压不着,就不会出现深沟,对大家都有好处。一个邻居悄声对我说,管那个干啥,爱往哪淌往哪淌呗,谁爱放谁放。我笑了,啥都没说,我在心里想,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要为别人着想,这是我师父要求的。

可是,我家门口垫完,前院邻居家西墙边刚垫了四分之一,事情有了变故。卖豆腐家的烟囱在房上,雨天漏雨水,把烟囱移到房后,砸墙的时候,下来一些废料,把这些废料填在了这个沟中。本来是好事,可是当垫完的时候,我一看,他们把道中间填的高高的,把水道留在了我家门口。他们砌烟囱的时候,我对他家儿子说:这道是你们垫的吧?她说是,我故意表扬他说:我还寻思呢,是谁心眼儿这么好使,把道垫上了。他听我这么一说很高兴,指着上边的人家说:那天我从外面拉回一翻斗,想垫道,人家不让,说得放水。我说水道应该留在道中间,这样走车压不着,就不会出沟。他没吱声,我就回屋了。

当我再出来的时候,发现本来垫在我家这面的砖头瓦块,全都拣走了,整个留出一条深沟。我心里有些不平衡,心想:上面的人家为了放水不让垫,这豆腐人家非得把水道留在我家门口,这人咋都这么自私。这念头出来之后,我马上想:不对呀,我是修炼人,师父不是让我为别人着想吗?我不能怨别人哪,这不是我自私吗!师父让我做好人,那我就做好人。这样一想,一下子心就敞亮了。只要大家过得好,我愿付出。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雨,雨停了,我到外面一看,汨汨的雨水从我家门前流过,心中平静坦荡。我能有这样的心境,全靠这些年扎扎实实地学法基础,没有师父的大法,我只能在败坏的人流中下滑。也不懂得为别人着想,也不相信有为他的生命,是师父的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

这些天,因为能静心学法,心很平静,即使走在繁华的闹市,也保持一种清静的心境。悟到的法理要有实践的检验,在麻烦中、矛盾中真正做到了,才同化了法、才升华。

四、堂堂正正讲真相

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教诲弟子讲真相救人。我谨记师尊教诲,无论是走路、购物、等公交、工作场所、周围邻居、还是出远门坐火车,只要接触人,就寻找时机,把福音传递。讲真相过程中,我不隐瞒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我是修正法,走正路,我就应该坦坦荡荡。

二零一五年诉江之后,我被绑架,在派出所的时候,一位副所长问我,为啥炼法轮功?我说祛病。他说,炼法轮功就能祛病?我说对。他问为啥,我说:法轮功讲道德,一个人的道德好,身体就好。他让身边的警察用电脑记录下来。

一天,我到一家商店买饼干,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孩在店中,我正要交钱,他的母亲从里边出来,让他出去办事。我把钱交给他母亲,同时拿出一本真相期刊,递过去,姐,给你本书看看。她满脸的不高兴:是不是法轮功?我说:是法轮功学员做的,并介绍里边的内容。她一脸的不耐烦: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街道的、派出所的,我以前有病,这二十多年没吃一粒药,全好了,你看我现在这身体。她的脸由阴转晴:信啥都有好处。我说:对,你可以不学,千万别反对。她说不反对。这时她儿子回来了,我又讲了自焚谎言、讲三退,娘俩欣欣接受,都说谢谢。

去年冬天的一个风雪天,我走在路上,对面一个男士走过来,我拿出包里仅剩的一张《九评》光盘递过去:给你个光盘看看。他接过一看:法轮功。我问:你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吗?他没说话,看光盘封面,然后对我说:你别见谁都说,你不知道人家干啥的。我说:没事,我在做好事。他说:你知道我干啥的?这一片都归我管。我一听他是警察,就乐了,一边乐一边说:那好啊,你说你在那个位置上,今天不碰到我,谁敢告诉你(真相),你一定记住这个风雪天,这个日子你能得救。你可以不学法轮功,你千万别反对呀。他说不反对。我给他讲自焚谎言,讲共产党一路杀人的历史,他都点头。当我让他三退的时候,他犹豫了,看我一眼,没吱声。我知道他有顾虑,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们辖区的警察,我也告诉他们了。他说:他们退了吗?我说:有退的,有没退的。他说谁退了,你说个姓我就知道是谁。我说:这个我可不能说。我是救人,我不能害人,你今天退了,我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接着说:风知雪知。我说:对,你用个化名就行。他说:这不是下雪吗,就叫雪飘飘。我说:别的,我祝你永远平安、健康,就叫久远吧,他说行。然后把光盘放到里怀兜里,说马上回去看。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这里就不列举了。当然也有不听的,不听的也把慈悲留给对方。一天在路上行走,对面过来一个五十开外的女士,脸上搽着厚厚的脂粉,穿着也很讲究,我递给她真相:给你看看牛顿的信仰(册子里的内容)。她接过去就走,走的挺快。我一看讲不了,也接着往前走,走了几步,我想:别扔掉。回头一看,她两手甩着,真的没拿。我就返回去,刚走几步就看见道边上的册子,这时她迷路了,也往回拐,我捡起册子对她平静的说:你不要给我呀,扔了干啥。她说我看你走远了。她躲着我,不想问我,转了一圈还是找不着路,眼前又没别人,只好问我:去某厂有条道咋没了呢?我告诉她在前面,她有点疑惑:我记得就在这。我指着废墟说:这不是动迁了吗?她只好按我说的走。这时我俩同路,我问她:你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吗?她冷冷的问道:你多大了,我说五十七了,她一下把脸扭向一边,一会儿功夫,又转过来:你学吧,我不干涉你。她以为我是年轻人,想数落数落,一听这个年龄,转变了态度。我又讲两句,她又说:你学吧,我不干涉你。说话间就到了她找的那条小路。我说:就是这条道。她一辨别认出来了,高兴的说:谢谢你。我说:这都是小事了,你能平安才是大事,我祝你永远平安。她本来走过去了,一听我的祝福,转过身来祝福我:祝你平安,祝你快乐,祝你吉祥如意。她走了,我的心沉甸甸的,我真心的希望,还能有人告诉她真相,希望她能倾听、能明白、能平安的走过人类的大劫难。

也有嚣张的。一次,走在路上,对面过来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我远远的就把真相期刊递过去,他接过一看,停下车,高喊:法轮功,这时候你还敢整这玩艺儿!我稳稳当当的走近他,平静的说:你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吗?他的气焰一下子就没了,低声说:佛法?我说:法轮大法是佛法,就是学的人多,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自焚都是假的。他说:假的?我说:对,当时外科大夫就看出来了,你回去看了就知道了。他缓缓的骑着摩托走了。这样的都是极个别的,更多的人都是愿意听的,能接受。

也碰到过明白真相的,这样的人,一看发的是法轮功资料就喊:法轮大法好!

我之所以能做到堂堂正正,是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是我安全的保障。每天走的时候,都要跟师父说:请师父帮弟子化有缘人。我知道能与我接触的都是师父帮我化来的有缘人,表面上是我做,其实都是师父做。我知道,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还有很多心没有去掉,还有很多观念没有转变,我会继续努力,把自己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件事、每一个思维都交给师父来安排,师父让我咋做就咋做,师父让我咋想就咋想,听师父的话,坚修到底。向师父叩首,向同修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