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故地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说起这次重返故地的因由,不由想起一年前的那通电话。那是故土多年好友几经周折打给我的电话:“终于找到你了,太不容易了!——我们都老了,都往七十岁上奔了,见面还能相识吗?有机会回来看看吧,很想你们——这里的变化可大了!”那天,我和老伴激动得久久不能入睡。

细数,我离开那片故土已有三十多年了。二十一岁时,我作为知青去到那里参加工作,一住十几年。如今,我近七十岁了。那里曾留下我青春的足迹汗水,建立了家庭、生育了子女,更结识了深厚情谊的朋友和伙伴。人生真是太快了,昨天的一切记忆犹新,虽然几十年过去,却仍在记忆中挥之不去。今天,我们能在大法中修炼,这又多么幸运。

那么明天……我突然悟到,是这些人急切的盼望我们回去给他们讲真相啊。他们在等待得救,所以我们一定找机会回去一趟!

二零一七年六月份,接到老伴远隔千里的侄女邀请,我们远赴黑龙江参加亲人的婚礼。机会来了。我俩下决心要按师父的要求,完成大法弟子该完成的使命。离我们启程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就已开始充分的做准备了,也就是多学法,学好法。一切都从法中来,修好自己最重要,正念也就会足。另外,我们把能想起的同学、同事和亲友的名字提前列出名单,回去尽量去找到他们。有师父的保护和加持,我们有信心一定会多救下那里的人。

我们准备的很充分,所以提前一个星期就启程了。期间顺路先到了另一个城市,那里有老伴儿时的同学和同事,一去数十年不见,甚是想念,所以我们就借此机会去看看他们,更是为了要救度他们。

当他们知道我们要来,真是非常的高兴。车接车送、高级宾馆、豪华酒店,像迎接贵宾一样招待我们。那份真挚和热情太让人感动。我当时想起师父给我们讲的法理,大法弟子是主角。这一次,主要是想给一个副厅级的领导和一个检察院的科长讲清真相。她们多少知道我们是修大法的,因为当年我家遭受迫害时,她们有所听闻。如今,她们能这样热情的对待我们,也说明一个问题,众生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当然,最主要的也还有待于我们向她们讲真相。

重逢时,老友们的第一句话都说:“你们还没有变化,还这么年轻啊!”这个厅级干部朋友前段时间出了车祸,住院一个多月,昨天刚出院。在艰难病痛中,仍坚持安排迎接我们的事,通知了二十几个当地的旧友,并准备在××酒店聚会。老伴示意我快给她讲真相,以免人来多了言语不便,我也是这样想的。

我让她躺在床上听我讲。我告诉她:“你的老同学(我老伴)去年十月份也出了重大车祸,全身多处骨折,颅骨内出血,昏迷不醒。而且救护车半个多小时以后才到现场。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他早就命归西天了,是大法和师父挽回了他的生命,并让他这么快恢复来看你们。这真是奇迹中的奇迹,如果不是我们亲身经历,也不会相信恢复的这么快。”我告诉她:“你的车祸比你同学轻得多了,只要你相信大法,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会恢复的。”我又抓紧时间给她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为什么要退党,及世界上的形势。她面带微笑,一直默默听我讲完,没有任何反感和抵触。我还劝她收下了我特意给她带来的一本《江泽民其人》。谈话中,她示意我别让她老伴知道,因为她老伴是政法委书记。我说:“你告诉他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那会遭报的。”她的老伴也是个才华横溢的人,可惜被邪党毒害太深,只可惜我没有来得及跟他讲真相。

记得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啊是要注意方式,因为什么思想境界的人都有。特别是中国人,被中共邪党灌输了党文化式的思想方式、用词、人的行为方式,它都在邪党的那个文化圈子之内了,甚至于有的中国人骂邪党都是在邪党里骂,他不是真的认识了邪党。所以我说大家要理智的去做,不要只做表面,你想救人就用点心,不要做的太肤浅。”

我们怎么才能真正救被毒害至深的人,肩负的责任太重了。

在酒店吃饭时,面对二十几个多年的旧友,我没能讲出真相,心里真的着急,没实现自己的誓言,心里很是沉重。挨着我坐的是医院的一个妇科大夫,从前和丈夫是同事。她非常热情,让我晚上住她家,盛意难却。可我们并不太熟,后来明白,是人明白的一面要我去给她讲真相啊。结果她与丈夫都同意了三退,虽然不是彻底的明白,但起码他们有了未来。

离开中转城市,我们终于来到久别的故地。看到昔日的亲人,他们都改变了容颜,不约而同惊讶道:“你们怎么不见老呀?”我们告诉大家:这是大法的力量呀。婚礼的当天,见到了好多熟人。

几十年头一次见面,为了他们更好的接受真相,我们很真诚的与他们沟通。老伴是医生,新院长知道老医生回来,特意通知了单位老人都回来聚一聚,安排去大草原风景区。十几年来第一次,那相聚真是很热闹。我心里想,这不是来玩了,得讲真相救他呀,可是在大家尽兴中,听真相的效果不好,只得过后再讲。结果有的人就错过了机会,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现在回想起来,时过境迁是怎么也弥补不回来了。

有了这种感受和教训,我再次和其他朋友、同事重逢时,便极力抓住时间和机会,争取别再失去机缘。找一个机会就把她们拉到我身边,发自内心告诉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三退保平安,退出党团队,躲过大劫难,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欣然的同意了。有的听说我回来,到处找我,那种急切真是让我感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1]。他们找我,我也找他们。有时见面那种喜悦超越了人的表面,甚至感动得落下了泪。

我特意去了我从前的一个朋友家。那天干扰很大,真相难讲,我便想走。但她搂着我执意要去饭店吃饭,我难拒绝。在饭店里,我用真诚的心和她夫妻俩讲真相,最后他们都同意了退党。机缘难成,原来,众生明白的一面着急呀。

后来,我和老伴还带上礼物去看望了他的小学老师。老先生和老伴相见,高兴得合不拢嘴,三退后非要去饭店,被我们再三谢绝了。

在那儿的几天里,我们在用各种形式找到有缘人。有的特地几次去家里讲;有时为了访问旧友,我们早晨在大街上打听住处与电话,尽管干扰太多太大,最后终于还是找到了。

临别的前一天,想起从前工作过的医院院长还没有得救,我们把他邀请出来,详细给他讲了真相。最后他高兴的退出了邪党,还接受了我们送给他的护身符和破网软件。

数天中救下六十余人,人数虽然不多,但对我们俩来说真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其实,我们所做的这一点点都是师父的安排和保护。伟大的师尊,伟大的法赋予我们这么伟大的使命,让我们遇到这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神圣的事,并让我们树立自己的威德。从中我深刻的体会到,这个过程中修去了我很多人心和不好的东西。

师父看到了我们的心,临行前一天,又为我们安排好了回市里的车:恰好表弟开车来参加同学聚会,又恰好在同一个酒店相遇。这怎会是偶然呢?正好市里还有几个亲属此次没有遇到,之前也没有很详细的听过真相,这回都补上了。

回想这次重返故地的经历,受益深刻的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过程中有时缺乏正念,也有被遗漏的去处和要被救度的人,过后很后悔。从中我悟到,在正法最后的路上,一定要勇猛精進,等这一切结束了,那种后悔与罪过感是无法弥补和面对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