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十里同修共同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五岁,九九年“七二零”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天讲一讲我们学法小组同修的修炼故事。

集体学法

二零一四年二月份,方圆十里左右,能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开始集体学法,修炼人不能离开法,谁有时间就来,平时每隔一天来学一下午。当时在我家闲置的老房子里学,有城里的技术同修说,门口总坐着五、六个老头老太,安全吗?他们都明真相,我们村的人大都明真相。

多时十五、六名同修,少时也有五、六名,炕上地上都坐满人,冬天由于家里不住人,格外冷,每人一把钥匙,谁先来谁生炕炉子,先暖暖家,而煤,是有一退休老同修,还没入冬,他就提前自己掏钱把煤买来了。

学完法后,我们会相互切磋,谈谈自己的修炼情况,走时带走讲真相用的资料。我们都是农村人,家家都有地,种樱桃、苹果、葡萄等,忙时,没有闲人,七、八十岁的农村人也得帮儿女干活,因为当地雇人干一天要付一百元到二百元,也很诱惑人,一个农村妇女一天能挣一百斤面粉,够一家人一年的面食。农忙季节,我们不能集体学法,那么大家就晚饭后开始抄法,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再睡觉,三点五十开始炼功,简单吃点早饭,开始上山干活,有时也不吃饭,趁风凉上山,太阳出来热了,我们再回来吃饭炼功。

我们基本不出去打工,都知道留下时间学法,抢时间学法,花钱买不来法,都很重视学法。

讲真相

除学法时间外,我们利用好赶集的时间讲真相,乡镇五天一个集,从东头到西头,有二百米,一看满集都是炼功人,二十多个同修,讲的讲,发的发,发小册子的,发光盘的,发台历的,发福字的,发年画的。看着众生那个抢劲,说明众生都在觉醒,一些不经常讲真相的同修被带动的也走了出来。

当地老百姓都很纯朴,发什么要什么,自己亲手写上三退名和诉江名,说起诉江泽民,我们签名,江泽民太坏了。在集上发真相资料时,人们有听的,也有不听的,也不象以前那么恶了。

我们也赶大集,赶大集时人多,效果不是太理想,路途稍远,人乱,静不下心听。那么我们就冬天农闲时俩人或三人分片到各村去讲,谁家开门就進去讲,效果也好,讲的透,时间充裕,便于沟通。

听说有一次在集上,有一个退休女教师不听真相,她说我就是党员,我姓桥,大桥的桥,我孟家村的,我就不退。这天,有两个同修来到这村一看,有一家大门开着,就進去了,刚开口,就被她往外赶,就又说了在集上说的那些话,同修心想找你还找不着,碰到门上了,那我们就按文化人的思路给你讲。我们耐心的与她交流,一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经过了一个多少时,把她讲明白了。

我们感到师父的慈悲,无论她怎么说,我们都不卡壳,卡壳是当地的方言,就是不会被问住的意思,一个生命得救了,这明白了真相的生命用爽朗的声音大笑着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是这么回事,重复着说着笑着。

还有一家开着门,男主人在家,我们一讲,他马上退了,我们要走了,到下一家去讲,他留住我们说他妻子马上就回来了,她更善良,保证能退,那么我们就坐下等她,一边更深刻的讲真相。

一会,他妻子回来了,他说,你们快讲。我们一说,就被她呛了,无论我们说什么,她都不听,我们被她丈夫提前说的她善良而形成了观念,就觉得一讲就通,不用太费劲了。

我俩发着正念,求助师父给我们智慧,救救这个被她丈夫称为善良的妻子,她肯定有她善良一面,不然她丈夫也不会说她善良。我们快速调整着思路,就跟她说善良不好吗?我万万没想到她说不好,因为平时讲真相不同文化的人也承认善良好,我问她怎么不好?

她气愤的说,她娘家姐夫得了病,正赶上收获苹果的当口,我丈夫放下自家的活,去帮姐姐家干,你别忘了,这个季节很难雇着人,而且工钱死贵,又是得懂行人,生手不会摘,懒得弯腰,一蹭苹果就伤了,一、二块钱就没了,一级果收到四块八一斤,大果、色成好的还贵,还得开着手扶拖拉机一筐一筐的去分等卖出去,有时排队得排好几个小时,半夜就得去排,一年的心血就看这一个月了。我们干到要收尾时,再有五天就干完了,我们要回家干我们自己的,要不苹果贩子都大量收购完了,都走了,我们都卖不上高价了。姐姐不同意,因她在医院伺候姐夫,全指望我们,大骂我们不是人,我们没白没夜的干,赚了个不是人。轮到我们家时,已过了收购期,没有办法,只好送冷库收藏,拿不到现钱,你说善良好吗?收拾完秋,我丈夫又气又急又累,得了病住進了医院,花了两、三万才好,差点送了命,这善良也没得好。

听了她的话,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就跟她说,你听说有句话叫财破人安吗?你是善良人才破的财,破财保人好呢,还是反过来好。她说,当然是,还没等说完,她就又说善良好善良好,反应的挺快,马上用山东演戏的腔调拉着长腔一字一顿的说我——明——白——了,然后又用同样的唱腔说屋——里——请——。我们这才坐下给她三退,讲了大法的真相,她又要留我们吃饭不让我们走,可高兴了。我们推辞了,说还要回家做饭,家人中午得回来吃饭。她就一直唱着和我们说话,临走送我们到门口,还说:“请明年正月来我们家来坐客,我请你哈。”她丈夫高兴的说:“我说我妻子善良吧,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大家都笑了。

后来我進城和同修说起这事,说我们讲个真相象唱大戏,同修说这是我娘家村,我们村很大,过去八百多户,现在都進城,没那么多了,我都不认识这俩人,不过我村大多数人会唱戏这是真的。

我们尽力做好三件事,仅仅举这么两个例子。看到明慧网有展板,就问城里同修,知道了怎么做,就找老年同修做,到大街上去贴。两名七十岁左右的同修做诉江展板,共做了十九个,晚上开三轮车出去贴和挂。有一次,下大雪,路很滑,车翻了,她俩一块摔在地上,当时骨头都摔的很痛,起来后,走几步,就好了。

她俩有一天白天,看见了在大队办公室门顶上挂了个大牌子,上面写了四个害人的大红字“×××好”,于是在腊月二十八日那天晚上,她俩拿着钳子,上了窗台,一个人顶着大牌子,另一个人拿下来了,拿回家烧掉了。晚上,拿着大竹竿到大道两旁的电线杆上挂真相横幅一直挂到下半夜。天一亮,就有人喊,这大道真好看,一宿变样了。这都是师父在加持弟子。

小组共开了三朵小花,三退名单我们能自己上网发表了,资料在家闲时就多做点,农忙时少做点,不积压,技术上有不会的及时找城里同修帮助,修去了过去那种“等、靠、要”的依赖心,减轻了城里同修的负担。

找回昔日的同修

我们学法小组人数多,十里八村的都有,有一个同修说她村还有一个带修不修的,现在被病业折磨的腿走不了路,得拄拐。我和S同修就去了这位同修的家,原来这家同修俩口子以前都炼过法轮功,男同修刚得法时,身体后脊梁都是牛皮癣,炼功后仅几分钟,就感觉从身后“刷”的一下下去一片东西,炼完功后,身上的牛皮癣全消了。在邪党的迫害下,他俩就不敢炼了。

我和S同修就开始对他俩在法上开导,女同修悟性上来了,当时就答应实名诉江,她把诉江状找同修网上发表后不长时间,女同修腿就不痛了,拐棍也扔了。现在也参加了我们的学法小组,并且和她村的那位同修结伴出去讲真相。在她的带动下,她丈夫现在也开始学法炼功了,还能开着三轮车拉着我们一起去赶庙会讲真相了。

还有一个是我们村的,在邪党迫害之前学过法,迫害后就不敢炼了,怕心很重。这几年,我们小组集体学法,她认为宽松了,也来学了。但看见周刊上报道还有人被迫害,就又不学了。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后,我去了她家,把诉江的重要性告诉了她。我问她炼功有什么好处,她说在迫害之前炼功后心脏病好了,晚上也能睡着觉了,也能吃好饭了,眼皮也不肿了,浑身有劲了。迫害后,自己不敢炼了,心脏病也犯了,原来的病又回来了,头晕,整天心里发慌,嘴唇发紫,眼皮也不愿睁。说着就让我看她的脸,我一看也真是的。

我说那就把这些写下来,她说好多年不写字了,不会写了,我就帮她整理好,念给她听,她说对的对的。我说那你就把自己的名字填上吧,咱就拿着这个事实去控告江泽民,都是它害的。拿起笔来郑重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她的诉状递交之后,第三天她来我家,高兴的对我说:“我心里不慌了,也能睡觉了,浑身的病好了。”今年她来到我家来告诉我说,她女儿看到她不用吃药了,大法这么神奇,她女儿也开始在家学法炼功了。

她女儿原来有风湿性关节炎,腿不能走路,心脏也不好,这几天学法后,身体有了很大变化。有一天她女儿来家了,她把我找去了,我和她女儿在法上切磋,她说她已经读了三遍《转法轮》了,明白了师父是来度人的,她一定会坚修大法到底。她说炼了功之后,身体明显好转。上楼一气能上三楼,心脏也不跳的难受了,这个功法太神奇了。她妈妈说,她女儿的邻居看着她女儿的变化,也在跟着炼,让我给请一本《转法轮》。

帮助同修发正念

二零一六年七月份,有位八十一岁的老年女同修,从城里她儿子那里回来了,这几年她在城里,讲真相、发光盘等救人的事没少做。最近腿疼的厉害,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炼功状态不好。她原来一个字不识,炼功后,双手捧着《转法轮》,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这辈子不识字,我下辈子一定识字。”

她小女儿也是同修,就对她说,你想学法,这辈子就让你识字。她女儿就把《论语》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了一小段,给她念。第二天,她女儿上班了,她就把这一小段反复念,在师父的加持下,现在所有的大法书都能念下来了。对大法的心也很坚定。前几年,发真相资料,被邪恶警察抓捕多次,都正念闯出来了。

这次出现了这种不正确状态,绝非偶然,她女儿把她叫到我们学法小组,参加了下午的小组学法。晚上她住在一位老年同修家,我们一起向内找,找出了管闲事的心,对门前小菜园的执著。有常人吵架,找她评谁对谁错,她被干扰的法学不好,盘腿痛的受不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针对这些看似小事的事,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了邪恶针对这位老同修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束缚。我们发了十五分钟的正念后,她感觉神清气爽,第二天就回到城里又去救度众生去了。正如师父所说:“修炼无小事。”

听同修说,有一外乡镇男同修年前出现脑血栓病业假相,我和同修开着三轮跑往返三四十公里去看他,看到他时,说话流着口水,口齿不清,几乎是放弃了修炼,怎么办?只有学法才能走出这关,就叫他妻子也是同修开着三轮到我家学法,口齿不清也得念,念的慢我们耐心听着,大家都说别急慢慢来。有几天他俩不来了,我想不对劲,又和同修开着三轮去他家,一進他家见他们俩在看常人电视,就跟他交流,党文化的东西无孔不入,千万别上了旧势力的当,到我家学法去,直到自己能主动学法为止,病业假相基本消失,才在自己家学法。

他们当地的同修说,我们拉不动他,亏了你们,我说,那是师父的慈悲,我们哪有这个能力,修炼中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绝不能贪天之功,帮同修是应该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