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情与利招来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今年六十七岁,退休前是一名中学教师。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点悟着我。可我在法理上有时明白,有时也犯糊涂,还有时明知故犯,让师父操尽了心。回想起来,真是愧对师父。

事情已经过去五、六年了,直至今日,虽然在修炼和做好三件事上不敢懈怠,但对自己过去因执著于利益,让旧势力钻了空子,甚至要置我于死地。让师父为我操尽了心,至今不敢忘记。

那是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回家看父母,听说国家要占用我村的土地搞建设。整个村子及土地都征为国有,并且村民移民或搬迁,每人可以分十几万元钱,还给住房资金或给楼房,还给养老保险金。当时我跟家里人开玩笑说:你们将来分房子时也帮我买一所,退休后我也和你们在一起住。家人说;你把户口迁过来,不就能分着房子和钱了吗?好多人都迁回村里,你的条件也符合迁回的条件。

当时师父的法就打到我的脑子里。师父讲过这样一个例子:“北京有个学员,晚上吃完饭领着孩子到前门去遛弯儿,看见有广播车在宣传摸奖券,小孩凑热闹,要去摸奖。摸就摸吧,给小孩一块钱去摸,一下摸了一个二等奖,给一辆高级小孩自行车,小孩乐坏了。他当时脑子“嗡”一下:我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1]

自己明知道为得房产迁回村子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会失德,由于想到儿子工作不稳定,工资又低,儿媳妇也没工作,还有一个孩子,日子过得很紧,小俩口还经常吵架。我想帮他们的心特别重,一直放不下。师父说:“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

但我还是明知故犯,托人把户口迁回了老家。户口一迁,我的魔难就接踵而来。因为旧势力认为找到迫害我的借口了,当然我是不承认的,可我知道我做错了。

第一次,是我和我大弟弟及老弟、三妹去看住院治疗的老姑,由我大弟开车,他开车已有三十年的经验了,我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开出不远的路程,车就像疯了似的越过马路牙子,一直往道旁的咸水河冲去,我见状,赶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一霎那,像有只大手把车按住了!车头扎在了河边的水里,车身倒栽葱几乎垂直立着。当时有七、八个护路工人跑了过去,说车上的人活不了了。坐在后边的三妹和老弟都吓坏了,他俩赶紧打开后门,把我和大弟从后门拉了出来,我的头把前面的挡风玻璃撞了一个放射性的裂纹。四个人除了我头部受了点轻伤外,他们三人安然无恙。过后开吊车的人都说:要没有神佛保护,这车里的人不可能还活着。弟子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救了弟子及我家人的命。

第二次就在那年腊月离过年近了,接连下了两场雪,道路冰滑难走。我从同修家出来,小心翼翼的走,就这样脚底下一滑,当时我立即喊师父救我!我的手挫在了地上,把手腕挫伤了,当时就肿得老高。回家后,儿媳买来了治外伤的药,让我敷上,我没有敷,我告诉她说我没事。我弟弟打电话来催我去医院拍片子看看骨头受没受伤,我也告诉他们我没事,不用挂念。大约过了近三个月,手腕好了起来。这过程中,无论怎么疼我也要坚持学法、炼功。

第三次,我出现了肾结石症状,疼痛难忍(没修炼时,得过此病),我不承认它,一切都是假相,凭着对师父的信,我闯过了这一关。

以上我所说的是因为自己的执著带来的可怕后果。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化解了弟子的魔难。痛定思痛,我冷静的思考,向内找,我对钱财就那么执著吗?当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时,审我的警察说:你有宽敞的新楼房,有高工资,你不怕给你判刑失去这些吗?我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走,别说这些外在的东西,就是搭上性命我也要跟我师父走。我没犯法,你凭什么判我刑?!当时警察很震惊,也很佩服。审问结束后,警察向我双手抱拳,眼含泪说: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来了。

我悟到:我这一跤摔在了情上,担心儿子经济困难,担心这,担心那。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的《修者忌》中说的“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2]

这一跤摔醒了我,我一直以此为戒,多学法,修去我所察觉到的各种不好的人心与执著。今天我把我的因执著所经魔难的经历写出来,意在和同修交流,也是给还有类似我这样执著的同修提个醒。修炼是严肃的,哪一步没走正,都会摔跟头,甚至丢了性命。

弟子让师父操心了!弟子无以言表谢师恩,唯有精進,抓住这所剩不多的时间,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