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我是二零一四年开春走入修炼的大陆大法弟子。感觉自己得法晚,总有一种着急的心。怕赶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被落下,怕不够格跟师父回家。

静心思考知道这是很强的执著心,是要彻底修掉的。但却没能抑制住这颗急躁的心,没能静下来正视它,有时还错误的认为这是精進的表现。

师父赐予的“金刚不坏之体”[1]

每次出门讲真相时,同修都会善意的提醒:“遇事要多修心,注意安全,出门多发正念。”因为一直很顺利,也就习以为常了。一天和同修去某地贴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A同修骑摩托车载着我赶快离开,可警车在后面紧追。

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当时的怕心一拥而上。摸了摸兜里仅剩下的几张不干胶和两份资料,第一念就是:“扔掉!”但马上否定了它:同修做这些资料付出多少心血呀!不能丢!随后紧抱在怀里。在横穿马路时,对面有一辆大货车直冲过来,同修机智的躲过货车却由于车速太快眼睁睁的任由摩托车向路边的两根电线杆冲了过去,脑袋瞬间空白……

我本能的从地上爬起来,见摩托车躺在沟里,两个轮子还在急速的旋转着;A同修的遮阳帽已被撞得粉碎!转身找A,见她稳稳的站在我的身后,手在脸上乱摸,对自己的脸保持完好有点不太相信。看到撞的破烂不堪的摩托车头和粉碎的遮阳帽,再看到俩人毫发无损,我俩瞬间泪如雨下……

事后她说:当看到摩托直冲电线杆而去时,我心生一念:“大法弟子是金刚不坏之体!”

师父保护了我们,为我们承受了!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去怕心

急躁心带来了沉重的教训。因学法少,正念不强,资料被抢。我俩被带到派出所。在警察的威逼引诱下被骗着验血查体,配合警察作了笔录,按了指纹签了字。当时怕心太重,完全忘记否定旧势力。只记得自己象泄了气的气球,问什么答什么。当问到怎么学法炼功,资料从何而来时,我猛然惊醒:“我在做什么!?口口声声说自己如何如何幸运,得到了大法遇到了师父,怎么到关键时刻还不如一个常人!我是师父的弟子吗?我这样还配做大法弟子吗?”想到此时我心一横,说:“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那警察愣了一下,没有再为难我,直接让我出去了。

看到A在门外站着,我低声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其它什么都不要说。”她点了点头,走了進去。A走進大法修炼比我稍晚一些,都是没有经历过此阵势的。我感到了自己的责任,即使我们不能全力捍卫大法,也不能让自己对大法犯罪。

警察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我坐在椅子上发正念向内找,终于直接正视了那颗急躁的心,猛然惊醒:自己已有很长时间学法不入心了!学法不入心,只看同修交流文章,都说多救人,就急匆匆的跑出来。学法不入心救人就没有正念,那是干事心。因为急着多贴点儿,就忽略了安全问题。那时想多贴完全是为救众生吗?不,还包含着显示心、虚荣心,自以为是的心,还有隐藏很深的嫉妒心、色欲心等等,太多的执著心被邪恶钻空子。

殊不知救人是要正念和慈悲的,而正念来源于法。

记起了B同修讲的:“讲真相救人要怀着一颗怜悯心,坦坦荡荡,正念正行,哪怕是贴一张真相不干胶,也不要有匆忙的干事心,那样贴的再多也起不到救人的效果,充其量也只是常人做了件好事而已。”B同修早看到我的急躁心、做事心,一再帮我纠正,而我却一意孤行!

因做笔录时透露了家庭地址,警察要去家里搜查。我立即发正念,不要让他们找到资料。我求师父:“师父,那些资料是留给众生的,不可以让他们破坏掉啊!那样他们会因弟子悟性不好、修得不好而造下罪业,又何时才能明真相得救啊!”然后就一遍接一遍的发正念。清除自己的空间场,清除自己的怕心。

我试着突破自我向看守我们的警察讲真相,从法中明白,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看到他点头,明白真相了,而后又帮我们弄来一壶开水,倒在杯子里又双手捧给我们。此时心情越加沉重——自己修不好又如何能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啊!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为了完成好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圣的称号。”[2]

过情关

第二天警察把我们送到了拘留所。A被拘留十天,我被拘留十二天。那里面的环境还算宽松。以前在明慧网上看过大量的迫害案例,此时我深刻感受到这宽松的环境是无数同修用慈悲和正念讲真相、清除邪恶而正过来的。

正在内心感叹时,又有一位老年同修被关了進来。千言万语不能表达我当时的心情,我想,是伟大慈悲的恩师没有嫌弃我们笨,知道我们有些关会过不好,就安排一位老年同修来帮助我们。老年同修教我们怎样否定旧势力,告诉我们该做什么,教我们背《洪吟》、背师父的《论语》,带出我们的正念。我们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们都做到了——我们敢于向警察说“不”;敢于光明正大的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敢于拒绝去看邪党电视;敢于当着他们的面脱掉犯人穿的马甲;敢于在那里炼大法的五套功法,我和A还相互配合着向监舍里的人讲真相,告诉她们法轮大法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为什么冒着生命安全出去讲真相,帮她们做“三退”。

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3] 试着放下所有名利、面子、自我保护的私心,坦荡真诚善意的讲真相时,A同修和一个小姑娘同时看到我头上有个光环,我真的震撼了!大法的神迹在我身上显现。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对我们的鼓励啊!

这天我们因拒绝穿马甲、拒绝去看邪党电视而被锁在屋里。一警察找我们谈话,我就趁机给他讲真相。门卫大声喊着我和A同修的名字说有家属来看望我们。可那警察说:见面得穿马甲。这一关来的突然:哦,那是看你情真的放下了吗?关能不能过去。我想起师父讲法: “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我俩选择不穿马甲,就冷静的想:这个关一定要过去。拒绝穿马甲后就开始发正念。一会儿他又走到我们窗前说:“孩子们都来了,哭着喊着要找妈妈,你们就穿上马甲出来见孩子一面吧!”听老年同修说过对待马甲的严肃性,再说我们根本没有错,也不能让孩子看到妈妈穿马甲啊,那样会给他们造成错误看法,于是就再次拒绝见面。那警察无奈的走了。

我们继续发正念,去掉亲情这颗执著心。他绕了一圈又回来问:“你们俩谁的婆婆有高血压,血压高瘫坐在椅子上起不来了,刚吃了降压药,非要见了你们再走,你们又何必呢?去见一面吧,看看老人真不容易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是不走。不就是穿个马甲吗?回来脱了就是了。”A同修说:“要不我们去见一面吧?”我看了她一眼说:“我们不见。”

“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想到师父的法,我赶紧告诉同修向内找,发正念清除干扰自己的思想及不好的外来因素。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那警察来说:“走啦,走啦,都走啦!”看着他茫然遗憾的表情,我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下午又来人传话说:“你哥哥来看你了,你见不见?”我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次是B同修来看我们。这说明同修都在关心我们,我向B同修说,我们很好,让同修们不要担心、为我们加油吧,我们能正念走出魔窟的。

走好自己的路

到了第十天,老年同修和A同修都要走了。临走老年同修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切记发正念,实在过不去就求师父,你所做的一切众神都看在眼里。静下心来,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不动就制万动!”[4]我牢牢记住了老年同修的慈悲叮嘱。

真正自己担当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无助与恐惧,心里明白是师父给我机会让我修掉急躁心、怕心、依赖心等执著,走好自己的路,我不能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我坚定正念,一定闯出魔难。每次因怕心快撑不下去时,马上就背法,就会感觉师父就在身边,师父就在拉我一把。

两天后我回家了。到家我立即去找放资料的箱子,打开一看所有的资料安然无恙!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表达当时的心情,任凭泪水流淌,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叩谢师恩。我立即发了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学好法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因我的失误,也给B同修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家人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B同修身上。B同修在家人抱怨、冷漠对待的情况下,依然无怨无悔的开车拉他们去解决我们的事。同修之间的无私无我努力付出不是用人间的情可以描述的。

周边的同修知道我们出来后遇到了家庭关,怕我们邪悟,就在雨夜从县城赶来,为我们解决困难,给我们鼓励与支持。修炼的路上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经历这些坎坷才能让我们不断的反思成长,去掉一层层的执著心的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了师父的辛苦、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我出生在中土,喜得大法又与伟大的师尊同在,这是我永生的荣耀!还有什么可急躁的,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今后要努力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同时完成好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做个真修弟子。

向师尊叩首!
向同修合十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7/成长-362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