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缙云六一零、公检法迫害法轮功遭报事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浙江缙云县法院院长林春阳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五点左右被发现在家中自缢身亡,表面上说他是忧郁症,实质上是参与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

缙云检察院副检察长胡志雄,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起诉判刑都经过他批准签字。在早几年一天早上上班坐电梯,还没进办公室突然暴死,六一零还为其送了红包。

再说这个林春阳,一九六九年二月出生,一九九零年至现在,在缙云县法院历任执行庭书记员、执行庭刑庭副庭长、执行局局长、政治处主任等职。二零一六年起任缙云县法院副院长、缙云县法院党组书记、副县长代县长、法院院长。这样一个正处飞黄腾达的人却“忧郁” 在家上吊自杀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缙云公检法相关人员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缙云坚持对大法“真善忍”正信的、坚持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受到洗脑班、劳教、判刑的迫害。从二零一五年到现在,一百多实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一直被以洗脑班形式迫害,强制诉江学员与法轮功决裂、放弃修炼,有的被非法判刑。

缙云县计生委的法轮功学员周伟芬,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上午在上班,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浙江省女子监狱曾被长期关小房间洗脑迫害,备受包夹人员的欺凌、侮辱。

缙云县法轮功学员周晓贞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期间遭到严酷的迫害。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因讲真相被绑架,又被缙云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缙云县法轮功学员赵勇岳、楼桂安、彩娟因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被绑架,赵勇岳被缙云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彩娟已被非法判刑五年,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楼桂安的女儿楼伟丽,为了给父亲讨回公道,请了几位敢于说真话,愿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律师,被缙云610人员绑架,关押到洗脑班。楼伟丽的弟弟楼斌说了几句公道话、实话,也因此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

身为缙云法院院长的林春阳对迫害法轮功学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法轮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佛法,自古迫害修佛修道的人,都没有落得好下场。在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来,制造各种谎言诬陷法轮功,欺骗百姓,在党文化的洗脑下,大陆政府官员、公检法司人员也为了官位,不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盲目的追随中共迫害好人。

然而,天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些参与迫害好人的人终逃脱不了恶有恶报的下场。

缙云县原壶镇610头目卢志伟,在原610头目赵葛水遭报后接任,仅过半年,卢志伟即遭报生了肝癌。住院很长时间,他打算用老百姓的钱换肝。原先联系好的肝源,结果被外国人争了先,后来又联系了一个肝,预计某天下午三点钟到货,谁知就在那天下午二点钟,卢志伟喷血不止,一命呜呼,遭恶报身亡。

缙云县原壶镇副镇长、610头目赵葛水,他一边死劲打法轮功学员,一边说:“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有本事来报应好了,我赵葛水文会来、武会来、手会来、脚会来、口也会来,不怕你来报应!”谁知仅半月,赵葛水就真的病倒在床,到医院一查,说是小病,但是越医越重。这边好了,那边又出问题,住院很长时间,吃穿不能自理,翻身要靠他人帮忙,花了十几万元,总算保住一条命。

可赵葛水偏偏不知悔改。二零零一年,他又说:“你们法轮功都说我遭报应,这是没有的事,我去年生病,医生还叫家属准备料理后事,结果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哪是报应?有报应我早该死了。”没料到半个月后,赵葛水和几个镇政府人员坐的车,一头撞上公路边的大树上翻倒,全车六人,四重伤二轻伤,赵葛水手脚各断一只,下颚撞裂,还瞎了一只眼!真是“手会来、脚会来、口也会来”。

缙云县原壶镇610头目卢胡金看到前任活生生的遭恶报的事实,卢胡金起先不肯接管这烂摊子,知道这伤天害理的事儿,粘上谁谁倒霉。但卢胡金不坚决,还是接手了610,不久,他就耳朵失聪,挂上了助听器。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