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作中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在给同修们写文章过程中,我经常被同修们的正念震撼,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能有幸聆听到这么多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的辉煌,这也是我的偏得,所以我下决心用师父赋予我的神笔记录下这些伟大的未来觉者的事迹。

同修们的故事令我感动

一些老年同修没什么文化,朴实无华,但她们听师父的话,十几年如一日的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她们从没觉的自己做的事有什么了不起,在给她们写文章时,老同修们不经意间说出的正念正行的故事令我感动。

本地一位一九九四就得法的老同修,在邪党这些年的迫害中,被数次绑架迫害,吃了很多苦,但同修从未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在这些年担任协调工作中,一直以大法为重,以全局为重,前些年本地协调人之间间隔很大,整体有时出现一盘散沙,其他人都不愿参与协调时,他从没放弃过自己的使命,无论多困难都一直坚守着,现在本地整体协调局面越来越好。而且老同修正念也很强,近几年突破自我,放下怕心,主动找迫害过他的派出所所长、国保大队大队长及政法委书记等领导讲真相, 给他们中的很多人做了三退。有一位女同修,非常精進,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把所有时间都用在救众生上,十三年来几乎每天不落的出去讲真相。这位同修正念也很强,数次找到公检法司的人讲真相,曾经面对派出所几十个警察,堂堂正正的告诉所有人记住法轮大法好!

另外一位女同修是本地最早走出来给公检法司部门众生讲真相的,这些年来她始终站在营救同修的第一线,她的正念能追的邪恶的国保副队长仓皇逃跑!

耐心帮助同修

因为本地大多数同修都是没有文化的老同修,自己想写不会写,很多时候都是她们口述,我来记录、打字、整理。这个过程确实需要耐心,很多同修不知道自己应该写什么,所以就要耐心和同修聊天,在同修长篇大论的叙述中把那些有价值的素材记下来,这样往往记录一篇草稿至少要大半天,回去还要提炼整理。

在整理过程中,素材不完整、不详尽或为了保证文章的真实性,往往一篇文章要去找当事同修反复核对,这样一篇文章就要跑好几次。尤其是大法日和法会征稿期间,本地区几乎所有的稿件都得我来整理,面对的是本地区几乎所有的同修,这个工作量可想而知。但是我从不推脱,只要听说哪个同修想写文章,不会写,我就主动帮助记录、整理,鼓励同修写出来。

一切都是历史上奠定好的,为证实法开创的。同修们口述,我要快速记录,我并没学过速记,但是在上学时,有几年很奇怪的是我一直自己练习快速写字,速度非常快,以至于那时家人都取笑我,说我写字像鸡叨米一样听不出个来。我以前虽没从事过写作,但却非常喜欢文学,做常人时看过很多书,这些都为写作打下了基础。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都是为今天写文章做准备的。

面对同修的指责

有一次,我帮助A同修整理的一篇文章在法会上发表了。A同修的亲戚B也是大法弟子,因为文章中涉及一些家庭矛盾的内容,触及到了B同修,B同修反应非常激烈,就此事找了一些同修专门做了一场交流,交流中像开批斗会似的指责A同修欺骗明慧网,说她写的内容弄虚作假。这之后,B同修还是愤愤不平。

听说这件事后,开始我心里很不舒服,因为我听B同修指责的内容在我看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比如A同修的年龄是五十八岁,在文章中可能写的是六十来岁,我觉的这有什么呢?在我看来B同修就是妒嫉心,小题大做。但后来我想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为什么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同修既然指出文章中有不真的东西,那肯定就是有我需要改進的。我认真向内找,发现我确实有那种党文化中形成的浮夸、糊弄事的作风,做事只要求速度,不注重质量,没有那种严谨求实的作风,这确实是我要修掉的。找到这个不好的东西,我很感谢同修,在以后的写作中不断纯净自己,以便能写出更干净 、平实证实法的文章。

以后再见到B同修,她和我提起稿子的事,我都真诚和同修道歉,觉的是我没把好关,有不真的东西才引起同修间的矛盾。因为我找到了自身的不足,B同修没有对我表现出反感,没有和同修造成间隔。

去掉证实自我的心

写文章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每次投稿后都会上网看看自己写的文章有没有发表,如果发表了就喜滋滋的,还有意无意的告诉同修,咱们当地又有几篇文章发表。我意识到这是显示心,也在有意的修掉它,但这个证实自我的心确实很顽固,至今还没有彻底去掉,这是我以后要重点修掉的。

这些年由于本地的绝大部份文章都是我来写,觉的只要有写文章的事就应该是我的事,本地同修也形成了这样的观念,好像一说写文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我。我自己也形成了很强的自我的东西,如果有哪个同修要写文章好像就侵犯了我的权利一样,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意识到这是自我的东西,必须要去掉。

在我去给本地一位同修写稿时,她无意中说有一位同修正在写关于本地整体的文章,她要写的内容和我想的差不多,这位说的同修并不知道我也要写这篇文章,还让我给提供资料。听到后我心里马上就不是滋味了,不过当时我就抓住了那个冒出来的自我,发正念清除它,心想一定要无条件配合,同修写文章无论需要什么资料我都要提供,既然同修写了我就不写了。因为这位写文章的同修我并不认识,听同修讲她写的角度跟我还是不太一样,我想我还是动笔把我要写的写出来,心里没有一丝和同修争斗、攀比的心,只是想从不同角度证实法。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