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天就放弃了太极拳和其它气功。很快处理了其它气功书、佛教的经书和各种中西药,并且基本上不看电视。师父要求的我都照做,但不知怎么总感到与法有间隔,内心深处体悟不到法的内涵,学法犯困、走神,炼功、发正念也都走神、倒掌,感到像在法外,没有溶入法中。

自己也很急,采取多种办法:学法困,就站着学、跪着学、在师父法像前学、大声朗读、也背、抄等;发正念有时就睁着眼;炼功时就默念大法好师父好,都有一定效果,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为此我很苦恼也很着急,总得要突破这一关呀!从去年五月我又开始背法,同时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又看了好多明慧交流文章:关于学法背法的、向内找修心性的、修去私心的、修去色欲的、特别《在魔难中千万不能失去对师父的正信》一文中,反复读了其中某些段落,我感到文章好像就是针对我说的,太危险了!

师父讲过:“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1]

于是,我就向内找,从“小事”,从一思一念上找。比如状态不好或作了不好的梦,梦到在很脏的地方,或者出门找不到回家的路,或者考试连卷子也不认识。向内找了大堆执着心,发正念清除它,结果变化不大时,就对师父说:“我不知怎么办了,请师父帮我吧。”

有一次一个同修讲:“我那天出去退了一个人,师父鼓励我,晚上梦到在天上飞。”我就想:“师父,我退了那么多,也鼓励我一下,让我增强点信心嘛!”其实就是在埋怨师父没帮我也做个好梦,改变目前的状态。还有对同修的妒嫉心。

有时看到师父讲法或诗词中有正法快结束了,就去看写作时间,潜意识就是在计算有多长时间了,言外之意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结束呢,实际就是产生怀疑心了,信师信法出问题了。还有因为没有师父讲的修炼中的任何现象、任何感觉,就担心师父没管我,也是怀疑心,而怀疑这也是信师不坚定的表现,而且这里还有强烈的求心,和大法要求随其自然、无为相差多远啊。

以前这些想法一闪过就算了,也没深挖,这次仔细找,把它挖出来,才发现看似“小事”的事,其实是大事,是天大的事。是信师信法、敬师敬法的问题,是根子上的问题。“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2]我悟到这是我状态总是不好的原因。师父为一个脑血栓病人喝了一碗毒药,为我这个曾经的癌症病人又承受了多少?!不知感恩反而埋怨、怀疑,恐怕连好人也算不上了,何谈修炼人?怎么可能有好的状态?

现在把它暴露出来,不承认它,坚决修去它!有些看似小事的事,仔细挖根很可能是很大的问题、很大的漏。修炼真是太严肃了。

还找到了色欲之心:对长像好的人印象较好,愿意接触,不经意的多看几眼。还觉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根本没有去修。还有淫心,因为对老伴不满意,年轻时时常后悔,应该答应以前追过自己的人,造下的思想业太大,有时梦中就会出现那人的形像,虽然没做什么,虽每次都排斥,但好象也没除尽。

另外,在病业假相中,有时用现代医学来衡量,虽然没吃药,但对大法的怀疑已经出来了。和同修配合时,有强调自我的心,用自己的观念判断是非、好坏,强加于人的心;不愿被指责的心;得到同修帮助时好像很心安理得没有感激之心,而同修找自己帮忙,有时就有不耐烦的心,这都是太自我、太自私。其实所有这些执著心的根也都是私。不修去私是不可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的。

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才发现以前的我在信师信法上是大打折扣的,虽然知道不应该是我,是旧势力的干扰,但很难排斥。师父讲:“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3]“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我一定要加强学法,用法来归正自己,坚定正念,去除私心,修好自己。同时多发正念排除旧势力的干扰,使自己尽快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