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福斌被黑龙江泰来监狱关押折磨八年多 生命垂危(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刘福斌因为信仰被迫害,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八年多,在关押期间,刘福斌被泰来监狱多次迫害。

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高压强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转化的四书”,拒绝写“四书”的人,会遭到多种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如:上大挂、架飞机、罚站、罚蹲、熬鹰等。

二零一七年三~四月份,刘福斌被抻床一个月,那一个月连铐带抻。晚上铐在抻床上,白天铐在案子上。

随即六月二日因狱方以违纪名义将刘福斌关押小号,天气热,刘福斌上火,吃不下东西,狱方强制灌食。六月八日刘福斌被强行灌食后出现上吐下泻;十三日又一次灌食后,仍上吐下泻。

十七日放出小号,此时刘福斌吃不下东西,周明达威胁说:“你不吃我们就给你插鼻管,天天给你灌。” 刘福斌没办法只有强迫自己吃,却吃啥吐啥,身体每况愈下,甚至喝水也都吐出来。

'法轮功学员刘福斌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福斌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被迫害

七月十三日家属知道消息的时候刘福斌已经三十三天不能进食,随即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监狱狱政科科长雄德会说除非人近期可死亡否则不行。家属多次与狱方协商、交涉,要领人出去上大医院检查,狱方不同意。

经家属多次请求,在八月十八日家人自费带刘福斌到泰来县医院检查,报告显示:多发腔隙性脑梗死、左肺结节、心包积液、心脏供血不足,但没查出呕吐的病因,刘福斌感到心慌、头痛、头胀、胸闷,睡觉时还经常被憋醒,身体十分虚弱。

即使这样,狱方还是坚持他不够保外的条件。以当下刘福斌十年刑期已服刑八年零三个月,还出现病症的情况来说是完全可以保外的,但狱方却以所谓的规定为借口,监狱信访主任甚至说不知道法轮功允不允许保外,监狱刑罚科一科长对刘福斌女儿说:“让你爸签四书我们马上办。”

八月三十一日,监狱给家属打电话称刘福斌已经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由人抬着住进泰来县中医院。家属还是要求接人保外,狱方还声称检查结果不符合,但症状挺严重。

九月末,刘福斌的情况仍没有改善,家属再次要求转到大医院住院治疗,狱方声称去齐市检查只是简单的神经性厌食,还说没事。

就在这时家属却在监狱医院长陈志国车窗内发现九月二十七日他在哈尔滨监狱管理局医院开回的刘福斌重症转诊单,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刘福斌于九月三十日上午住进泰来县医院,狱方却迟迟没有交钱,医院大夫只是简单的量量血压,近中午时,刘福斌心里一阵阵难受,竟抽过去了。

当时刘福斌的家人急了,跑回监狱找狱政科长给医院打钱抢救刘福斌,刘福斌于第二天凌晨三点才恢复意识。

医院当时就说他们医治不了这种病,只能打些营养液,住院近半个月,家属要求请专家会诊,狱方先表示同意,后又因十九大,把刘福斌送往哈尔滨管理局医院。

哈尔滨管局医院诊断结果是:胆囊炎、胆结石、肠结气、心包积液、胸腔积液、腹腔积液、上腭右侧鹅豆炎、重度贫血、白蛋白低、神经性厌食、电解质紊乱、加上之前诊断出的浅表性胃炎、反流式食管炎等,一直是进食、喝水后呕吐不止,医院让刘福斌家人签个建议转诊上级医院通知单。

家人再次要求泰来狱方转诊大医院,可狱方声称要转只能是泰来县医院,如果去哈二院,家属先押这二十万。

'刘福斌在泰来县医院手脚被手铐脚镣扣在床上'
刘福斌在泰来县医院手脚被手铐脚镣扣在床上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家属在哈市管局医院见到刘福斌,他十分消瘦,抬头吃力,说话声音弱,已经停药一个月了,就连营养液都输不了了。一输液他就高烧,仍进食后呕吐不止(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七个多月),医院已束手无策。

家人问停药一个月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医院说早在十二月二十日停药的时候就通知泰来监狱了,并通知泰来监狱将人接走。

家人再次要求保外就医,狱方称刘福斌的病情够保外,但也不能保外。狱政科科长雄德会对刘福斌的孩子说,你爸就是死都得死到监狱里头,也不能给你办保外就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而且这话不止说一次。家人说你们给上刑了,身体才造成这样的。

在泰来监狱刘福斌在酷刑迫害下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致使刘福斌吃什么吐什么,直到今天刘福斌卧床不起,生活都不能自理。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区号:0452)
邮信地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县泰来监狱(邮编:162401)
电话: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办公室:0452-8237949
泰来监狱通讯地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县泰来监狱
邮编:162400

泰来监狱狱长:许伟 18004625001
改造监狱长:孙峰 17790631002
狱政科长:熊德会 18088720333
十四监区长:张文志 18004625407
梁福纯 18004625401
医院院长:陈志国 1800462519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